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大理寺来了个女推官 > 第五十二章:完了

第五十二章:完了

    七婶有些讪讪,心中忐忑不安,这唐姑娘刚才看着就是一个小姑娘,这一个不笑怎么看起来那么吓人呢?

    就好像他们见到县太爷的时候一样。

    “七婶多虑了。”

    唐欢淡淡的说道,面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神情。

    她没想到真实情况与卷宗竟然有这么大的出入。

    卷宗在来的路上她已经翻阅过,当时就觉得有些蹊跷。

    卷宗上的案情大致是这样写的,罗家俊,十八岁,东陵县小罗庄人氏,盛贞四十九年乡试一等禀生,乡试排名第五,出身寒门,也算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少年,且前途无量。

    半个月前,罗家俊与同窗应酬,一夜未归。家中人想着是在县城中留宿了,谁知第二日村中人去村子里湖边凿冰打水,却发现他未着寸缕,漂浮在冰层下,一张脸上还带着微笑,旁边不远处便是他的衣服。

    罗家俊家中并不是很富裕,父亲早逝只留下一个寡母,每日里做好几份工供他读书,是他母亲一直以来的活下去的骄傲和动力。

    罗九娘口中的林大哥和林小妹分别叫林伯山和林青玉。

    林青玉与罗家俊私相授受,因为了情郎不被自家哥哥压下去,偷了林伯山的书籍注释给罗家俊,甚至在乡试前给林伯山下药,企图阻止他前去考试。谁知道,林伯山强撑着考了下来,身体也变得虚弱起来,心虚的林青玉怕被自家爹娘责怪,将一切责任推给罗家俊。

    甚至跑到罗家俊家中与九婶发生争吵,以图能够改善自己的名声。

    谁知道,林伯山得知自家小妹清誉受损,心中不忿,在罗家俊醉酒后在家门口胡搅蛮缠后将他半夜丢入湖中,令其活生生冻死。

    证人都是小罗庄的人,有人亲眼见到罗家俊那天晚上在林家门口闹腾,且与林青玉一家发生争吵,以及手脚冲突。

    至于罗家俊怎么跑到湖里的,就没人知道了。

    如果罗家俊真如罗九娘说的那样是一个自私自利的读书人,那么卷宗上很多地方就都是疑点了?

    林青玉已经去罗家俊家中闹过,按照罗家俊的为人,他很有可能心中认定林青玉坏了她的名声,怀恨在心,估计心里一直在暗暗算计着,想找机会毁了林青玉。

    “唉!姑娘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吧!”

    七婶忐忑之后,看唐欢一直不说话,面上不由得带出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气势,仰着头,咬着牙开口。

    “这一夜叨扰你们了,如今路上也算暖和了,我们就不在此耽搁了。”

    唐欢反而笑着准备告辞,她想得到的消息得到的也差不多了,其他的再问就显得有些过了。

    既然她来就是查这件案子的,自然有的是机会详查。

    “啊!不打扰不打扰!”

    七婶乍惊还喜,暗暗送了一口气,走了好!走了好啊!

    “这是我家姑娘的一点心意,还请七婶不要嫌弃太少。”

    白果笑着上前,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里面是两个银锭,大概有二十两的样子。

    “出门在外难免有不方便的时候,姑娘太客气了。”

    七婶急忙推辞,只要唐欢立刻离开,就是对他们一家最好的,钱不钱的都行。

    “这不过是谢礼,七婶也是个敞亮的人,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家姑娘身份不一般,这些银钱呢一方面是感激你们收留,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买断你们与我家姑娘见过面的这份情谊,日后莫要仗着收留我家姑娘的恩情前来图报。”

    唐欢在说要离开的时候就已经行了一礼,抬脚向外走去了,承禾也已经套好了马车等在门口,元迎紧跟着,白果善后。

    至于他们拿来的东西,白果只需要将茶具和珍贵的东西收一下就可以了,承禾在唐欢与罗九娘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抱出去了。

    “姑娘放心!”

    七婶没想到这些银子还有这样的说法,以前也不是没有收留过赶夜路的人,都会留下银子,倒是第一次听到是这个原因。

    看来,这些达官贵人的道道真不是他们这些农户人家能够明白的!

    白果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上了马车,就在承禾刚要走的时候,村长诚惶诚恐的带着一队官差跑来。

    “可是唐推官的马车?”

    卫乐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样好,赶到的第一个村庄就看到了承禾。

    因着平日里跟着自家公子,对唐欢手下人熟悉的很。

    “卫乐统领怎么来了?”

    唐欢掀开车帘,诧异的开口询问,看卫乐一副风尘仆仆的着急模样,似乎找了她很久。

    “哎呦,我的姑奶奶啊!我可是找到你了。再找不到你,我家公子知道了,非得打断我狗腿不行。”

    卫乐高兴的将平日的话痨属性都打开了,说完之后,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胥少卿派你来的?”

    唐欢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心中那暗暗的喜悦从何而来,却又觉得不该欢喜,一时之间竟只剩下满腹的酸涩。

    “回推官。胥少卿担忧你人手不够,特命我前来听从吩咐。”

    卫乐拱手恭敬的回答,面上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被掩埋下。

    “你这是从东陵县来的?可见到赵县令了?”

    唐欢点点头,看向他来的方向,以及身后与他们穿着打扮不同的衙役,想来他们一行人是从东陵县来的。

    “是的。属下到了县衙得知推官未到,且没有任何消息传到,不免有些担忧,请赵县令派人随我一同寻找。”

    卫乐事无巨细的回答。

    两人一问一答之间,罗七叔一家面色煞白的站在门口,特别是罗七叔,他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

    东陵县也属于雍都的范畴,小罗庄的人时常会接待到一些官员,作为村长,罗七叔很清楚,被称为的少卿的只有大理寺的官员。

    大理寺卿下有少卿,推官以及一系列官员。

    而且他还知道,整个大雍朝只有一位女推官,就是刑部侍郎的千金。

    这么想来,昨日她们说的话就是一个对外的说法,她们一行人是冲着罗家俊的案子来的。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alisilailegenvtuiguan/290085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