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四章:胥景字仲年

第四章:胥景字仲年

    唐欢刚走出刑部大门,承禾就面无表情地迎上来,语气微沉道:“不出姑娘所料,一家四口都死了。”

    她面色骤沉,负在身后的双手紧握成拳,这群无法无天,草菅人命的混蛋。

    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升起的悲伤愤怒。

    “尸体在哪里?”

    听到她的问话,承禾眸中透出几分为难:“很是不巧,兄弟们出现的时候,那位你从未见过的大理寺少卿胥景带人赶到,认定是兄弟们杀了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飞速撤离,没能保住尸体。”

    唐欢抿唇,喃喃念叨:“胥景。”

    随后,她掀起衣袍下摆踩着马凳上车,元迎紧随其后,承禾架着马车离开。

    “可有人员伤亡?”

    唐欢声音传出的时候,马车已经驶出刑部街道进入青阳大街,此时已是巳时末,街道上人声鼎沸,不知不觉,一天已经过一半了。

    “未有。发现不对的时候就及时撤退了,没有与对方进行纠缠。”

    承禾回答,此次是四磨亲自前往,胥景带人刚刚靠近就已经发觉,当机立断选择撤退。

    “回大理寺吧!”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大理寺之后,再派遣元迎外出进行调查。

    一炷香之后,唐欢再次回到大理寺的卷宗室,让元迎去平安堂打探关于吴子期的事情。

    百里栾已经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出去寻找新的证据了。

    她随手拿了一份卷宗坐下,左手支着下巴,目光落在卷宗上,思绪却早已跑远。

    如果胥景和三舅舅的事情有关系,这次一家四口的死恐怕也与他脱不了干系。

    她在等,等胥景把尸体带回大理寺进行调查,那就说明,公孙果杀人案他或许是不知情的。

    如果没有带回,而是就地掩埋,胥景就不得不让她怀疑了。

    右手无意识的在卷宗上敲击,脑海中回忆着自己这一个月查到的部分事情。

    三年前,有流言骤起:蜀南竹海连氏为上古鲛人后代,世代守护着从上古传下的一颗长生不老药,此药被封印。

    若想要服用此药,需得连氏嫡系血脉配出解封的药方,并辅以嫡系最纯净的血脉之子的三滴心头血方可解封,以达到长生不老的疗效。

    长生不老多大的诱惑啊!

    一时间,不止朝堂江湖动荡不安,就是连氏内部都出现大的骚乱。

    即使更多人觉得是无稽之谈,可三人成虎,大家都认为是真的时候,即使有人知道是假的,也忍不住会怀疑,万一是真的呢?

    万一,多么侥幸的一个词啊!

    一夕之间,三舅舅成了杀人犯,被判刑、被流放,随后行踪全无,消失匿迹。

    可,世人皆知,连氏嫡系只余一人,早已隐姓埋名,隐居深山老林,不知所踪。

    甚至,怕是早已死去。

    而长生不老药,更是不切实际。

    当今圣上已逾六十,早已老态龙钟,却迟迟不肯退位。

    三年前传言盛行之时,正是圣上病重之时,当时所有人都以为圣上不行了,流言四起之后,皇帝奇迹般病愈,重新主理朝政,废除太子。

    废太子搬出东宫后屡遭刺杀,最终重伤至行动不便,从此藏于府内,再无人得见。

    这三年,她深切的感受到整个连氏的动荡不安。

    一阵慌乱声在院落里响起,惊扰到沉思的唐欢,她抬眸,细长的烟眉微挑,站起身,整理着装,一手负于身后,一手置于身前微微握拳向外走去。

    一男子,身穿与她相同样式的圆领官袍,唯一不同的是颜色由鸦青色变成了空青色,白玉冠束发,狐狸眼狭长带着点点笑意,唇角勾起,看起来很是亲切。

    可仔细看去,那双眸子深处皆是冷漠疏离。

    “去,把本官此次办案的卷宗归类放置好,莫要出错了。”

    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小厮快速与卷宗室的主事进行交接。

    唐欢与男子,一个站在卷宗室门口,一个站在院落门口,目光相对,打量着对方。

    “胥景,字仲年。”

    不知过了多久,胥景拱手行礼,自我介绍,面上带着温和而亲切的笑意。

    “唐欢,字锦安。”

    唐欢扯唇浅笑,酒窝未露便恭敬的拱手回下属礼。按照大理寺官职划分,少卿的官职比推官要大。

    依大理寺的配置,每个少卿手下至少要有一位推官进行配合,大理寺至今只有两位推官,唐欢正是第三位。

    也就是说,下一步,或许就是选择各自搭档的时候了。

    “阿栾传信与我说,大理寺来了一位女推官。仲年一直好奇是怎样的一位巾帼女子,今日可算是得以相见。”

    胥景一只手拿着折扇,另一只手把玩着腰间的玉佩,步伐随意的向她走来。

    唐欢有些紧张,反复思考着三年前三舅舅出事的时候自己有没有在这位面前露过面,她可不想还没有查出任何事情就打草惊蛇了。

    也怪她,没有事先打听清楚就贸然让自家爹爹行动了。

    “胥少卿谬赞,锦安愧不敢当。”

    不过一瞬间,就在胥景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站定时,唐欢已经回神,低下头恭敬的回答。

    “唐推官似乎有些紧张。”

    胥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轻笑一声道。

    “让胥少卿见笑了。锦安在蜀南时,时常听说胥少卿断案如神,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事迹,心中对你一直仰慕,今日突然见到,激动过度。”

    唐欢抬头快速看他一眼,垂着头,似乎有些腼腆的开口,刚好让胥景看到她微红的耳垂。

    “哈哈……”

    胥景并没有因此不好意思,反放声大笑,明媚张扬的眉眼在这大笑中惊艳绽开,看着那张笑脸,唐欢能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什么动了一下,很轻微,却有点酸涩。

    这样的笑容,没有任何人能够忽略,也没有任何人会因为这个不合时宜的笑而发怒,只想目光紧紧的看着他,随着他的笑容渐渐放下防备。

    只要看到他的笑容,这世间全部的阴霾都会散去,这时的胥景仿若一个备受宠爱,从未经受过人间疾苦的少年郎。

    世人皆知,胥景自十五岁混迹官场,至今已有六年光景,早已是一位官场老油条。他办过的案子不管有没有冤假错案,都不会被人抓到把柄发作到他的头上。

    据说,这位自幼在其外祖傅御史身边教养,深谙为官之道。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87373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