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凤涅殃 > 第七十五章 得君伴

第七十五章 得君伴

    不日,皇榜下诏,封四皇子梁凨璿为和亲王,封地边疆,并赏赐京中宅邸、商铺若干。

    此时,梁凨璿已搬离皇宫,入住宣亲王府。

    每日,小二月往返商铺,打石榴巷子过,总要抬头看看,星月楼某扇窗口。时不时的,无论清晨、傍晚,她都能撞上一双深邃的黑瞳。小二月匆匆低头,嘴角含笑。

    可见,梁凨璿与西虹之间好似并未生出隔阂。说不定,这样相处下去,西虹早晚还是能得偿所愿。

    一日,小二月又到星月楼,梁凨璿不在,她指名要了梁凨璿那个包间和西虹作陪。

    寒暄几句后,小二月又主动提起,“姐姐可想好了,是否要妹妹帮忙?”

    西虹淡笑答道:“蒙二月小姐不嫌,西虹自知身份低微,枉是赎身出去,也无处为家。小姐无需再为奴家多虑。秦妈妈答应过我,待时候到了,自会放我出去,寻处僻静乡村养老安生。”西虹说着,目光里头透露出了某种哀凄又甘愿的坚毅。

    小二月恍然大悟,脱口问道:“值得吗?”

    西虹不懂,疑问看她。

    小二月戳穿道:“你明知他心不在你,还要为了能多陪在他身边,哪怕只能等年华老去,落寞独终?”

    西虹诧异极了,以为自己这心思藏得深,不会叫他人看穿了去。梁凨璿都没看出来的,小二月却竟看出来了。

    是啊,西虹放弃了这大好机会,拒绝了梁凨璿为她赎身,也不求小二月帮她。若是旁个女子,早就欢欣答应。只有她傻,明知得不到回报,还是决定以青楼女子的身份,好歹继续留在他身边。

    “你怎么这么傻?”看西虹那目光,小二月就知道自己说中了,气急败坏地骂道。

    “嗯……”西虹摇了摇头,仿佛欢喜又仿佛愁地叹道,“妹妹还小,怕是不懂。凭我这身份,能如此留在他身边,我已不求更多。”

    “嘻嘻,姐姐终于唤我一声妹妹了。”小二月忽然笑道,决定转移话题。

    她怎么不懂?曾经,她也不求身份,只求可以留在那个男人身边,便自欢喜。哪怕她日后当真失了身份,连在他身边都再求不到,甚至是不敢求的。她也仍心心念念想的全是他,无时无刻想方设法地关注他。无数夜里,她幻想过,若是她不曾失足落下皮洛秋设置的陷阱……

    到头来,岁月终磨尽了那衷心。她夜里再无美梦,只留梦魇。得以重活一世,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傻,下定了决心,这一世再不与他有任何牵连。

    可怜的西虹,此时却正是作茧自缚,以为自己编织出了一场梦,可以活在那美好中。还不知她哪一日能梦醒,看出这一切不过是虚空。届时一切化为泡影,迟或不迟,她又会否恨极懊悔,当初不该?

    旁人却没法劝的。这会儿的西虹怕是听不进任何劝说。

    西虹笑道:“妹妹不嫌,待姐姐真心,姐姐若再扭捏,可就不识抬举了。”

    “姐姐如此,才不亏妹妹给姐姐带来这份礼。”小二月说着,贤香将手中包裹递上西虹面前。拆开看,里头竟是一件华丽成衣。

    西虹受宠若惊,当即换上,尺寸正合适。

    “这料子,姐姐穿着当真好看。我那铺子不日剪彩,姐姐可要来捧场。”

    “嗯。”西虹可也觉着这料子她穿着当真好看,只顾对镜自赏,匆匆应了小二月一声。

    只瞧着西虹眼中欢喜,小二月还是看漏了,西虹眼里的坚毅,远超她设想的大胆。

    当夜,小二月早早离去。梁凨璿却如约准时到达。

    得知错过了小二月,梁凨璿有些唏嘘。不过来日方长,小二月既然还愿意来看看西虹,他们早晚还能遇上。

    不知怎的,今日西虹使尽了浑身解数,好似悉心装点过一番,十指飞舞,谱出的曲子尽皆振奋,催得梁凨璿饮酒都快。最叫梁凨璿诧异的,西虹竟唱了一首歌,伴着那振奋又忽然有些柔和的曲调。

    “往日如烟,不争朝夕,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惺惺相惜,欢天喜地,谁给了谁勇气?纵然天高地厚,容不下我们的距离。纵然说不在乎,却又不肯放弃。得到你,失去一切,全不问,在所不惜。得君伴,走过千山万水,回首,不曾叹,来不及。往日如烟,不争朝夕,以为一生总有一知己。惺惺相惜,不弃不离,原来只有我自己。纵然天高地厚,容不下我们的距离。纵然说不在乎,却又不肯放弃。得到一切,失去你,失去了,全部勇气。往日如烟,不争朝夕,以为就这样过一辈子……”

    沙哑的嗓音吟唱柔情,仿佛有魔力。梁凨璿听着,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地。

    特意勾画成狐媚的眼轻轻一瞥,仿佛有魔力。梁凨璿看着,酒不醉人人自醉。

    “亥时到——小心火烛——”远来打更声,提醒人们夜深,却穿不透,星月阁灯火如炬,西虹歌声漫漫更摄人心。

    “得到你,失去一切,全不问,在所不惜。得君伴,走过千山万水,回首,不曾叹,来不及。往日如烟,不争朝夕,以为一生总有一知己。惺惺相惜,不离不弃,原来……”西虹唱着,离开了琴座,到得梁凨璿身畔,酒杯盈握,抬头饮,脚步忽然不稳。

    梁凨璿忙抬手去接,西虹顺势倒入他怀中,抬眼,一杯酒竟已染醉意。

    “纵然天高地厚,容不下我们的距离。纵然说不在乎,却又不肯放弃。得到一切,失去你,失去了,全部勇气……”

    西虹分明是在告白!梁凨璿又怎听不出,她唱出这首歌,是用了多大的勇气。

    “西虹……”别唱了。梁凨璿皱眉,却难以阻止。

    “公子,”西虹确实顿了一下,却继续唱,“得到你,失去一切,全不问,在所不惜!”唱罢这一句,西虹猛然抬手拉下梁凨璿头颈。

    “噔!”梁凨璿抱着西虹猛然站起,凳子跌倒滚落在地。

    “西虹。”梁凨璿眉头不展,却没有放下西虹。

    “公子。”西虹环抱梁凨璿脖颈的手不曾放下,眼里再透不出更多坚定勇气。

    梁凨璿闭眼站立,良久,再忍不住,遂了西虹的心意。

    这一夜,梁凨璿留宿星月楼,西虹也不曾退离。那房间,本就是她的。

    搜狗阅读网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fengnieyang/110247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