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十二章:真的杀人了

第十二章:真的杀人了

    唐欢伸出手指向那只手,对着元迎道:“看看那只手有没有问题?”

    元迎点头,脚步轻盈的落在手臂上,伸出手触摸一下手掌心,看着突出的四方块,对着唐欢示意后按了下去。

    然而整个大殿却没有丝毫异样发生,唐欢拧眉,打量着四周,拧眉不语。

    难道自己猜错了?

    “姑娘,这里有机关。”

    元迎眼角余光看到对侧观音像的脚下有一个凸起,欣喜的开口。

    “你试一下。千万小心。”

    唐欢看元迎快速跳下来,然后按了机关,连续退一下,到达她的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轰隆隆......”

    佛像突然裂开,一股奇异又有几分熟悉的香味飘出,嗤嗤声从远到近,一条大蟒从裂开的佛像处伸出碗口大的脑袋,吞吐着蛇信,身体盘在一起护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花。

    而那香味正是从这红花身上发出。

    “姑娘快走!”

    元迎一惊,没想到竟然会遇到大蟒,遍布蟒身的鳞片泛着黝黑的光芒,露出的牙齿一看就含有剧毒。

    唐欢却看着大蟒,突然笑了起来。

    “三舅舅是你吧?吴子期和赵子幽是你的人吧?”

    朗声大喊,笃定一般的神情让元迎惊讶。

    “三舅舅,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想做的是什么,可是这是不对的。”

    “连氏嫡系一脉已经无人,你这样只会让所有人把目光放到我们身上,这难道是你想要的吗?”

    一道短而急促的笛声响起,大蟒张开血盆大口吞下红花,顺着窗户爬了出去,速度飞快。

    元迎看一眼唐欢,她只是冷静的上前,走到刚才大蟒盘踞的地方,却发现下面有一个木头箱子,唐欢拿出随身匕首砍开,里面是一本账册,夹杂着一些信件。

    最下面是一件天青色绣兰草的男子圆领长袍,仔细翻看一遍,只见衣衫下摆处绣着“子幽”二字。

    唐欢突然蹲下身子落泪,她知道,都是因为她。

    “姑娘,这是?”

    过了不知多久,唐欢站起身,擦去眼泪,一双通红的眼睛带着说不出的情绪开口:“让承禾陪着我,你去通知胥景前来。”

    承禾站在门口,唐欢则倚在窗户旁,静静看着外面,情绪低沉。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竟然有了迷茫。

    对于一直维护的三舅舅也有了不信任,甚至觉得自己以前的了解很是片面。

    那些信件和账册她都没有看,她怕!

    她怕这些事情真的和三舅舅有关。

    胥景来的很快,随之而来还有公子榆和百里栾,三人身上都有淡淡的酒味,衣衫都换了。

    “唐推官。”

    唐欢回神,无精打采的拱手向三人行礼道:“下官拜见三位少卿。”

    “元迎说你找到一些证据,怎么你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可是身体不适?”

    胥景看一眼倒塌的佛像,走向唐欢。

    对于唐欢上次晕倒,他印象很是深刻,这会儿见她面色不好,精神萎靡,不由得关心道。

    “有些不舒服。证据交给胥少卿下官就放心了,先行告退。”

    唐欢点点头,拱手行礼后,伸手让元迎搀扶她离开。

    “这么娇弱的样子,还想跟咱们破案,就怕最后帮了倒忙啊!”百里栾摇头叹气,虽然因为唐欢的指点,他找到上次案子的真凶,但是也真的看不惯唐欢体弱的模样。

    “仲年,这位可是连氏宠大的,你说宫里那位到底相信不相信那件事?”

    公子榆皱眉,对于唐欢他并无自己的私人情绪,对他来说,唐欢只是与别的下属一样,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她是在连氏长大的。

    三人并没第一时间看向证据,反而注视着唐欢离开方才开口。

    “连氏一族嫡系早已经没人了。”胥景没有回答两人的话,只是浅笑着说出一个两人一直无法确定的消息。

    “所以,这是有人故意的?”

    三人都不是简单人家出来的,每个人都有着七窍玲珑心,再加上三人的默契,足以明白其中的事情。

    “天要变了。”

    胥景摇头,看了一眼渐渐西落的太阳,转身吩咐卫矛报来木箱,查看里面的账册和信件。

    唐欢回到唐府之后,简单吃了碗药膳,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睁眼时,外面已经全黑了。

    房间内漆黑一片,外面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她坐起身,外面守着的白果转过屏风走了进来:“姑娘醒了?”

    “什么时辰了?”

    唐欢看着白果点了蜡烛,房间内亮了起来,随手拿过床上的抱枕垫在身后,询问时间。

    “亥时初了。”

    白果说着话坐在唐欢身边,为她把脉。

    “姑娘今日情绪起伏过大,对身体有所损益,睡了一觉,果然好些了。”

    唐欢点头,自己的身体她比谁都清楚。

    可她不甘心,她想就算没有三舅舅这件事,她也不会是老老实实在房中养着的人。

    前世的她拥有一副非常健康的身体,每日里都是风风火火的,如今重来一世,老天爷却给了她这样一副林妹妹的身躯。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姑娘可要用膳?”

    白果看她沉默不语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微微摇头。

    自家姑娘这几日明显是思虑过重,长此以往,怕是对身体影响很大。

    “暂时不饿,等会儿吧!”

    唐欢摇头,身子往下躺了一些:“你去榻上休息吧!我自己待会儿。”

    白果应声退下,吩咐外面的小丫鬟告诉厨房伺候的嬷嬷温着饭菜,以防姑娘随时取用。

    唐欢目光呆滞的看燃烧的烛火,目光中没有一点焦距。

    她一直以为三舅舅是被陷害的,是因为皇上找不到长身不老药而对连氏下手了。

    可现在她却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三舅舅或许真的杀人了!

    这样一个认知让她面色白了几分,她真的无法想象,那样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对一个孩子下手呢?

    闭上眼睛躺在抱枕上,深吸一口气,整理脑海中混乱的想法。

    三舅舅,你在哪里?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我帮不了你,可是大舅舅和二舅舅还在啊!

    整个连氏都可以一起面对的啊!

    重重叹口气,她知道自己现如今所有的疑惑只有见到连飞尘才能得到答案。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8737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