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独宠天价小娇妻 > 第二五零章 夜里等她

第二五零章 夜里等她

    安晓染出色的发挥,让所有人看到了她的能力。导演和杜子腾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停止拍摄。

    欧阳兰兰不干了:“为什么停止拍摄!”

    导演为难地看向杜子腾,理由很简单,当然是想要更换女主角,但是,高翔那边,还需要杜子腾亲自去说。

    杜子腾明白导演是想撇清责任,这件事对安晓染有利,他也不怕浪费唇舌。

    “欧阳小姐是在明知故问吗?你刚刚的表现不太适合女主角的角色,所以我们打算重新选角,不过你放心,这部电影的发布会很低调,没有几家媒体知道你演女主角,就算换了新角色,也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你是谁啊,凭什么管我们公司的事情。这部电影是公司出资拍摄的,公司任命我做女主角,和你有什么关系!”欧阳兰兰气急了,也顾不得杜子腾和总裁高翔的关系,大声说道:“安晓染不过就是来替补的,女二号的角色,也是搜为她争取的,你想借着你杜家公子的身份,就让她当女主角,未免太霸道了吧。公司里没天理了?”

    “欧阳小姐,刚刚发生的一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仗着公司对你的优待,已经作威作福整个下午了。安晓染是我请来友情出演的,她现在名气正盛,若做了电影的女二号,对电影也是一种宣传,所以你们总裁提出来让我去请,我才同意的。你既然知道电影宣传是为了你,就该对我存着感激,我没让你谢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却反过来污蔑我,这我就不大开心了。”

    杜子腾的话,让所有人都为欧阳兰兰捏了一把汗。且不说他和高翔的亲属关系,就说他在公司里的股份,也足够决定这部电影由谁来拍了。

    欧阳兰兰对杜子腾不毕恭毕敬也就算了,还当众指责他徇私,杜子腾一向是嚣张惯了的人,怎么可能受这份委屈呢。

    欧阳兰兰的助理在一旁心惊胆战:“兰兰,好了你别说了,我们还是等公司的消息吧。今天就这样吧,您不是还有饭局吗?我们现在去刚好来得及。”

    “去什么去!我不去!我就是要听一听,他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我是公司一手培养出来的,他说换人就换人……”

    助理又被欧阳兰兰推翻在地。

    在场为数不多还有些同情欧阳兰兰的人,此刻也对她没有任何怜悯了。

    欧阳兰兰跋扈,整个公司上下皆知,无奈她的样貌甜美,附和现下流量明星的气质,所以公司重点栽培,他们就算受不老她的脾气,也只能忍耐。

    现在,公司花大价钱培养的明星,竟然被从没有经过培训的安晓染吊打,似乎公司的资源都被无情地浪费了,他们越看欧阳兰兰,越觉得不顺眼。

    “杜子腾算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安晓染担心事态闹大,适时开口。

    没想到,这反而激起了欧阳兰兰更大的怒气。

    “安晓染,你在那里装什么好人!我告诉你,女一号是我的,你不可能抢走!你今天是有备而来的吧,就是想让我出丑。看来你的手段很高明啊,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你现在高兴的话,那就太早了。我欧阳兰兰和别人不一样,我不是邵蓓媛,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你今天对我做的,我一定会让你偿还回来的!”

    “欧阳兰兰你疯了吧。”

    安晓染对她的脑回路清奇真的是叹为观止,明明她是在帮她,怎么在欧阳兰兰那里就成了特地的炫耀了呢。

    “你想做什么那就做吧,我不会怕你。本来我还不打算拍摄这部电影的,现在我还偏要拍了。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我偏要天天来片场恶心你。”

    “你……”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还要感谢你的推荐,让我觉得其实拍电影和设计东西一样有趣,我决定进组了。”

    安晓染故意气欧阳兰兰,双臂交叠说道。

    导演那边倒是激动不已:“真的吗?太好了,有了安小姐,这部电影一定会拿下不错的票房的。”

    欧阳兰兰看看导演,看看安晓染和杜子腾,再看看周围的人,显然,他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她跺了下脚,知道此处再也没有待下去的意义了,就气呼呼地走掉了。

    上了车,杜子腾歉意地说:“对不起小染染,我不知道这是那个女人的伎俩,我听我表哥说,还以为是一个很不错的机会,想着你可以来试试……”

    他知道,这次是被欧阳兰兰和表哥给耍了,他们利用安晓染对他的信任,把安晓染弄到片场来,就是为了方便羞辱她。

    只是他们低估了安晓染的实力,安晓染的演技远在欧阳兰兰之上,这才没有被欺负。

    杜子腾后怕,万一安晓染表现有一点点不佳,或者他今天有事没有来到现场,那么安晓染该会被欧阳兰兰欺负得多惨。

    “你也是好心,我知道的。”安晓染说。

    “都怪高翔,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帮你争取到女主角的位置。导演都那么看好你,我就不信他能为了一个小演员和我作对。”

    “算了吧。”安晓染笑了笑:“我刚刚那是故意气欧阳兰兰的,并没有真的想拍戏。我妈妈刚刚恢复了一些,我现在只想抽出更多的时间照顾她。当初答应你,也是因为知道这边实在缺人手。现在看看,应该都是欧阳兰兰的恶作剧,既然这样,我就不进组了。”

    “可是你真的很适合做演员,你不知道,刚才那一场戏,你拍得多好。导演都夸你有天赋呢!”杜子腾急切地说。

    “事有轻重缓急嘛,欧阳兰兰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去对付。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妈妈,其他的,以后我也会争取的。”

    安晓染这样说,杜子腾也只能作罢。

    “那好吧,还是妈妈的事重要一些。”杜子腾有些失落。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失落什么,可知道安晓染不会时常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就有些难过。

    回到顾琛的别墅,已经是深夜了。

    杜子腾亲自为安晓染打开车门,再次跟安晓染道了歉。

    安晓染笑嘻嘻地说,下次需要帮忙还找她。

    杜子腾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顾琛的车子也停在别墅前,就说明他已经回家了,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这个时间,顾琛的视讯会议也应该结束了。安晓染蹑手蹑脚,生怕打扰到顾琛和顾森休息。

    “这么晚还回来,为什么不在剧组的酒店住?”

    一阵低沉的声音在暗夜中显得格外刺耳,安晓染被吓得一个激灵,回头才发现,顾琛正坐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毯子。

    偌大的大厅里,只有一个小夜灯,看起来很是昏暗。如果顾琛不说话,她还真的看不到他的存在。

    “你怎么睡这儿了啊。”

    顾琛揉了揉惺忪的眉心:“桌子上有面,吃点。”

    安晓染走到桌子前,发现上面正用保温壶装着一碗热汤面,面上面还有一个煎蛋,可以看出,煎蛋本来的样子是半熟的,可是被捂在保温壶里,就变成了全熟。

    他做的面有股特殊的味道,安晓染一打开面,就闻出是他做的了。

    “你睡在客厅里,该不会就是为了提醒我,你给我煮了一碗面吧。”

    顾琛走过来,把面倒进小碗里:“啰嗦,快点吃!”

    他接到杜子腾的电话,知道安晓染会回来,算了算时间,应该是不会吃晚饭的,就这么做了。

    当然,还被顾森狠狠地鄙视了一把。

    安晓染立刻规规矩矩地坐下来,等顾琛把面端到她的面前,安晓染忍不住直接抱住了他的腰。

    “爱你喔。”

    顾琛的身子顿时僵住了。感觉自己一下子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低头,昏暗的灯光下,她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水汪汪的很是可爱。一股暖流在他的血液中游走着,那股被冰封起来的情感,似乎又开始不受控制了起来。

    “我问你,你经常去明明的孤儿院吗?”

    安晓染不知道顾琛为什么忽然问这个,眨了眨眼睛说:“当然,明明和我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不过最近妈妈手术,我有一个星期没去看他了,怎么了?”

    “我说的不是现在,是过去。阿姨说……她说你……说你经常去孤儿院看朋友……”

    安晓染迫不及待地吃起面来,边吃边说:“对啊,有一段时间是常去来着,第一次和班集体一同去的,认识了朋友,就经常会去看他。唔,顾琛,你的面做的真的太好吃啦!”

    顾琛坐下来,语气略显急促:“然后呢,你的朋友,他叫什么名字?”

    “你问这个干嘛啊。”

    顾琛捏了捏手指:“没什么……就是比较好奇。”

    安晓染吸了一口面,含着筷子说:“我把他当成朋友,他可能只是把我当成一个陌生人而已,根本就不记得我了。要么,也不会不告而别……当时,我确实因为这件事,伤心了好久……”

    “他叫什么?”

    安晓染随意地说出了那个孩子的名字‘小皓’,然后顾琛直接把安晓染搂在了怀中。

    多年以后,当顾琛再与安晓染回忆起此刻时,他只用了两个字——‘释然’。

    “哇哇顾琛你干什么啊!”

    安晓染被顾琛紧紧地抱着,都快喘不过起来。她的筷子都蹭在了顾琛的肩膀上,沾染上了汤水,他也丝毫不介意。

    “别动,让我抱会儿!”顾琛命令道。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uchongtianjiaxiaojiaoqi/101931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