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十五章:小女儿姿态

第十五章:小女儿姿态

    胥景深深看她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宛如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肆意的笑容,好一会儿才在唐欢迷茫的眼神中停下笑声道:“你还真是聪明啊!”

    胥景坐下,饮下一杯茶,见她依旧一脸迷茫,不禁开口:“这件事本就是丞相府自家的家事,不过是些后宅争斗的手段罢了,梅符也是当局者迷。”

    唐欢略微思索一下,接上胥景的话:“现在丞相府掌家权不在丞相夫人手中吗?”

    “丞相府正夫人出身农户,身份低微,无掌家之能。梅丞相有一妾室,出身已经没落的秦伯公府,是最不起眼的一位庶女,却在进府之后帮助正夫人夺得掌家权,一直死心塌地的帮她。”

    胥景言语中对于这位妾室颇为赞赏,话音一转,又道:“然正夫人现在自认为可以独立掌家,不需要这位秦姨娘帮助了。”

    唐欢皱眉,对听到的八卦一点也不感兴趣,在这个时代,三妻四妾都是常事,后院争斗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然而这些牺牲死去的往往更多是无辜的人。

    “又是一桩家庭大戏引发的血案。”唐欢只能发出如此感慨,平日里对于这样的事情,她一向是不发表任何意见的。

    “唐推官学过医?”

    胥景很是疑惑,唐欢的事情可以说雍都所有高门大户都知道,自幼体弱,长于蜀南竹海连氏。

    然而,除了这些,他们又似乎对她一无所知。

    “久病成医。”唐欢回答,连氏本身就是游医出身,后来因为族中学医天分不够,不得已转而成为了药材商。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一瞬间凝固,敏感如胥景,早就察觉到唐欢对他的调查。

    “若无其他事,下官回卷宗室整理卷宗了。”

    过了一刻钟,两人之间依旧沉默不语,唐欢决定告辞。

    “我随你一起吧!王爷本就是让我们两人一起整理,恰好这些日子我手中也没有什么案子。”

    胥景站起身,他其实闲来无事的时候也比较喜欢翻看卷宗,查漏补缺,增长见闻。

    “是。”

    唐欢应下,两人并肩向卷宗室走去。

    晚间连嬷嬷在一家人用过膳食之后来到锦安院,恭敬对斜靠在贵妃榻上翻看《连氏手札》的唐欢行礼。

    “老奴拜见姑娘。”

    唐欢微微抬眸,面带微笑看向她:“嬷嬷前来,可是娘亲有什么事情吩咐?”

    连嬷嬷慈祥一笑,亲近的开口:“夫人说姑娘就不在雍都,明日又是第一次参加宴席,有些人事不甚清楚,特意让老奴前来给姑娘简单说一下。”

    唐欢放下手中的手札,从连嬷嬷手中接过一份名册,展开竟是京都各府之间的关系。

    “咱们此番赴宴前去的丞相府梅丞相,大多数人都说他出自寒门,其实是也不是。北方亳州云岭郡一直都是梅氏一族的居住地,梅丞相不过是比较旁支。”

    连嬷嬷看她看的认真,在白果搬来的矮凳上坐下,开始为唐欢进行讲述。

    “梅丞相家中老夫人是个有成算的,与我们连氏一族本是姻亲,其外祖家乃是林氏嫡支,正是五太奶奶那一支。”

    唐欢咋舌,她是知道连氏一族经营五百年,与各世家都有姻亲,却没想到,这梅丞相一家与她们一家还有拐弯抹角的亲戚。

    “梅府大夫人,说是出身农户,若细算下来,与那位老夫人还是亲戚呢,论理,该喊梅老夫人一声姑母的。”

    “咱们此番赴宴也不是单纯的为梅老夫人贺寿,梅老夫人与咱家老夫人有意联姻,这联姻的双方正是这大房庶出的三姑娘与姑娘的六表兄。”

    连嬷嬷说这番话,也是自家夫人叮嘱的,她相信自家姑娘看人的眼光,帮她一起把把关。

    “这梅府乐意自家姑娘远嫁?这位庶出三姑娘是出自那位姨娘?”

    唐欢微微皱眉,如果她记得不错,上午梅符与她说的就是他家庶出三妹,怕不是与她六表兄联姻的这位吧?

    “姑娘是咱们家娇养着长大的,又是独女,自是与其他人家的姑娘不同。这各府庶出的姑娘啊,大多数都是联姻的,能够问上一句喜好已是对得起了。”

    连嬷嬷知道自己姑娘和别家的不一样,要不然也不会离经叛道,非得去查那件事。

    丝毫不考虑后果。

    有时候,她每次听到自家夫人叹气,就想来与姑娘说上一番。

    唐欢抿唇,眉头皱起,半响才叹口气,这个世界的规则就这样,她除了尽力保证自己不被同化,却没办法再去做别的,看得到的还能够帮上一把,看不到的,她只能装作不知道。

    “我知道了,嬷嬷。你还没告诉我,这位三姑娘出自哪位姨娘呢?”

    “出自秦姨娘。”连嬷嬷也跟着叹口气,看自家姑娘的神情,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以后好好在家做个姑娘家该做的。

    “秦姨娘?”

    唐欢半是惊疑半是了然的语气,让连嬷嬷看了好几眼她,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连嬷嬷说了半个时辰也只是说了一个大概,然后站起身向唐欢告退,第二日又来了一回,第三日休沐日,巳时正,唐欢装扮一番,带着元迎白果就向主院走去。

    一身烟笼紫的百蝶撒花裙,墨发盘起带着一套晶紫色的头面,手腕上是一对紫玉镶金镯,略施粉黛,娇俏不失端庄,面上挂着浅浅笑意,正是一位青春美少女。

    “哎呦呦,这是谁家的小仙女下凡来了?快让为娘看看。”

    连七叶一见,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她是知道自家姑娘最适合穿各种各样裙子的,尤其适合一些浅淡的颜色,只可惜,回来不过半月就整日里一身圆领长袍,让她一腔打扮女儿的心无处安放。

    今日一见,更是觉得惋惜。

    “娘亲。”

    唐欢平日里再是成熟稳重,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前世的她,在父母身边也是时常撒娇,更何况现在更小。

    说着话,害羞的低下头,拽着连七叶的手臂轻轻摇晃,小女儿姿态尽显。

    “哎呦,娘的小仙女啊!你看看这多漂亮,你说说,穿那长袍哪有这裙子好看?”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8737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