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从末日崛起 > 第374章 内分泌失调

第374章 内分泌失调

    拿到汪汪队立大功气球的唐迟十分开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魔天老祖等下亲自去道谢的提议,虽然她不知道气球上几只狗是什么意思,不过挺好看色彩鲜艳又萌萌哒,就足够她高兴好一阵了。

    杨淳一看着外面像风一样自由的人,眼里的渴望显而易见,兰亭芳咳嗽了几声,示意杨淳一倒了一杯水,摸着儿子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在其位而谋其职,没有金刚钻别去揽瓷器活,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人要务实,不要不切实际,好高骛远,妈不求你多厉害,你好好的活着,长大了,找个……找个还不错的姑娘生个娃娃,妈妈就是在九泉之下也算是安息了。”

    杨淳一回握住兰亭芳枯燥的双手,因为妖兽血脉的觉醒,加上这些日子吃得饱,他就像初春的树苗抽了条,手掌大小和兰亭芳已经相差无几:“妈,我心里有数,人总要有点理想抱负,我想向上爬,头破血流也想。”

    “你……”兰亭芳指着杨淳一,一口气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终闭上眼歪着头不再言语。

    杨淳一知道自己始终无法达到母亲的预想,抿着唇盯着窗外,变强的想法却像一颗得到浇灌的种子,愈发茂盛,诚然,兰亭芳给他规划的未来,虽然不出彩,却足够稳妥,但他不想要这种稳妥,生命只有一次,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自我判断选择,不管另一条路是荆棘丛生还是刀山火海,都不后悔,杨淳一很清楚,他想成功,要付出的会很多,不管付出什么,都不后退。

    缩在青萝石的张樊闻到了好闻的味道,虽然不能吃,但他很想舔一舔,于是碘着脸瓮声瓮气的问江鱼儿:“主人,外面是什么人啊,我闻着怎么特别舒坦?”

    江鱼儿专心致志的开车,并不理会张樊的骚扰,昨天夜里她发现眉心菩提子开始结果实,可惜的是偌大的菩提树只结出了一颗拳头大小果实,江鱼儿并未打算自己吃,考虑再三决定喂给江俊。

    这些天江俊的呼吸越来越弱,脉搏总是时有时无,江鱼儿完全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从前看过的文献玉简中都记载着菩提果实是疗伤圣药,这才生出把东西喂给江俊的想法。

    心里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吃了这颗菩提果实会不会提前修复丹田,元气恢复正常,可是摸到怀里的江俊,就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她欠他的……太多了………

    见江鱼儿久久不回话,张樊变成一个巨大的大锤子在青萝石里敲的框框响,一边锤还一边矫情的哭唧唧:“我想出来!我要透气!我快疯了!”

    张樊现在自知不是江鱼儿的对手,规矩了很多,自认为把小心思收的隐秘无比,颇有些洋洋得意,觉得古有勾践卧薪尝胆,今有张樊扮猪吃老虎,明明自己完全有能力从青萝石溜出来,每次还是“客客气气”的询问一番,给足了对方面子,相信持之以恒江鱼儿总有一天会放下戒心,而他借此翻身农民把歌唱,太阳光金灿灿。

    不得不说,张樊,戏真多。

    江鱼儿被吵的烦死了,语气不怎么好:“要出来就出来,装什么大瓣蒜?”

    张樊得到江鱼儿的圣旨,一溜烟从青萝石钻出来,扭了扭身体,从锤子变成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郎模样:“哎呀,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是充分尊重你,怎么就是装大瓣蒜了?”

    江鱼儿对他骚包的样子见怪不怪,眼神都没给一个:“你要去闻还是舔赶紧去,别挡着我看后视镜。”

    张樊也习惯了江鱼儿的毒舌,明媚而忧伤的眨了眨眼睛:“别这么粗俗,这是对强者油然而生的向往,懂不懂?”张樊吞了林山峰的元神又温养了一阵,黑色的身体逐渐开始有了一些灰色,这是进化的前兆。

    不管是魔物还是魔将通通属于最低等阶,在魔界不能拥有姓名那种,因为连形状都没有,就是一坨黑糊糊的存在,然后随心所欲变化成各种模样,因为黑糊糊软趴趴的,所以随便变成什么都是一个大写的丑。

    在进一阶的魔军就开始初有形态,会慢慢长出一身魔骨,可以真正的站立起来,浑身也不再是单一的黑色,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是纯黑,变成赤橙黄绿青蓝紫五颜六色,如同行走的彩虹精,不然怎么说,魔界就没一个长的好看的?

    张樊爱惜的摸了摸屁股上新长出的一缕灰色,满意的点了点头,趴在车顶,抓着行李架,看着后面又咔嚓了一只丧尸的萧宇,煽动鼻子,露出满意的神色:“啊……真是完美的食物啊,可惜了吃不到,也吃不下,不过可以打个标记,等哥那天发达了挣脱小变态的手掌心再回头来吃。”

    萧宇从被咔嚓的丧尸头颅内掏出一枚晶核,掂了掂手心里塑料袋的重量,权衡着用这些贿赂江鱼儿能不能得个好脸色。

    师傅交给他这个任务好难啊………女人心海底针。

    远处的张樊准确的捕捉到了萧宇的郁闷,咻的一声从行李架飞起,落在萧宇的肩膀上:“小帅哥?有什么人生烦恼要分享一下吗?”

    萧宇刚才被魔天老祖吓了一跳,面对同样出场方式的张樊就淡定的多了,心中对江鱼儿愈发怜惜:看看自家师母旁边跟着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一看都不靠谱的。

    “没有没有。”

    张樊趴在萧宇的肩头,用力的吸了一口空气,嘶…_…太诱人了,他虽然没有魔天老祖那般能看穿一个人气运的金手指,却能凭借魔与生俱来的食物敏感度判断出这个人绝非池中之物。

    “年轻人就爱口是生非,我猜你是想讨好我主人吧。”

    “主人?”

    张樊黑色的手抬起,指着牧马人的驾驶室:“哝,就是那个小姑娘,我跟你说哦,我主人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被哄住的,劝你不要拿这些破石头就想上去秀优越,熟人都知道她最近元气不能动用,内分泌失调,脾气坏的很!”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congmorijueqi/2673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