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十八章:梅婉约

第十八章:梅婉约

    “梅丞相谬赞了。”

    唐欢不管梅宣城话中的玄机,目光与胥景相对,两人走向已经被白果抱到软榻上,盖着薄被的秦姨娘身边。

    “刚才我和白果已经看过,确实是茵陈根。”

    两人站在一处,胥景微微低头,偏头将一只耳朵靠向唐欢的方向,低声交流。

    “不过里面似乎还有别的原因,我和白果暂时查不出是什么。”

    胥景目光微转,点点头,将目光放在秦姨娘露出的面容上仔细查看着,随后围着案发地又看了一圈。

    “梅丞相,还是请老夫人前来主持吧!”

    胥景淡笑着给唐欢一个眼神,这才与梅丞相开口。

    很快,老夫人出面,带着一众夫人向外走去,转移了话题。

    “娘亲先去,我怕是要留下了。”

    唐欢微笑着与连七叶说话,这件事是她遇上的,总不能再让胥景和公子榆回大理寺再找别的推官。

    “好。你小心一些,照顾好自己。”

    连嬷嬷扶着连七叶离开,很快整个院子被封,只留下梅丞相,梅符,公子榆,胥景,唐欢,以及发现异样的大夫人赵氏,众奴仆。

    “在你们来之前,我试探过大夫人,这件事恐怕与她脱不了关系。但是主谋,怕是不好断定。”

    唐欢依旧与胥景站在一起,低声告诉他自己的发现。

    “三位贤侄、贤侄女,这案子一向是民不举,官不究,这件事是我们丞相府自己的事,三位这次逾越了。”

    梅宣城冷冷对三人拱手行礼,这是他们丞相府自己的家事,刚才忍着没有发作,已是给三人面子了。

    “丞相大人可不是平民百姓。身为官员,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丞相大人府上姨娘这样,可不是一般的生病啊!”胥景不慌不忙的开口,漫不经心的模样,底气十足。

    “这件事本丞相自己会查,就不劳烦大理寺插手了。”

    梅宣城拱手行了一个半礼。

    “爹,阿榆他们......”

    “你闭嘴!”

    梅符上前解释,家中一个个接连染病,他心中十分不安,实在想要快速让人查明真相。

    怎知道一开口就被梅丞相严肃的打断,面色黑沉。

    眼看着,三人看这情况也知道,没人配合,他们恐怕不好查下去了。

    公子榆拧眉看向胥景,两人眼神对视,胥景微微摇头,似乎还要说什么。

    唐欢伸出手,拉了一下胥景的衣袖,手指轻勾,让他附耳来听。

    “咱们可以私下查梅大夫人,我刚才观察发现,大夫人看向梅符的眼光十分不对劲。”

    胥景点头,偏头想要与唐欢说些什么,唇却不经意间,擦了一下她的额头,两人愣了一下,唐欢低头后退一步,木着脸低头,耳尖微红。

    胥景掩饰性的握拳在唇边咳嗽一声,小声回答:“知道了!”

    手指轻轻从唇边拂过,刚才那份触感,手指放在身后摩搓着。

    “既然梅丞相不愿,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既如此,我们便不再插手。”胥景说未说完,公子榆看梅符失落的目光,刚要开口,被眼神制止。

    “但是,等丞相大人求到我们头上的时候,还希望能够好好配合。”

    说完,胥景拱手行礼表示告退,公子榆看一眼梅符,紧跟着胥景和唐欢离开。

    宴席还未结束,三人还是要继续参加宴席的。唐欢回到连氏身边,面对她的询问,只是微微摇头,并不打算说些什么。

    对于那些夫人们探究的目光只当做看不到。

    “一直听说唐侍郎家的妹妹久居蜀南,蜀南女子多善琴舞,不知今日可有幸能够请到唐妹妹为长辈献舞一曲?”

    她无意惹人,却有人看不得她好。

    唐欢被人指名道姓,只好抬起头看向说话的人,是一位年约二八年华的姑娘,眉眼与二夫人有些相似,藕粉色的百褶留仙裙,清雅合适的装扮,看起来很是养眼。

    “你是哪位?”

    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位姑娘,举起白果为她刚泡好的参茶喝了一口,漫不经心的开口。

    “我是梅府二房嫡女梅婉约。”梅婉约没想到唐欢竟然这般目中无人,被气得面色潮红,宛若多上了一层胭脂。

    “每晚约?我晚上要休息,没时间!”

    唐欢噗嗤一笑,这姑娘的名字,还真是有深意。

    她现在越发佩服梅府起名的功力了,嫡长公子名梅符,念得音错一点就念成“妹夫”了,这谁家要有个妹妹,再与梅符交好,可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你......”梅婉约冷哼一声,站起身刚想要发脾气,不知道是不是怕在这样的场合坏了名声,反而收敛起来,面上几经变幻,才露出一个不甚好看的笑容。

    “唐妹妹是怕献丑吗?你放心,在座的各位夫人都是慈爱和善的,就算你不会,只要你大胆的承认,不会有人说你的。”

    唐欢失笑的摇摇头,本以为自己踏足官场,不会经历这些小女儿之间的争斗,没想到就参加了这样一个宴席,就遇上了。

    “本官虽是个不入流的推官,也是陛下亲封的朝廷命官,身有品级。我倒是想如唐姑娘所说去做,就怕明日朝堂之上,就会有御史弹劾梅丞相啊!”

    “逼迫朝廷命官献舞为自己的母亲贺寿,陛下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唐欢本想安安静静参加完剩下的宴席,可这人啊,也不知道和她有什么仇怨?

    “四丫头,你胡说些什么呢?唐推官与你父亲同朝为官,你就算再喜欢与她亲近,也不能这样不分场合尊卑啊?”

    老夫人本一直笑呵呵的看着,眼角余光也一直关注着两人的争斗,眼看着梅婉约败得一塌糊涂,只好自己出手。

    “老夫人真是高抬了这丫头,就算是朝廷命官,不还是晚辈吗?”连氏笑呵呵的接过老夫人的话,先是不动声色的将唐欢定为晚辈,紧接着话音一转。

    “只是啊,谁都知道,我家这丫头啊,自幼体弱,在她外祖家,又是被百般娇宠,这回来之后,我们做父母疼爱不已,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也是频频照顾,唯恐她受了委屈,这性子啊,娇了些。”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87488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