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锦绣嫡女 > 006说,这野男人是谁!

006说,这野男人是谁!

因为对巧言恭维地好,又加之曲无容干活勤快,嘴也是愈发地甜了,接下来的几日她虽然每日干活辛苦,但是总算是平和。

    大夫人和大小姐知道她没有被淹死,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装病也生生吓成了真病。她们三番五次地派人来探她的口风,曲无容却好像是完全不记得当夜发生的事情,一口咬定她是失足掉进水里的,绝口不提大夫人和小姐的事情。几天试探下来,柳氏和曲俏君总算是放下心来,全都以为她果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眼看着就是正月了,接连几日在官窑留宿的曲常德也要赶回来过年。柳氏一大早就吩咐了厨房准备珍馐美味,各院各房都纷纷洒扫装饰起来,准备迎接曲常德的归来。曲无容少不了又被使唤着干了不少活,夜里回到房里的时候已经是腰酸背痛地只能仰面躺在床榻上动弹不得。

    “大小姐,你在吗?”门外传来马管事鬼鬼祟祟的声音,曲无容一个激灵坐起,想到是交托马管事的事情办妥了。起身开门将马管事让进屋里,他的手里果然是叠放着三五件新制好的衣裳,他往曲无容屋子里的那唯一一张桌上一摆,对曲无容道:“大小姐,你不是说只要把二夫人吩咐我做的几件衣裳拿来,你就把那半截袖子给我吗?衣裳在这里了,你就饶了我吧。”

    马管事一边说一边猴急地搓搓手,看在曲无容眼里只觉得反胃。不过,曲无容已经想好了修理他的法子,一时也不和他计较,伸手捞起那几件衣裳揣摩了起来。

    “你……你快点儿啊,二夫人还等着我给她送过去呢。”马管事催促着。

    听说,曲常德素来喜欢二夫人穿鹅黄色,每回家宴等盛事,二夫人陪坐都是穿着鹅黄色的衣裳。

    曲无容手里托着衣裳走到床榻上,背着马管事坐了下来,口中应着:“你别急,我瞧着这几件做工繁复,我得好好瞧瞧。”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拿剪刀撩开衣裳袖子里的细线,将一张不及巴掌大小的薄薄剪纸塞了进去,然后又飞快地缝了起来。

    嘴里和马管事有一搭没一搭地搭着话,曲无容手里运针如飞,她的双手本就十分灵活,此刻更是灵巧。片刻不到的工夫,她就拿着那叠衣裳走回马管事的身边,对他道:“谢谢马管事,这衣裳的样子我记下了。”

    马管事伸手去接那衣裳,低头瞥了一眼曲无容的手,猥琐地在心里揉捏了几下,滑腻腻地让他心痒难耐。但是他现在还有把柄落在曲无容手里,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他已经打算好了,只要曲无容一将那该死的半截袖子还给他,他就一定要让曲无容心甘情愿地跪着求他。

    曲无容不着痕迹地扫了他一眼,对马管事道:“你放心,等忙完这桩事,我自然会兑现当日的诺言。眼下你还是先将这衣裳拿给二夫人吧,”

    马管事看曲无容没有反悔的意思,笑呵呵地抱着衣裳往二夫人的院子里走。曲无容看着他那短小的背影,唇角斜挑了起来:明天便是一场好戏上演,就暂且放你一马,若你还是胆敢垂涎于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利落地关门洗漱,曲无容早早歇下,明天的曲府必定是鸡飞狗跳,她需得养足了精神才好。

    果然第二日天刚发白,大夫人柳氏便遣了人到各房各院召集众人在曲府门口等候着曲常德归家。合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就那么笔直地站着,一直快到晌午时分,曲常德的马车才出现在眼前。

    大夫人柳氏和二夫人李氏飞快地迎了上去,曲俏君紧随其后,众星捧月一般将曲常德迎回府里,曲无容兴致缺缺地跟在最末尾,一直到柳氏传膳的时候,她才双眸一亮,整个人都焕发出光彩来。

    “喏,这是老爷最爱吃的八宝鹌鹑,你仔细端着。”巧言递过来一道菜肴,曲无容抢先接住了,恭恭敬敬地送到了就餐的花厅里去。

    大夫人和二夫人一左一右紧挨着曲常德坐着,看到曲无容走进来,二夫人眼尖地道:“这不是老爷最爱吃的八宝鹌鹑吗?来,放到我面前来,我替老爷布菜。”

    曲无容低顺着眉眼走过去,正要将菜碟放下的时候,忽然手里一打晃,将整盘八宝鹌鹑掀翻洒了李氏一身。李氏身上崭新的鹅黄衣裙顿时变得五颜六色,比她的脸色还要精彩,曲无容宛如受惊的鸟雀一般,立马慌手慌脚地抢到跟前给李氏擦拭,李氏恼怒至极,扬手就要挥开曲无容,推搡之间只听“呲啦”一声,李氏的衣袖就被曲无容扯下半截,一张薄薄的巴掌大的红色剪纸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曲常德看到了,忽然开口问道。

    曲无容赶忙捡起来恭敬地递了过去,曲常德接了过来,李氏自己也正奇怪,刚要凑近了去看,就被曲常德劈头盖脸地一巴掌扇了过来:“下贱女人,居然敢背着我在外面和野男人厮混!说,这个野男人是谁!”

    李氏原本就心底里有鬼,曲常德这么一吼,她吓得膝头发软,扑通一声跪下哭泣狡辩:“老爷明鉴呐,我一直在家本分守礼,哪里结识过什么陌生男子!”

    一旁的大夫人柳氏趁机接过曲常德手中的剪纸一看:巴掌大的剪纸上明明白白是个“岚”字,四周围绕着一圈相思阑干花。大梁的传统,男女相爱,女子多会亲手剪出相思阑干花赠予男子,以示思慕之意。

    岚。

    大夫人恍然大悟,指着这“岚”字对曲常德道:“老爷,我记起来了,二夫人她喜欢到喜乐班听戏,那戏班子里的台柱子好像就叫岚老板。”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jinxiudinv/70498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