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三十章:惨然一笑

第三十章:惨然一笑

    胥景赞同的点头,他也是这样的想法。

    “你这个想法很好,我这就吩咐下去,让卫乐前去拿人。”

    唐欢眼角余光向窗户,勾唇冷笑,眼神示意胥景,手指在桌上写下四个字“隔墙有耳”。

    胥景面色一凛,却还是打算按照刚才两人商议好的计划行动,不然就要打草惊蛇了。

    “如此,胥少卿还是尽快的好。莫要如吴子期那时,晚了一步!”

    唐欢话中带着深意,这会儿两人前所未有的默契,目光对视,很是怀疑当初吴子期的死很有可能是因为她揪着吴子期不放的缘故。

    “我这就带人前去。”

    胥景说完,带着人快速离开了。

    唐欢独自一人,坐在房间,看着漆黑的院子,目光涣散想着事情。

    终究是她太年轻了。

    “姑娘休息吧!”

    白果扶着她向床榻走去,唐欢点头应下躺在床上,白果将屋子里收拾一番,为她放下床幔,吹灭了蜡烛。

    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唐欢闭着眼睛,脑子却没有休息。

    想要转入暗中,或者成为打入敌人内部,这件事真的太难了。

    碾转反侧中,她想了很多办法,却都被否决。

    等她再有意识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到了上衙的时间了。

    “秦姨娘的尸首还放在丞相府,我想要再去看看。”

    唐欢到达大理寺询问一番,却没有见到胥景,也就没有多问。

    她思考了一番,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再去看看秦姨娘的尸首,或许会有发现呢!

    正准备出门,遇到从外面回来的公子榆,一身空青色的圆领官袍,冷若冰霜的面色,眼眸透着几分冷意。

    “唐推官胆子还真是大,要是我,前几日才在那里出事,现在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的!”

    公子榆冷嗤一声,冰山脸,说着不屑一顾的话,竟有种说不出的反差萌。

    “身为刑事人员,所担职责就是要查出事情的真相,让死者安息。岂能因为个人情绪而放弃呢?”

    唐欢对公子榆的感觉不是很好,总觉得他这寡言少语,冷若冰霜的性子很是不讨人喜欢。

    相比于胥景,简直就是一个是火,一个是冰。

    “唐推官高义。”

    说完,两人互相拱手行礼后,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行去。

    公子榆看着唐欢上了马车之后,淡淡的看一眼,转身进了大理寺。

    唐欢拜访,丞相夫人赵氏接待,现如今丞相府还是她掌家。

    “唐推官此时前来可是案子有了眉目?”

    赵氏憔悴了许多,梅丞相被禁足,对她颇有怨言,认为如果不是她下毒,就算秦姨娘毒发,与他们丞相府也不会有太大的关系,更不用像如今一样,被秦夙音盯上了。

    看到唐欢,赵氏是比较激动的。

    “暂时还没有。我此次前来拜访是想要再查验一番秦姨娘的尸身,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线索。”唐欢恭敬地对她行了晚辈礼。

    对于赵氏给秦姨娘下毒这件事她不是很能够接受,但是她也不会去指责。

    “秦姨娘停灵在妙音阁,幸好这天气冷了,尸体保存的还算可以,刚刚有些腐烂的迹象。”

    赵氏点头,扶着身边婢女的手在前面带路,轻声与唐欢说话。

    “夫人倒是知道的很清楚。”

    唐欢诧异,按理说,就算停灵,赵氏应该不会去看,没想到对于秦姨娘尸身腐烂的程度这么清楚。

    “唉!这几日我也一直在后悔。这些年若不是她帮我,丞相府的掌家之权不知道要落在谁的手里,我能够现在,也是她多番指点的缘故。”

    “是我自己鬼迷心窍,害了她,也害了我自己。”

    赵氏这几日一直在思考这些事,家中下人虽然不敢当面说什么,背地里却议论纷纷。

    婆母也是百般不待见她,甚至偷偷和身边人说她是蛇蝎,今日敢给秦姨娘下毒,日后就敢给他们下毒,还在想着,要不要让梅丞相休了她。

    她何尝不知道,后院这些争斗一直都是这样的套路,当年老夫人不知道暗地里收拾了多少老太爷的妾室,如今不还是活的好好地。

    不被人发现的手段就不是蛇蝎心肠了吗?

    当初,梅宣城刚做官的时候,那老婆子还想过要让她悄无声息的病死呢!

    唐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话,安慰赵氏,她做不到。

    秦姨娘的死,她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的。

    让她去安慰一个帮凶,她做不到!可是要让她厌恶赵氏,也觉得没必要。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从赵氏的角度来说,她做的不一定是错的。如果不是秦姨娘死了,事情被闹大,或许她会是那个赢家。

    “唉!唐推官不说话,想来也是觉得我是个蛇蝎妇人吧?”

    赵氏擦去眼角落下的眼泪,惨然一笑。

    唐欢张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最后只好转移话题道:“我看秦姨娘的尸体被人动过,腐烂程度不是很高,这并不符合常理,是用了什么宝物吗?”

    赵氏闻言点点头,眼眶微红道:“是府上本就有一颗可保尸体不腐的宝珠,这不是想着秦姨娘案件未结,只好拿来给她用上了。”

    唐欢拧眉,她就说,这明显不符合常理。中毒后的尸体,要比正常死亡的尸体腐化的更快,是因为毒素会腐蚀各项器官,加速溶解肌肉组织。

    “这是丞相大人的安排还是夫人的安排呢?”

    赵氏疑惑的看向她,似乎她为何要这样问。

    “是我私自做主安排的。这颗珠子本是为了老夫人百年之后准备的,我若是经过老爷,必定会让老夫人知道。我想着给她用用,等下葬的时候载取回来。”

    唐欢点头,没有多说。

    她伸出带好蚕丝手套的手摸索着尸身,敲打着有些臌胀的腹部,倾听着里面的声音。

    查验了一个时辰,在赵氏有些不耐烦的神情下方才走到门口。

    “处理了。”

    手套丢给元迎,目光看向一旁紧张的赵氏,两人并肩站着。

    “唐推官是要走了吗?可查出什么线索?”

    赵氏敛去情绪,焦急的询问。

    “大夫人在此盯着我,又这般焦急的询问,是怕我查出什么吗?”

    唐欢似笑非笑的看她,带着漫不经心的打探。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88537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