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独宠天价小娇妻 > 第二四五章 冤家路窄

第二四五章 冤家路窄

    她顿时明白了,今天就是给她准备的,杜子腾说的急,她来的也急,根本不知道要演什么角色,更不知道整个剧本的剧情是什么,台词也从未读过。

    这样的情况下,让她忽然背下整整三页的台词,还要在镜头面前展现出演技,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这么多……”

    安晓染知道自己的能力,如果仅仅是一页台词,她或许还有可能在一个小时内背完,现在是足足三页。在剧本里,她是一个学生代表,要对台下的学生们慷慨陈词,用自己的行动说服大家配合她,完成学生运动。

    这台词里面涉及到了许多学术用语,还有一些她看不懂的俄语词汇,仅仅是想要研读明白就需要一个小时,更别说还要在这个时间里化妆……

    欧阳兰兰对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就慢慢看吧,一会儿,就看你的表演喽。”

    杜子腾赶到现场时,安晓染正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看剧本,眉头紧锁的模样,好像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他走过去,站在安晓染的面前,安晓染都没有发觉。

    “小染染,你看起来好敬业呀。”

    安晓染抬头,有些哀怨地看着杜子腾:“都是因为谁?”

    看出了安晓染的不对,杜子腾说:“怎么了,不喜欢在这里拍戏吗?”

    安晓染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嫌弃助理弄的茶水太烫的欧阳兰兰:“冤家路窄。”

    杜子腾这才发现,被安晓染替了代言人职务的欧阳兰兰也在,竟然还是这部戏的女主角。

    “表哥搞什么鬼,我去和他说!”

    “哎!”安晓染扯住杜子腾的衣角,让他不要去:“算了,既然都来了,就把事情做好就行了。”

    杜子腾瞄了一眼安晓染的剧本,上面属于她的台词,都被她用荧光笔标记了起来。让杜子腾眼晕的是,她竟然把整页剧本全都给标记了。

    这些都是你要背的?

    杜子腾瞧着那密密麻麻的小字,光是看着密集恐惧症就犯了。

    安晓染摇头,把后面两页纸全部给杜子腾看:“是三页。”

    “哇塞,小染染,就算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也不可能一下子背完这么多吧。”

    安晓染拿着剧本,生无可恋:“我是超人,没得感情。”

    这是最近比较流行的网络用语,杜子腾唇角轻勾:“也就是你,还能开玩笑。”

    “好了好了,我要背台词了,你去找别人玩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头都要大了。”

    多和杜子腾说一句,她就少几秒钟背台词的机会。现在的她,恨不得把一秒掰成两秒的时间用。

    杜子腾立刻做了噤声的动作,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当然他不是真的离开,而是去找了导演。

    导演见到是杜子腾,立刻眉开眼笑:“这不是杜公子吗,今儿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儿转转?”

    “你给安晓染安排了那么多台词?”

    导演说:“是编剧,安小姐要饰演一个卧底,为了能够稳定人心,让大家去送死,只能说得透彻,这样才符合剧情嘛。”

    “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有必要让她立刻就背出来吧。她在这之前没看到过剧本,又没有读过,那么多场戏,非得挑这场演?你给我背背,你试试!”

    导演当然知道杜子腾说的有道理,可是欧阳兰兰那边,他也不能不照顾,便说:“这都是剧组的安排,总不能只挑着剧情走向一点点地拍下去吧。能用一个场景的戏,就都放在一起拍,事后剪辑一下就行了。要不然,一部电影得拍一年,什么时候才能上映啊。”

    “导演,我发现你这张嘴是越来越能说会道了啊。既然那么多场戏都可以在这个场景里拍,为什么非得马上拍这一场!”

    “这……”

    导演顿时无语了。

    杜子腾点头:“我明白了,你怕得罪人是吧,好,我帮你来说。”

    杜子腾走到一边,给高翔打了电话,他对自家表哥可没有对导演这般客气了。

    “老子给你找的人,当初也是你哭哭啼啼过来求我的。人家现在胳膊上还有伤,能过来帮你拍戏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你别得寸进尺!”

    电话那边,自然是得到了高翔的一阵赔笑。

    于是,安晓染今天这一劫,总算是躲了过去。

    她看杜子腾的目光都充满了崇拜:“杜子腾,我现在发现你真是又高又帅,特别好看。”

    杜子腾被安晓染夸得一愣:“现在发现?那之前呢?在你心中,我之前就不高不帅不好看了?”

    安晓染想了想,然后诚实地点了点头。

    杜子腾有心想掐她,看在她二话不说来拍戏的份上,还是忍了。

    安晓染的戏被安排在一个星期之后,今天,大多是欧阳兰兰的戏份。欧阳兰兰双臂交叠冷笑道:“想不到你还真有男人缘呢,连杜子腾那样的花花公子都来替你说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杜子腾和顾琛是好朋友呢。你这边和顾琛暧昧不清,那边又抓着杜子腾,什么意思啊,顾琛知道你这么做吗?”

    安晓染懒得搭理她:“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想的龌龊的,也只有龌龊的人,遇到事情才会往龌龊的方向去思考。”

    “呵,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今天算你有后台躲过一劫,但并不带表你以后都不会出错。现在的狗仔,可都是每天盯着剧组来看的。你拍了什么戏,怎么拍的戏,几条过的,被谁批评了,都是狗仔们强有力的报道。”

    欧阳兰兰看了看不远处靠在车前打电话的杜子腾说:“不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看到你和杜公子的新闻呢。”

    “欧阳兰兰,你怎么这么无聊。”安晓染冷声说:“你想做的事,邵蓓媛都替你做过一回了。她如今是个什么下场,你也想像她一样吗?我奉劝你,还是好自为之把。人家是邵南城的妹妹,家底殷实,就算身败名裂,也能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你呢?你有什么?”

    “威胁我,你当我欧阳兰兰是吃素的吗?”

    “不是威胁,是敬告。现如今我的任何身份,都足够让你喝一壶的了。我连邵蓓媛都不怕,还会怕你这个小明星吗?”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uchongtianjiaxiaojiaoqi/10160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