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尘脉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山间的茅草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山间的茅草屋

    无论灵罗成长到什么样的地步,但终归在父母和兄长的眼里,她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小姑娘,是需要被爱护的。

    纵使遭遇挫折更是人生成长必须经历的事情,然在苏扬眼里看来,自己妹妹只需要无忧无虑便可,根本不用经历什么挫折,因为一切难关,都会有他这个做哥哥的替妹妹摆平。

    但这件事情终归也要看灵罗喜欢不喜欢,所以苏扬才同意灵罗来到黄木城,如果明面上不能保护她,便只能暗地里保护。

    这些琅琊卫的目的便是拼了命的也要保护灵罗的安全,他们更是不敢违背灵罗的意思,他们只需要在危机时刻拿自己的命来保护郡主,这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灵罗根本没有理会琅琊卫,她一心只想破案抓到凶手。

    按照灵息微妙的轨迹,她很快便锁定了一个地方,那是一座在山间的茅草屋,茅草屋并不大,但是院子很大,看起来也不是很干净。

    灵罗躲在暗处打量了很久,确定这里的确有人生活的痕迹。

    但这痕迹并不明显,毕竟院子里实在太过脏乱,根本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然而灵罗也不愧在边疆行军数年之久,她的心思很敏锐,极其擅长抓到某些不被在意的细节。

    院子里有水缸,而且是满的,如果没有人住,就算水缸里有水必然也是脏水,或者完全被冰雪覆盖,可是被她一眼就能看到的水缸里的水却很清澈。

    而且水缸旁边地上有一片被水打湿的痕迹,肯定是往外盛水的时候洒落的。

    且院子里也并非完全脏乱,至少有个别地方还是干净的,说明这几处常有人走动。

    哪怕只是一些蛛丝马迹,但是也能让灵罗基本确定,这茅草屋里的确是住着人的,而且可能并没有住太久,这里应是临时的居所。

    更为重要的是,那灵息的波动就围绕在这茅草屋附近,这便是最为可靠的证据。

    灵罗一直不想打草惊蛇,而如今已经基本确定凶手就在茅草屋里,至少那被她打入灵息印记的人肯定在这里,于是她便也很难再忍得住,迫不及待的便吩咐下去,以尽量轻的脚步围住茅草屋,不能放跑一个人。

    而她则直接朝着茅草屋走了过去,打算正面与凶手交锋了。

    她首先要确定的是凶手究竟有几个人,且她一个人过去,不让旁人跟着,也能很好的让凶手放松警惕。

    毕竟没有人会特别忌惮一个小姑娘。

    尤其是在灵罗认定那凶手很可能是修行之人的时候,对方只看到自己一个人,就更加不会有什么忌惮了。

    况且她也不打算直接摊牌,装成路过这里的行人讨杯茶喝,总是很正常的吧?

    抱着这种念头,灵罗尽量让自己看着放松,站在茅草屋前,敲了敲门。

    茅草屋内一片静谧。

    灵罗稍微等待了一会儿,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但她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出差错。

    “请问有人么?我来黄木城省亲的,路过此地有些口渴,能不能麻烦开一下门?”

    小姑娘毕竟还是小姑娘,就算心里想的很好,难免也不能尽如人意。

    随着她话音落下后,茅草屋里果然有了响动。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便站在了门后,哪怕只有一门之隔,灵罗便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看到了对方,小拳头都不禁紧紧握了起来。

    吱呀一声,竹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映入灵罗眼前的是一名年轻男子。

    这不免让灵罗有些错愕。

    因为眼前的人真的太年轻了,几乎跟她差不多大,这居然会是凶手?

    年轻男子背后有剑,手中也还握着一柄剑,这似乎更能证明他的身份,这的确是一个修行者。

    灵罗在出神,似乎是因为眼前出现的人与她想象的差别过大。

    年轻男子蹙眉看了她一眼,眸中似乎有一丝困惑,他侧头看了屋里一眼后,方才说道:“抱歉,家里没有茶水。”

    灵罗终于回过神来,她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也不敢往屋里打量,只是说道:“没关系,我进去歇歇脚也好。”

    年轻男子又皱了皱眉,没有回答,也没有让开。

    这在灵罗眼里,便是很有问题。

    她终是忍不住开始绕过年轻男子,从缝隙处打量屋里的情况。

    因为竹门开得并不大,视野范围有限,而且屋里很昏暗,她只能努力眯缝着眼睛才能看清一些事物。

    而年轻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灵罗的探视,只是一直在皱着眉,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这也正好给了灵罗仔细观察的时间,很快的,她发现了屋里坐在地上的人,那正是她安排的诱饵。

    到了此刻,便已经毫无怀疑。

    灵罗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她将右手放在了背后,一柄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手中,被她紧紧握住。

    在她要拔剑的前一刻,那年轻男子突然眉毛一挑,道:“你是什么人?”

    他的眼睛在看着灵罗的背后,显然他已经发现了什么。

    在灵罗的眼神变得凌厉的时候,她身上的气息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常人眼里或许察觉不到,但年轻男子却很快警醒。

    灵罗心中暗道不好,就要不管不顾出手拿下眼前的年轻男子。

    然而身背后突然有脚步声响起,紧跟着便是一阵香风,有女子的声音响在灵罗的耳畔:

    “人已经跑了。”

    灵罗惊异的转身,剑已经被她横在了身前。

    出现在身后的是一个姑娘,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一身紫衣,面容极其冷峻,一副闲人勿近的样子。

    听到紫衣女子的话,那年轻男子点了点头,又看向灵罗,说道:“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灵罗不明所以,她以为对方是在问屋里的诱饵,以为凶手已经知道了她的计划。

    她心里更加紧张,藏身在暗处的琅琊卫也都纷纷现身,涌入了院子,他们必须要保障郡主的安全,抓不抓凶手已经显得次要了。

    看着十几名黑衣人涌入,紫衣女子和那年轻男子对视了一眼,眸子渐冷。

    但是很快又有穿着官服的人出现,他们立即包围了紫衣女子和年轻男子,有人朝灵罗说道:“郡主殿下,您没事吧?”

    灵罗摇了摇头,指着茅草屋里说

    道:“诱饵在里面,先把他救出来。”

    当即有人领命,小心谨慎的盯着紫衣女子和年轻男子,快步上前,推开竹门走了进去。

    灵罗在看着那两人。

    那两个人也在看着灵罗。

    寒风在呼啸,枯枝在摆动,人影在晃动,剑,即将出鞘。

    灵罗凝重地望着眼前这两个人,她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难以言明的压迫力。

    这让她心里感到很没底,没有多少信心。

    紫衣女子也在看着灵罗,但是她的神情却开始变得越来越奇怪。

    她开始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黑衣人身上,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人,身上杀伐的气息很重,而且他们更像是接受过严密训练,就算只是站着,也会给人一种很凌厉的气息,就像是军人。

    刚才已经听到旁人称呼灵罗为郡主,郡主身边有军人保护很正常。

    但紫衣女子发现,院子里的黑衣人并不是一般的军人,仍然存在着差别的,或许是身上的气势比铁血军人还要更厚重。

    “你们为什么要抓无辜的老百姓,你们把他们弄哪里去了?”

    职责所在,就算灵罗心里再没有底气,仍是表面镇静的喝问道。

    她在军中的职位虽然不高,但也曾多次率领着千人小队在战场上冲锋,很多次甚至影响到战局,经历过血的洗礼,灵罗的心境也是要比寻常修行者更坚韧。

    那年轻男子露出疑惑的神情,刚要说什么,但紫衣女子却率先说道:“姑娘,我们貌似并不认识吧,怎能如此冤枉好人呢。”

    灵罗冷声道:“我亲眼目睹,何来的冤枉?”

    紫衣女子淡淡一笑,说道:“敢问姑娘目睹了什么?”

    这时,那茅草屋里的诱饵也被人带了出来,这诱饵当然只是普通人,因为琅琊卫都是修行者,一旦凶手察觉很容易出问题,而且衙役本身也稍微带着一些盛气凌人的气场,毕竟是在职人员,说话方式和行动做派总是要与寻常老百姓存在区别的。

    而且他们就算不是修行者,也是武夫,在修行和武道不是很盛行的齐王朝,寻常百姓若是会些功夫,总是一件会有点奇怪的事情。

    这也是灵罗考虑的很周到,才有此安排。

    那装作诱饵的人也是很紧张和害怕,哆哆嗦嗦的被带出来。

    灵罗看了他一眼,说道:“事实摆在眼前,还要狡辩么?”

    紫衣女子不以为意,笑着说道:“什么才是事实?有时候亲眼目睹的并非就是事实。”

    灵罗却不管那么多,她只知道事实摆在眼前,哪怕只是有嫌疑,也不能放走这两个人。

    “本姑娘没功夫在这里跟你们闲扯,将他们带回黄木城好好审问。”

    官府的人得令,佩刀出鞘,便朝着紫衣女子和年轻男子围了上去。

    而那十几名琅琊卫则在后方掠阵,谨慎的盯着两人,以防止他们拒捕。

    琅琊卫的修为普遍都在天武境巅峰左右,在大时代下当然不够看,不过他们朝夕相处,各自之间都十分默契,只要不与人单打独斗,纵使半步问神也休想逃脱他们的手掌心。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chenmai/104459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