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独宠天价小娇妻 > 第一二四章 他的道歉

第一二四章 他的道歉

    深夜,顾琛辗转反侧。他有些懊恼,自己会对安晓染说出那样的话,可她的一句‘各取所需’,也的确是让他不舒服了一整个晚上。

    这个可恶的女人,陆行川一句话,她就开始质疑他了,陆行川在她那里的地位就那么高吗?她把他当成什么了!

    他推开安晓染的房门,却发现她根本就没回来。这个女人是在赌气吗?竟然连家都不回了,脾气渐长啊……

    顾琛心里很气,安晓染的态度简直臭到可以,好像她那晚被人拍到,是因为他似的。

    开发区的项目被搁置,原本谈好的几个合作商,都不约而同地暂停施工,决定观望。他每天都在焦头烂额地处理烂摊子,她却趁着他不注意,又和陆行川私会。

    她这么作,他还不能说她几句了?

    可是一想到外面不太平,如果安晓染一不小心被记者缠住,可能会更麻烦,顾琛只能穿上衣服,顶着满头的星星,开车回公司去找她。

    珍妮一点都不吝啬对安晓染的折磨,不过,在整理文件的过程中,她的确学到了许多关于设计的知识。安晓染发现,T&G内部的确是卧虎藏龙,有好几个首席设计师,他们的功底都已经在国际水平的前列上了。也难怪,顾琛的理念会赶上审美的潮流,一进驻国内,就得到了人们的认可。

    安晓染的头还在阵阵发晕,走到茶水间,给自己冲了一些菊花茶消暑,冰凉的花茶滑到胃中,那不适的感觉稍微好上一些,可是,办公室里的闷热,还是让她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重新坐回椅子座位上,她的胸口闷得厉害。时间对准凌晨一点多,她只有不到七个小时了,哪怕身体再不舒服,她也没有时间休息了。

    她用了整整一个下午进行初筛,数据输入,可是计算却让她犯了难。

    这样庞大的工作,是需要三层核对的,也就是说,她初步整理出了数据,还需要另外两个人核对,才能确保数据的可靠性。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完成。如果一个不小心,算错了数据,那么整个报表就都要重做……

    “小染,你还没下班啊。”

    周遭都是安静的,忽然在身后出现陌生的声音,让安晓染心中一颤。

    对方看到了她的害怕,道歉道:“对不起啊,我吓到你了吧。”

    那人从黑暗中缓缓走了过来,在台灯的光晕下,安晓染的视线一阵模糊,直到他走到了安晓染的面前,她才看清楚,来人是经理张明。

    安晓染立刻站起来,“张经理。”

    “哎,坐下坐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必拘束。”张明随和地搬了个椅子坐在安晓染的旁边:“你在做什么啊,珍妮给你的工作很难吗?”

    安晓染苦笑:“是我不熟悉工作流程,所以才弄到这么晚。”

    “有哪里不懂,你可以问我啊。”说着,张明又靠近了一些。

    安晓染并没有注意到张明的刻意接近,只是歉意地说:“这怎么好意思呢,这么晚了,会耽误您下班的。”

    “说什么耽误不耽误的,我是你的领导,以后,你在设计部的业绩,也直接关系到我的。帮助每一个员工,是我的责任啊。”

    他的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眉眼中露出一抹惊讶之色。“你都做到这里了?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

    在他看来,安晓染不过就是个花瓶而已,对设计工作,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潘姐抬举她,就是看在顾琛的面子上。可是没想到,安晓染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效率竟然这么高,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如此繁琐的工作。

    “是啊,分组用了一点时间,现在已经全部整理完了,就是数据不知道该怎么核算……”

    张明一脸轻松地笑了笑:“原来是数据方面不懂啊,这很简单,我可以教你。”

    夜风很冷,深夜的T&G大厦,陷入一片漆黑。顾琛有钥匙,守门的保安正在酣睡,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开了门进了大厦。

    这个时间,电梯已经关了。顾琛就徒步爬到了十楼设计部,谁知,他刚要推开门,就见到张明和安晓染坐在一个桌子前有说有笑。张明的脸几乎要贴在安晓染的脸上了,可安晓染似乎并没有察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电脑上,连张明那赤|裸的眼神在她身上流连了半天,都没有发觉。

    顾琛心中一阵冷笑,好啊,他还担心着她的安危,不过,这女人好像混的好不错嘛。才一天的时间,就和上司搞好关系了……

    张明的血液都在喷张,要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像安晓染这样的大美女了。她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散发着自然的体香,湿润的发丝粘在她恬静白皙的侧颜上,满满的都是魅|惑。

    他总算知道了,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同时让陆行川和顾琛都深陷其中。看来传闻还是有一定真实性的,都是男人,谁会拒绝这样的尤物啊。

    张明随意地指点了一下,安晓染就认真地工作起来。他故意张开手臂,手随意地搭在她的椅背上。这样的姿势,就和抱住她没什么两样。张明的目光下移,刚想从她的领口向里看,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轻咳。

    张明吓得一激灵,赶忙收回手。待看清楚桌子对面站着的人时,他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顾,顾总……”

    顾琛冷冷地看着他,他想做什么,他看得清清楚楚。张明是从欧洲带过来的,仗着资历老,没少做小动作。顾琛没有动他,也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不想驳了他的面子,拆他的暗子。

    可似乎,这个张明并没有老爷子想的那么精明,不仅业务上不行,现在还胆子大到,连他的女人都敢动!

    顾琛那冰冷的目光,让张明浑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

    他不知道顾琛和安晓染具体是什么关系,可单看顾琛能大半夜不睡觉,过来找安晓染,就足以见得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张明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赶忙机灵地为他让开位置。

    “张经理很敬业啊,这个时间不回家,还在教导员工。”

    顾琛着重强调了‘教导’两个字,这让张明的脸上越发惨白了。段秘书说,设计部都在为难安晓染,看来,这话不假。安晓染很聪明,如果不是堆积成山的任务完不成,她绝对不会到现在还在工作。这个张明,仗着自己经理的身份,刁难安晓染不说,竟然还敢做出潜规则下属的事情……

    张明吞了下口水,战战兢兢地说道:“我也是在忙着开发区室内设计的事情,没想到一下子就到了这个时间,看到小染也在加班,就过来教一教。小染很聪明,一学就会,我也教完了,就先走了!”

    说完,张明也不顾顾琛是否还有话说,赶忙拿起公文包,溜之大吉了。

    安晓染不去看顾琛,继续埋头算她的数据。今天下午的事情,她还记在心上呢,她可是很记仇的。

    只是,既然在他的心里,她就是个买来的女人,又何必大半夜地回来找她呢。

    “你别误会,开完视讯会议,我发现有文件落在办公室了,所以回来拿。”

    顾琛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似的,率先解释道。

    果然,她不该有什么期待。

    安晓染‘嗯’了一声,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嗯……嗯?

    这就是她的回答?

    他大半夜不睡觉,大老远地从郊区驱车回市区找她,就换来她一个不疼不痒的‘嗯’?

    她知不知道,如果他今晚上不来,那个张明很有可能做出对她不轨的举动,到时,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办。

    他救了她,怎么还不领情呢。

    顾琛恨不得转身就走,可是,看到她旁边堆成山的文件,终于是不忍,坐在了她的旁边。

    “到底是什么活,这个时间都完不成?”

    安晓染懒得和他解释:“就是一些数据。”

    顾琛第二次吃瘪,他的耐心马上就要到了极限。

    “脑子不好用,就别揽大活。”

    安晓染又累又虚,实在不想和他斗嘴,“你不是回来拿文件的吗,没有别的事,就先回去吧。”

    顾琛的嘴角一抽一抽的。安晓染,这是在给他下逐客令吗?

    这个女人似乎忘了,整个公司都是她的,他能坐在她身边陪她,已经是她无上的荣幸了,不感激涕零,还给他甩脸子!

    “安晓染,你有病吧。我到底怎么你了,不就是不让你和陆行川在一起吗,你至于这么阴阳怪气的吗。”

    绯闻传的这么凶,他们保持距离不是应该的吗?难道还要让记者们拍到她和陆行川抱在一起,再杜撰出更大的花边,说她唆使陆行川和高家决裂,这才开心?

    见安晓染还是在电脑前忙碌着,根本不为所动,顾琛终于忍不住了。她用力扳过安晓染,转椅在顾琛的力道下,迅速转了个圈,让安晓染面对顾琛。

    安晓染没有准备,她正聚精会神地在数据上,顾琛的这个动作,只让她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虚汗变得更加多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别不知好歹……”

    顾琛刚要开口训斥她,在看到她惨白的脸色时,他眉心一皱,难听的话都咽了回去。

    “你怎么了?”

    安晓染摇头,可太阳穴传来的跳痛,几乎让她睁不开眼睛。

    终于察觉出她的不对,顾琛摸上她的额头,他心中一震,她的额头滚烫,汗水多的就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她病了?

    病了,还逞什么能!

    “安晓染,起来,我们去医院!”

    “我不去!”安晓染闭眼待一会儿,觉得自己好些了。“我的数据还没有做完,明天就要交的。”

    “什么数据能有你身体重要!”顾琛关了电脑屏幕:“把活给别人,你不许再做了!”

    安晓染慌忙重新打开屏幕,把数据保存了才松了口气。她急了:“你能不能不要总左右我的生活,这是我的工作,是我必须完成的任务。”

    “可是你现在病了……”

    “我吃过药了,已经没事了。”

    “安晓染!”顾琛低吼:“我跟你说过无数次了,做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话!我是你的老板,我现在命令你,不许再做了!”

    安晓染一阵无奈,她没有力气和顾琛争辩,也不想和他发生冲突。

    “顾琛,也许在你眼中,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任务。我不想让他们认为,我是仗着和你的关系,才坐上这个位置的。我有实力,我需要证明自己,这就是证明我自己的机会。”

    顾琛耐着性子,“他们在整你,你不知道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没有必要计较。”

    安晓染敲击键盘的手微顿:“我知道……”

    “那你还要继续?”

    她转过头来,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坚定和自信,只是那眼底的乌青和满头的虚汗,暴露了她疲惫到极点的事实。

    “他们是在故意刁难我不错,可是,如果我在规定的时间完成了,就肯定会让他们刮目相看的不是吗。”

    顾琛叹了口气,“你这是什么歪理邪说。”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顾琛被噎得够呛,他不懂?这世上,还有他不懂的事吗?

    他再次捉住安晓染的肩膀,让她面对自己。

    “这样好不好,我们先去医院,去看医生,确认你没事,我们再回来。我开车的技术你是知道的,我向你保证,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这样总行吧。”

    顾琛的话,让安晓染有些心动。

    “没有一个好身体,你再野心勃勃地想要证明自己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要潘姐去病房里教你怎么设计吗?设计部不养闲人,你总是请假,会给别人留下很不好的印象,你的工作做得再好,也抵不住他们对你产生的偏见,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下,顾琛彻底说服了她。安晓染的确感到很不舒服,明天还有一整天要应对,用这样的身体,肯定会吃不消的。

    “那好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uchongtianjiaxiaojiaoqi/90240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