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锦绣嫡女 > 190 立后受阻

190 立后受阻

    从宫里回到学士府之后,花氏便把女儿跟自己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曲孝良,听完她的话之后,曲孝良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忧儿说的倒也是个办法。”

    曲孝良心里也很明白,他跟曲无容的父女关系已经不可能得到修复了,如果曲无容真的被册封成为了皇后,那她以前的那些事情就会被有心人挖出来当做谈资,而那些事情一旦曝光在人前,他这个做父亲的不仅仅是脸上无光,而且说不定还会被沈无岸借故刁难,与其冒着丢人丢官的危险,倒不如一开始就像曲无忧说的那般,阻止曲无容成为皇后,这样说不定他还能保住自己的名声,保住他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大学士之位。

    “你想怎么做?”花氏好奇地问道。

    “既然无容已经跟我们不是一条心了,那也不能怪我这个做父亲的狠心。”曲孝良沉着脸说道,如果他失去了大学士的位置,那么整个学士府的人都跟着遭殃,而跟这么多的人相比起来,牺牲曲无容一个人还是相当划算的。

    听到他这么说,花氏便放下心来,她之前还一直担心曲孝良会顾念着父女之情不肯这么做呢,现在看来完全是她多虑了,跟一个完全与自己不亲的嫡亲女儿比起来,还是从小长在他身边的曲无忧更为重要。

    她以为曲孝良是顾念着曲无忧在宫中的艰难处境,所以才会答应按照她说的去做,其实曲孝良心里想着只有自己,只不过曲无忧的利益跟他绑在了一起,所以他才会觉得曲无忧的提议很合自己心意罢了。

    “老爷这么想就对了。”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花氏连忙出声奉承道,“那曲无容就算是当上了皇后,也不会给咱们学士府带来任何的好处,可不像是咱们的忧儿,时时刻刻都想着老爷你和学士府里的这一大家子人。”

    曲孝良没有接她的话,而是自顾自说道:“赶明儿我就去寻几位相熟的同僚商议这件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不少人都会反对这件事的。”

    他在朝中为官这么多年,对那些同僚们的脾性自然是了解一些的,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臣,他们可是从沈端朗的父亲那代开始就在朝中为官了,对于规矩礼法之事最为看重,曲无容既然之前被沈端朗封了妃子,那么在沈无岸登基之后,理应升级为太妃才对,偏偏沈无岸却要把她册封为皇后,恐怕就算没有他暗中游说,那些老臣们也会提出反对意见的,他如今要做的只不过是再多添一把柴,让这火烧得更旺一些罢了。

    香雪殿。

    对于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在暗中算计自己这件事,曲无容当然是一无所知,她现在的日子又回到了几个月之前,每天无聊地待在香雪殿里喝茶逗猫,或是听阳春和白雪说一些从别处打听来的八卦趣闻,日子清闲得不得了。

    她倒是也想找些事情去做,只不过刚刚经历过动乱的后宫一改往日勾心斗角的局面,每个人都安分守己地待在自己的宫殿里,鲜少出来惹事,再加上之前还有不少人选择了出宫开始新的生活,这就给人造成了偌大的后宫仿佛一下子被清空了的错觉,平时出门连个人影都很少见到,更不用说发生什么需要曲无容出面解决的事情了,所以她也只能每天待在香雪殿里无所事事。

    不过,还是有一件事需要她操心的,那就是沈无岸登基大典的准备工作了。只是这些事情都有内务府派专门的人负责,她要做的也只是偶尔询问一下进度,或者内务府的总管拿不定主意来请示的时候做出决定,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她依旧还是很清闲的。

    “王妃,每天这么待着好无聊啊!”在经过最初进宫的激动和好奇之后,阳春和白雪两个丫头终于开始觉得无聊了。

    这跟当初金玉和良缘的情况差不多,虽然她们平时能离开睿王府的机会也并不算多,但总归还是有的,可是自从上次跟着曲无容一起进了宫之后,她们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这种跟坐监牢差不多的感觉让两个丫头非常的不适应。

    “你们两个还好啦,平时还有些事情要,无聊的时间也少一些。”听到两个丫头的抱怨,曲无容没好气地说道,“我才真的是整天无所事事呢!”

    其实沈无岸也曾邀请她到御书房帮着自己一起处理政事,不过她吸取了前世的教训,不愿意太过干预朝政,所以就婉拒了沈无岸的这个提议。

    听到她的话,阳春和白雪对视了一眼,提议道:“要不然,咱们出宫去吧?”

    “出宫还不是早晚都要回来?”这个想法也曾经在曲无容的脑海中闪现过,只是很快便被她否决了,毕竟她们以后还要长期地生活在这宫中,与其想着出宫这样不现实的事情,倒不如尽快适应宫里的生活还更好一些。

    她这么说也是事实,阳春和白雪听到立马就蔫了下来,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突然阳春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问道:“金玉和良缘该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不愿意再进宫的吧?”

    曲无容正端起杯子要喝茶,听到这话不由得顿了一顿。

    还真让阳春给猜对了,金玉和良缘两个丫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死活都不乐意跟着她一起进宫,不过逃得了初一也逃不过十五,等到曲遗珠的亲事办完之后,她们两个还是得乖乖地进宫来,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当然不是!”虽然心里明白,但是曲无容却不能把实话告诉阳春和白雪,否则这两个丫头估计也要闹着出宫去了,“她们是要帮遗珠准备成亲的事情,所以我才会留下她们在睿王府里多待一些时日,等到遗珠成亲之后,她们自然也是要回到宫里来的。”

    听她说起曲遗珠成亲的事情,阳春和白雪两个丫头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了过来,连自己刚才的抱怨都忘记了,“遗珠小姐什么时候跟李管家成亲?”

    曲遗珠跟李管家的事情,在睿王府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大家都觉得他们两个是郎才女貌、十分匹配的一对儿,对他们自然也是满心嘱咐的。

    “等到王爷登基之后。”见两个丫头的注意力被转移开了,曲无容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王爷说了,到时候会亲自给他们赐婚。”

    “那我们也能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吗?”阳春闻言眼睛一亮,忙问道。

    曲无容点点头,“自然是要去的。”

    “太好了!”得到了她肯定的回答,阳春和白雪两个丫头都开心地蹦了起来,这可是个出宫放风的大好机会呢!

    明白她们心中所想,曲无容也不阻止她们,笑呵呵地看着两个丫头围着凉亭又蹦又跳,心中积下的郁气也跟着消散了许多。

    主仆三个正又笑又闹,就看见守门的小太监前来禀报,说是沈无岸来了。

    曲无容连忙带着阳春和白雪起身迎接,没走出几步就看到沈无岸迈着大步走了进来,眉头紧皱、嘴角抿起,脸上的神色看起来似乎不太对劲儿。

    见到他这个样子,主仆三人赶紧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曲无容走上前关切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沈无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拉着她走进了大殿之中,并且将阳春白雪还有其他的随从都摒弃在了殿外。

    跟着他进了大殿之后,曲无容提起桌上的茶壶斟了杯茶,递给面色不虞的人,又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沈无岸端着茶杯浅抿了一口,然后重重地放下,发生“砰”地一声响,“那些老匹夫真是要反了天了!若不是看在他们为我夺取皇位立了一点儿小功的份儿上,我早就免了他们的职位,让他们告老还乡了!”

    尽管他这话说得没头没尾,不过曲无容还是听出来了一些大概,伸出手抚平了他的眉头,柔声劝道:“那些老臣在朝中待了这么些年,会自持身份也是正常的事情,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多花些心思劝说他们也就是了。”

    她以为是沈无岸在朝政的处理上跟那些老臣们意见相左,却没有想到沈无岸之所以这般生气,其实全是为了她。

    原来今天的早朝上,那些被曲孝良暗地里“活动”过的几位老臣,便提出了不能册封曲无容为皇后的建议,理由自然用的是曲无容之前曾经服侍过沈端朗,而大梁朝自开国以来还没有哪个嫔妃服侍两任皇帝的先例。

    沈无岸一听到这话立马就火了,若是按照先后来论,曲无容是先嫁给了他,是他原配也是唯一的王妃,即使后面因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委身给了沈端朗,那也不能说她就只能是沈端朗的女人了,毕竟当初情况特殊,大家都以为沈无岸死了,可现在他既然还活得好好的,那曲无容自然还是他的王妃,是他登基之后皇后的唯一人选,那些人居然用这个理由来阻止他立后,实在是太荒谬了!

    “如果是别的事情,那我能忍也就忍了。”沈无岸沉声开口道,“可是他们居然用那种荒唐的理由阻止我册封你为皇后,你说这口气我怎么可能会忍得下去?”

    他的话让曲无容愣了一愣,“他们用了什么理由?”

    沈无岸正想回答,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他咽了回去,“那些话你不听也罢,免得无端端地污了你的耳朵!”

    “他们是不是说,我曾经是沈端朗的妃子,所以不能再做你的皇后?”即使他不说,聪慧如曲无容又怎么会猜不出来呢?更何况,这个理由也实在是高明不到哪里去,随随便便哪个人都能轻易猜得出来不是吗?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jinxiudinv/70500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