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锦绣嫡女 > 258 哑巴亏

258 哑巴亏

    听到他这么问,玉飞龙迟疑了一下,这才想起当初他答应出面帮自己“澄清”的时候,好像是提出了让自己不要再插手此事的条件,自己的确是答应了,而且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可结果他得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玉飞龙心中的底气足了一些,气哼哼地回道:“我当初答应你的事情可是做到了的!”

    “不错,你的确是做到了。”萧南笙也沒有反驳他,语气平静地说道,“可是你沒有告诉朕,玉家粮铺存在问題的并不只是那一家,光凭着大理寺卿张怀德大人查到的那些证据定罪的话,别说你是大将军,就算你是一国之主也罪无可恕,你倒是说说看让朕怎么做才好?”

    此言一出,在旁边安静听着的玉如意被吓了一跳,“哥哥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沒有做!”玉飞龙瞪了她一眼,这丫头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那些事情都是下面的人瞒着我做的,我事先一点儿都不知道!”

    他这么说就是耍赖了,如果沒有他的首肯,就算有个别主事胆子比较大,背着他这个主子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也不可能几乎所有玉家的粮铺都存在着同样的问題,他这么推卸责任怎么都是说不过去的。

    不过萧南笙却沒有戳穿他,而是顺着他的话继续说道:“沒错,朕惩治的也正是那些胆敢背着将军胡作非为的人,难道将军觉得朕做错了?”

    被他这么疑问,玉飞龙一时沒有了反驳的话语,毕竟他当初想的也是只要这件事不牵扯到他头上,推出一两个替罪羊也沒有什么损失,可他万万沒有想到的是,萧南笙几乎将他负责米粮事务的所有属下全部都清除了个一干二净,并且还趁机将粮食大权收归到自己手中,这不是明摆着在趁火打劫吗?

    见他不说话,萧南笙又继续说道:“将军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沒有任何的责任,朕同样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朕特意在百姓们面前为将军澄清了此事,相信百姓们的怨气丝毫不会波及到将军头上來,这不也是当初将军來找朕帮忙的目的吗?朕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以至于将军要生这样大的气!”

    他这番话既充满了无奈,又带着些微的委屈,让听的人无一不为之动容。

    而在听他们说了这么半天之后,玉如意大概也听出了一些端倪,这会儿听到他既无奈又委屈的语气,心自然就偏向了他这一边,“哥哥,我觉得国主做得沒错,明明就是你那些属下们做错了事情,你不冲着他们发脾气,干嘛要跑进宫里來把气都撒在国主头上啊?简直是太沒有道理了!”

    他们夫妻两个一唱一和,直把玉飞龙堵得无话可说,他原本向來兴师问罪的气焰也下去了不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又开口问道:“国主趁着这个机会将粮食大权收归朝廷,可是说我玉家以后便不能再插手米粮之事了?”

    虽然萧南笙心中打的正是这样的主意,但是当着他的面却不好直接承认,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玉飞龙又问道。

    “朕把粮食大权收归到朝廷手中,是因为朕从将军手下的那些人中,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托付的人!”萧南笙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将军心里也应该清楚,米粮之事关系到百姓们的身家性命,这样的事情万万不能再发生一次,否则我们将会彻底地失去民心!”

    “所以朕才决定暂时收回粮食大权,先派一部分官员接手此时,将军如果还想继续经营米粮之事,那就需要重新挑选可以委任之人,并且确保这次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到时候朕自会把粮食大权交还于你,如何?”

    他这招用的是以退为进的战术,玉飞龙想要独揽粮食大权,无非是想从中间获取高额的利润,好借以充盈他府中的金库,也好为他将來起事做好准备;而如果答应了萧南笙的要求,从此以后规规矩矩的做生意,那就以为着他根本赚不到太多的钱财,而他揽下这粮食大权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玉飞龙很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儿,因此他并沒有立即答应萧南笙的要求,而是在认真地思索过后,问道:“国主此话当真?”

    “君无戏言。”

    “好,我记住了!”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玉飞龙便不再继续逗留,只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玉清宫。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玉如意才满含愧疚以及担忧地望向萧南笙,轻声地哀求道:“臣妾哥哥的脾气就是这么冲动,还请国主前往不要跟他计较才是!”

    “朕知道!”萧南笙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不过爱妃若是什么时候有空了,也要好好地规劝一下玉将军,让他仔细约束着手下的人,否则要是再出现了类似的事情,朕就不好做了!”

    玉如意点点头,“国主放心吧,臣妾会劝他的。”

    两个人又闲聊了片刻,萧南笙便借口还要政事要处理,起身离开了玉清宫。不过玉如意不知道的是,他在离开之后并沒有像他说的那样去御书房处理朝政,而是朝着相反方向的玉馨宫走去。

    曲无容这会儿正坐在院子里跟黄鹂和黄莺两个丫头闲聊,听说他來了也不觉得吃惊,直接让人把他请到了院子里,并让黄鹂去沏一壶新的茶水过來。

    在她面前坐下,萧南笙掩饰不住兴奋地说道:“果然被你猜中,玉飞龙在得知事情的结果之后简直暴跳如雷,直接就冲到宫里找朕兴师问罪來了。”

    “他能坐得住才奇怪了!”曲无容对此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这次他算是被咱们算计吃了一个哑巴亏,你最近得多注意着他点儿,以免他咽不下这口气,在暗地里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來。”

    她提醒得很有道理,萧南笙点点头,“朕会小心的!”

    见他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曲无容又接着说道:“这次的事情过后,他们应该就会有所防范了,想要再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他,恐怕不会收到像这次一样好的效果,所以我们要暂时按兵不动,等到他精神松懈之后再出击。”

    “嗯,朕也是这么想的。”她的想法跟萧南笙不谋而合,玉飞龙毕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权臣,想要撼动他的地位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情,对此萧南笙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这边两个人商量着下一步的计策,而那边玉飞龙回到将军府之后,便把自己关进书房里,并且把里面的东西砸了个七零八落,借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

    他从來就沒有像今天这样憋屈过,本來是进宫去找萧南笙的麻烦,结果却被他用话堵地一个字都说不出來,不只是这样,就连他嫡亲的妹妹都不帮着他说话,而是一味地帮着萧南笙那个外人,这让他怎么能不窝火?

    可是他偏偏还找不出那两个人的错处,即使心里再怎么生气,却也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萧南笙对他的承诺,在他想出了两全其美的法子之后,还有机会重新拿回粮食大权!

    听说他回府,杨氏便匆匆忙忙地赶了过來,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从里面传來一阵阵的摔打声,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沒有进去,而是站在书房外面静静地等着,直到里面的动静渐渐平息下來,她才示意身边的侍女上前敲门。

    “进來!”门口传來玉飞龙仍包含怒意的声音,他知道这个时候敢來打扰他的,也只有他的夫人杨氏了,而他也的确需要将心中的烦闷与她诉说一番。

    杨氏依言走进书房,反手关上了房门。

    她并沒有理会满地的狼藉,而是径直朝着站在屋子中间的丈夫走去,轻轻握住他的手劝道:“事已至此,将军再怎么生气也是无济于事,何必白白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我不是生气,只是觉得后悔罢了。”玉飞龙声音闷闷地回道,“我以为他的本事最多也就是跟我唱唱对台戏,却沒有想到他竟然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让我在他的手里栽了一个大跟头,当初真是看走了眼!”

    明白他始终都对当年沒有看清楚萧南笙的本质而轻易选择了他耿耿于怀,杨氏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劝道:“他若是故意隐藏实力,咱们肉眼凡胎又怎么能够看得清楚?将军实在是无需为这件事情自责!”

    “我总觉得事情沒有这样简单。”玉飞龙说着,抬起头來看着她,“如果萧南笙真有这样的本事,早在他刚登上国主之位的时候,就应该施展出來了,那时候我的势力还不像现在这样大,他要对付起我來也相对容易一些,可是他为什么偏偏要等到这么多年以后才对我动手呢?”

    这次在萧南笙的算计之下吃了个哑巴亏,玉飞龙刚开始的心情的确是愤怒大过其他,可是等他冷静下來之后,更多的却是开始怀疑起萧南笙的做法,他并不觉得萧南笙有让他吃亏的本事,所以他怀疑应该是有人在背后给他出主意。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玉如意曾经跟他说过的话,“难道真的是那个女人?”

    “女人?哪个女人?”听到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杨氏奇怪地问道,不是在说国主的事情吗?怎么好端端的又跟女人扯上关系了?

    玉飞龙把之前玉如意跟他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地跟她说了一遍,最后还尤不解气似的恨恨说道:“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听如意的话放过那个女人,否则也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jinxiudinv/7050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