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独宠天价小娇妻 > 第一七一章 发现疤痕

第一七一章 发现疤痕

    安晓染下意识地护住明明,明明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安晓染生怕旁人善意的接近会给明明造成不舒服的感觉。

    明明的身体明显紧张了起来,小小的肩膀绷成了一条直线,他一手攥着冰淇淋,一手捏着画板,不说要,也不说不要。

    那个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明明的不同,他看了看安晓染,又笑着从手中挑了一个气球,递到了明明的面前。

    “这样好不好,叔叔送给你一个小熊维尼,让妈妈帮你绑在手腕上。”

    “这怎么好意思呢。”安晓染赶忙拿钱。

    工作人员笑了笑:“我说了送就不会收钱的,我也是看着这个孩子很可爱。我的女儿……也是这样……”

    他刻意隐晦地表达,也照看了明明的情绪,把气球塞到安晓染的手里,他又继续向前吆喝去了。

    明明低着头,安晓染给他系上气球,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

    “明明你看,这个气球多可爱啊。是叔叔看明明是个聪明的小朋友,所以就送给明明了。以后再有这种情况,明明应该对别人说谢谢。谢谢他们的照顾和友善。”

    明明紧张得不行,连说话都不会了,更别提跟工作人员说谢谢了。冰激凌长久没吃,都化在了他的手里,安晓染赶忙拿出纸巾,给他擦拭。

    然而,就在她擦掉明明手上的黏腻后,竟发现明明的手心里都是伤痕。有的伤疤是圆形的,有的则是条状的。圆的像是烟疤,而那个条状的,更像是刀之类的利器刺伤的。

    “你这是……”

    安晓染胸口起伏,这绝对不可能是小孩子自己弄伤的,刀子的伤痕也就罢了,可以解释说是他们再美工课上用美工刀不小心割伤的,可是,这烟疤呢?

    明明从小就长在孤儿院里,也没有离开过孤儿院,他接触到的能用烟的人,只有孤儿院内部的工作人员或者老师。

    “怎么弄得,明明,你手上的伤是谁给你弄得?!”

    不论安晓染怎么逼问,明明都只是低着头,不置一言。

    安晓染心急,掀开明明的衣服,想要检查他身上是否有其他的伤痕,明明却如受惊的小鸟一般,尖叫了一声,向人群中跑去。

    还好安晓染跟上了,跑到动物园区,安晓染就把明明抓住了。明明就像是不认识安晓染一般,拼命地拍打她,安晓染想抱住明明,可明明根本不听她的,反抗得更加激烈了。

    明明的尖叫声引来了园区工作人员和安保的注意,他们把明明和安晓染分开。

    “这是怎么回事,你想对这个小朋友做什么?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你是他的家长吗?”安保厉声问安晓染。

    “我不是他的妈妈,但我认识这个孩子,他是我从……”

    “你不是他的妈妈拉他干嘛!”

    安保立刻把明明拽到自己的身后,同时对着对讲机汇报了这里的情况。

    “对不起女士,如果您不能拿出您和这个孩子的关系证明,那么我们就要请您去安保室坐一下了。”

    “我……”安晓染百口莫辩,她和明明的确没有血缘关系,但她确实是明明此刻的监护人啊。

    她耐着性子蹲下来:“明明,我是小染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说服了院长,带你出来玩的,你和安保叔叔说,我是小染姐姐,你最喜欢的小染姐姐啊。”

    然而,不论安晓染怎么温柔,明明都像是见到一个陌生人一般,一个劲儿地往后躲。

    明明的回应,让安保更加怀疑安晓染的身份了:“女士,请你不要再接近了,否则,我们就要采取强制措施了!”

    安晓染真是欲哭无泪啊,明明怎么在这个时候不认识她了,现在不仅仅是那些工作人员,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倒卖孩子的坏人了。

    没有办法,安晓染只能暂时跟着工作人员去保安室登记,安保人员对安晓染说,如果再不能拿出有效的证据证明她监护人的身份,他们就要报警了。

    安晓染不想给院长打电话,孤儿院距离这里远不说,院长年纪大了,这样只会让她担心。

    好在顾琛及时赶到了,他简单了解了这里的情况,并拿出他的身份证明和他们说明情况。工作人员一看他是T&G的总裁顾琛,没有和明明关系的证据,怀疑也都顿时没有了。

    顾琛的名字,在C市如雷贯耳,大家都知道这位年轻有为的总裁,即将带动C市开发区的经济发展,这样一个优秀的企业家,肯定不会做出拐卖小孩子的事情的。

    有顾琛在,安晓染并不担心他们会不会被怀疑,她担忧地看向明明,她最怕的是,明明因为她的不小心,加重了病情。

    那手上的伤疤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她想要查看明明身上的伤势,会引起他这样强烈的反抗。

    明明,到底经历过什么……

    他始终低着头,旁人都说了什么,都做了什么,他一点都不在乎。分明刚才还能和外界稍稍交流一些,可是现在,他好像完全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就像安晓染第一次见他时那样。

    顾琛在工作人员尊敬和崇拜的目光中走了过来,蹲下身,他摸了摸明明的头,然后对安晓染说:“可以了,我们走吧。”

    安晓染满面歉意:“顾琛,都是因为我,我本来想带明明出来散心的,结果闹成这个样子。”

    顾琛用同样怜爱的姿势,摸了摸她的脑袋:“走吧。”

    温柔的两个字,顿时让安晓染慌乱的心,有了着落。

    顾琛一向冷傲的,在媒体的面前也不苟言笑,现在忽然对眼前这个女人这样温柔,这不禁让大家多看了安晓染几眼。有些眼尖的,低声说着安晓染眼熟,可具体是谁,他们一时间都想不起来。

    明明的状况,不适合再继续玩了,顾琛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带着明明去人最少的草坪上,坐了下来。

    顾琛坐在明明和安晓染中间,低着头,耐心地和明明说话,明明虽然还没有抬起头,但总算没有那么抗拒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duchongtianjiaxiaojiaoqi/97098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