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二十三章:昏睡三日

第二十三章:昏睡三日

    外界因这件事引起一系列动荡,唐欢却在此刻陷入了深度昏迷,任凭太医院院正他们想了无数个办法,都没有唤醒,只能配药保证她的生机。

    白果和元迎更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她,看着床上躺着没有任何动静的人,若不是还有呼吸,她们都觉得自家姑娘已经了无生机。

    眼泪在这三天已经不知道落了多少回。

    “白果,你说姑娘什么时候才会醒来?你能不能写信告诉洛公子,请求他来看看?”

    元迎看着院子里守着的人,察觉到几位御医已经休息,悄声询问。

    “我试试吧!你也知道,姑娘此番与洛公子闹翻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白果眼前一亮,却又迅速暗了下去,自家姑娘当初为了回来,得罪了公子,本也不让她跟着姑娘的,可她的卖身契在姑娘手中,他也不屑于扣留她。

    “不用。”

    微弱熟悉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响起,却如惊雷入耳,白果和元迎急忙上前,果然是唐欢醒了。

    “你们给我记住,哪怕是我死了,也不许给他寄信。”

    唐欢前所未有的严厉,目光凌厉的看着两人,等着两人回答。

    “姑娘这又是何苦呢?你服个软,洛公子他......”白果喊着眼泪规劝,有洛公子在,姑娘就等于有了一条命在。

    “闭嘴!我说的你们给我记住,要是让我知道你们私自联系洛帖,我会将你们发卖了。”

    这是唐欢第一次对身边人说狠话,元迎和白果陪着她长大,主仆三人从未红过脸。

    “奴婢记得了!”

    元迎和白果在唐欢眼神逼迫下,含泪点头应下。

    “日后不管何时,都不能提起他的名字,哪怕我命悬一线。”

    再次警告,在两人应下之后,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眼神涣散看着房顶。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入了某个人的棋局,成了一枚棋子。

    却又不得不说,这布局的人可真是好算计。

    不过这也让她更加确定,长生不老药的事就是谣传。

    “元迎传膳。”

    一声吩咐,元迎也开始行使自己作为贴身婢女的使命,先是吩咐人去厨房,再是寻人往前院报喜,紧接着喊御医前来把脉。

    不过一刻钟,唐欢穿戴好,斜靠在床榻上,宋御医把着脉,唐远武、连七叶、胥景等在一旁,带着担忧和着急。

    “唐大人,唐夫人、胥少卿不必担忧,唐姑娘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体弱之症,日后精心养护就可无忧。”

    宋御医拱手行礼,这位唐姑娘还真是会折腾,这回来不过短短月余,他们太医院所有的御医都请了一遍了,明知道是体弱之症,经不起折腾,偏生还要折腾,也不怕哪日把自己折腾没命了。

    “有劳宋御医了。管家,送宋御医回府。”

    唐远武急忙吩咐道,管家唐河点头应下,已经吩咐小厮前去拿谢礼。

    “改日等小女身体大好,必定会登门拜谢。”

    宋御医急忙拱手回礼道谢:“本官不过是奉命行事,当不得唐大人的谢。”

    说话间随管家离开,眼角余光却落在站在房间里的胥景,心中暗暗猜测。

    听说这次护国将军府的保命金丹被这位胥少卿求出被唐家这位姑娘服下,莫不是,这胥家和唐家有联姻的想法?

    他可是听说了这护国将军府一直追问胥少卿的婚事,都被这位少卿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

    “你这丫头啊,可真是吓死娘了。下次可不许再这样了。”

    连七叶手中端着一碗药粥,四五岁孩童拳头大的碗里只有半碗粥,一勺一勺喂着她。

    “女儿晓得了。这次不是事出意外嘛!”

    唐欢笑着应下,伸出手拉着她的衣袖撒娇讨好。

    她知道自己这次确实吓到人了。

    上次只是累的睡了一天,这次却直接昏迷了三日,父母担心她是能够理解的。

    “你呀!什么时候才肯像别的女子那样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啊?”

    连七叶摇头,知女莫若母,即便唐欢自生下来便不在她身边养着,可她的脾性她确实非常了解。

    她并没有因为唐欢昏迷就阻止她继续在大理寺当职。

    “娘亲知道的!”

    唐欢嘻嘻笑着,嘟嘴撒娇。

    “好了,御医已经说没事了。你我先出去,胥少卿恐怕有案件与锦安商谈,别耽误事了。”

    唐远武是在廊下目送宋御医离开的,这会儿见自家夫人已经喂了女儿,屋里还有一个大活人杵着,他们也得识趣才是。

    “谈什么案子?欢欢才醒,就不会让人歇歇?这样没眼力劲的人,怪不得二十多了还没成家。”

    连七叶冷冷瞥一眼胥景,这人啊,还真是冷酷无情。

    胥景紧紧抿唇,耳尖微红,面色却如常,在两人离开之后,目光看向唐欢,上下打量她一遍,确定看上去没有什么不适,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娘是开玩笑的。胥少卿风姿卓越,不知是雍都多少女子的梦中人呢?”

    唐欢看他不语,以为他被连七叶说中心事,面带微笑开口打趣道。

    “你醒了就好。阿榆和梅符一直觉得是他们害了你,心中不安,又不敢上门面对唐大人的怒火,现在看到你醒来,我也算是完成他们交给我的任务了。”

    胥景听到她的话,深深看她一眼,随后面上又挂上习以为常的笑容。

    “有劳胥少卿你们挂心了。这是我自己的原因,与你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倒是我连累了你们。”

    她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昏迷这几日发生的事情,现在看胥景好好地在这里,想来,大理寺的诸位应该没有被责罚。

    就怕因为她,让他们收到责罚。

    “也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提前调查好所有人,这才让你出了意外。”

    胥景当时拉过唐欢,借着揉头的瞬间提醒她小心梅符,却没想到最后一群人却因为一个奴婢而全军覆没。

    想到第二日俊王得知唐欢昏迷原因之后,大发雷霆,将他和公子榆每人打了三十大板,这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想到这,他就觉得浑身都疼。

    公子榆此刻还在家里床上趴着养伤呢!

    “这世上何事都有意外发生,谁也没办法提前规避,胥少卿莫要放在心上。不然,日后锦安都不知该如何与你们相处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88035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