阴阳代理人 > 残明霸业 > 八百九下 风光人不觉

八百九下 风光人不觉

    天浪还想着召唤回几个呢,口中喊道:“朕还没绉完呢,你们竟然就走啦!哼,也罢,那朕就说给辽阔的天空来听。‘寒随一夜去,春逐五更来。气色空中改,容颜暗里回。风光人不觉,已著后园梅。”

    绉完三首诗破诗,天浪还心中暗喜呢,因为他总算还能把这最后一首诗背全了。只可惜大家都各玩各的,没人鼓励他的附庸风雅,天浪无奈的一笑,心到:好啊,留我一个人欣赏这雪景才是最好,世人都懂赏花,可又有几人知道这雪的好处?

    乘兴而去洞庭,最后却落了单,天浪一开始还能自得其乐,直到发现那些没见过雪的女人们都玩儿的十分高兴,几乎都快把他给忘了以后,回来的路上,天浪一直都是低头不语。几个女人照旧是老样子,在天浪生气的时候不去理他。刚一进门儿,司礼监随堂全为国奏报:“万岁爷,有李定国、堵胤锡、郝永忠、高必正四位大人已在外等候多时了。”

    天浪一抬手:“哦?那就请进来吧。”不多时,四位随行的朝中重臣疾步走来见礼。天浪懒散的说了句:“诸位卿家平身,早朝已毕,太阳都快落山了,诸位此来想必定有要事了。速速说与朕知道。”

    堵胤锡先开口说:“谢万岁,刚刚得报,我军于河南近日又连逢败绩,济尔哈朗目前正分兵两路,分别在南阳、洛阳击败了王进才的两支部队,澧阳伯王进才如今已分兵退守朱阳关、武关两地。另有南直隶方面清军的援军左梦庚部已于日前抵达徐州,兵力约有10万余,郑成功部兵力劣势明显。如今郑成功已被左梦庚的援军逼退至凤阳、扬州两地,郑成功部对南京城北部的包围即将瓦解。”

    堵胤锡的奏陈还未说完,高必正已经急不可耐地道:“万岁啊,这数年来,咱老高都没有捞到一次像样的仗打,恩这次不管是战场在哪儿,我也想去。看样子南京现在的热闹不小啊,我自请带领援军前去破敌,您看成吗?这几年咱老高天天陪着皇上喝酒、闹事儿,名声都臭了大街了。这可都是因为万岁您啊,恩,这败破的名声您可得帮我找回来呀!”

    看到一干战友如今在各个战场杀的风生水起,高必正心里难以安奈住他对驰骋沙场的向往,急匆匆的赶在其他将领前面,想要争抢这次带兵作战的机会。天浪对他给予了赞许的微笑道:“老高啊,谋定而后动啊。你之前的名声本就不值几个钱,就算赔你也不打紧。不过要先做一番商议,咱得先仔细研究一下局势,看此番可有胜算。咱们让如靖(李定国的字)和永忠也都来讲讲。”

    李定国与郝永忠听到了天浪的话,各自都谦让了一番,最后还是比较沉不住气的郝永忠先说道:“臣以为,河南的济尔哈朗此战能够从澧阳伯哪里占得些便宜,无非就是因为他比澧阳伯的兵力多些。而我们要是能调遣兵力从武昌、九江、潼关三路杀向河南,济尔哈朗必将顾此失彼。若是其中一路能寻求与济尔哈朗进行决战,牵制住他的主力,最后再有另外两路同澧阳伯一起对济尔哈朗进行包抄,那么济尔哈朗必败。还有南京、凤阳乃我大明龙兴之地,如能决心收复,对鞑子的震动以及对我大明军民士气上的鼓舞自然不是收复其他地区可以比拟的。臣认为济尔哈朗军久陷于江南,早已疲惫,观察他曾经在武昌、九江,坚守不出的时间竟然数月有余。而从不敢出兵与我军作战,必然是早已对我大军心存忌惮,所以臣认为战胜济尔哈朗不难。南京的巴山和洪承畴被围困日久,左梦庚的部队又是清军中战斗力最差的部队。所以南直隶的收复也是指日可待,左梦庚、洪承畴被歼灭的日子不远了。恳请万岁爷对这两个逆贼痛下杀手,以儆效尤。”。

    郝永忠的这番话,天浪很是赞许,他对大局的把握、还有对敌人的细致分析都是入情入理。看来这段时间他的成长很明显。天浪听后不住的点头夸奖说:“永忠啊,能说出这一番话的人,可以配得上大明的谋臣智囊啦!哈哈。”郝永忠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却对天浪的表扬很是受用。

    天浪此时又看向了李定国,示意他也分析一下。李定国发现了天浪的表情,会意的讲到:“陛下,臣认为此时与鞑子进行一两场大会战的时机已经基本成熟。之前清军为了清缴山西的义军,将主力过于集中,因此那时的事态对我军寻求逐步消耗掉清军的有生力量的战略设想颇为不利。而如今南京被围日久,洪承畴虽然对我们的数次诱降都不置可否,然而臣认为这也只是因为时机的问题。南京城内清廷死忠将领甚多,因此洪承畴颇受掣肘。如今清廷派左梦庚南下支援南京,臣认为此举更像是多尔衮在试探。用以观察我军的主攻方向,以诱饵致使我主力前往剿灭左梦庚,他再伺机与我决战。而郝将军所设想的在河南同济尔哈朗决战则很难办到。虽然看起来这济尔哈朗像是在拼命的扩大对河南的控制,可是臣认为,他应该还是以守住开封、洛阳为重点的黄河沿岸为最后的目的和底线,日后他继续向南大幅度扩充势力范围的可能性不大。在暴露他的最后底线之前,他会陆续在河南各地进行小范围的延伸,却不是攻势,而是主动防御。如果接下来,我军一旦选择河南做为主战场,他定会立刻收缩兵力至开封及洛阳一线固守待援。山西的阿济格的防守也是以代州以南为次要,重点防守的是大同。这三路清军的布局其实都是在吸引我军出击,他们全都是多尔衮主力大军的诱饵。多尔衮的真正目的是在等待我军想要吃掉他山西、河南、南京的任意一个兵团时,他再以主力压上。而后迫使我军在有利于清军的骑兵野战的地型中与清军进行战略决战,还请陛下明察。”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canmingbaye/14944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