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锦绣嫡女 > 298 尾随其后

298 尾随其后

    “十里香”是天都城最近新开的一家酒楼,因为开业的时候,酒楼老板十分豪气地摆了三天流水宴,加上酒楼本身的饭菜也不错,因此还没开张多久就已经名誉整个天都城了。

    “离儿,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用午膳好不好?”站在这座新开的“十里香”酒楼前面,曲无容低下头询问着儿子的意见。

    “好啊!”沈离点点头,只要能跟娘在一起,他才不在乎去哪里吃饭呢!

    听见他答应,曲无容便牵着他的手走进了酒楼里,挑选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置入座,接过小二哥递来的菜单开始点菜。

    这也是“十里香”酒楼的特色之一,其他酒楼都是在楼下大堂里挂着菜牌供客人们选择,要么就是靠伶牙俐齿的小二给客人们介绍,而这里却是将酒楼里所有的菜色都书写在了一张描金花笺上,方便点菜的同时也充满了韵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经过这一段时日的相处,曲无容大致已经摸清楚了儿子的口味,点了几个菜之后,便把菜单还给了小二哥,同时还不忘嘱咐道:“记得让厨房做得清淡一些。”

    “好嘞!”小二哥爽快地答应着,转身小跑着去后厨吩咐了。

    “你们三个还站着做什么?”看到暗七和暗九还有小严子仍旧站在一边,曲无容无奈地说道,“又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吃饭了,还让我每次都请你们坐下啊?”

    听到她这么说,三个人赶紧找了位置各自坐下。第一时间更新

    虽然相处有一段时日了,但是三个人时刻都谨记着眼前这两位是主子,因此不等她发话,他们是怎么也不敢跟主子平起平坐的,曲无容之前也曾经说过他们几次,只是都不见效用罢了。

    见他们三个人都依次入了座,曲无容便把目光重新放回到自己儿子身上,柔声问道:“离儿最近每天都出宫来看娘,不怕被你父皇发现吗?”

    “父皇他……”沈离本来想说他父皇已经知道了,可是话到嘴边却想起来不能说,连忙改口道,“父皇他每天都很忙,我都是要到了晚上才能见到他,所以只要我每天都按时回宫,就不会被他发现的!”

    他这么说倒也没有错,沈无岸每天要处理那么多的朝政,可谓是日理万机,而沈离每次出宫都是只待一个时辰左右就回去,不会被发现也是正常的。第一时间更新

    因此,曲无容并没有怀疑他的话,只是摸了摸他的头,语带歉意地说道:“都是娘不好,让离儿每天跑来跑去的。”

    沈离用脸蹭了蹭她的手,笑眯眯地回道:“只要能每天都见到娘,离儿不怕跑来跑去!”反正他待在宫里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出来跟娘一起逛街吃饭呢!

    听到他的话,曲无容窝心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楼上是一副母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场景,可在不远处拐角的地方,有人就不那么舒心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虽然现在已经快要进入秋季,可中午的太阳还是很晒的,小顺子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同时举高了手中的油纸伞。

    沈无岸站在伞下,遥遥地望着二楼窗口映出的身影,那是他朝思暮想了整整三年、一刻都不曾忘记过的人,如今他却只能这样远远地看着她,看她跟儿子相处和乐,却对自己隐瞒着她早已经归来的消息。

    看着他额头上又沁出一层薄汗,小顺子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帕子轻轻为他擦拭着。

    他们已经这样跟着贵妃娘娘和太子殿下好几天了,不知道为什么,皇上宁愿放着堆积如山的奏折不管,每天跟着她们母子两个在街上闲逛,就是不肯上前跟贵妃娘娘相认,把她接回到宫里来。第一时间更新

    前几日他曾经忍不住地问过沈无岸一次,当时沈无岸却只回了他一句“还不到时候”,看样子应该是在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只是不知道这个合适的时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还要像现在这样等多久?

    想到这里,小顺子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听到耳边的叹息声,沈无岸回过头奇怪地问道。

    小顺子连忙收起自己的心思,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什么!皇上,现在都已经午时了,要不然咱们也找个地方用午膳吧。”

    “听你这么一说,朕还真的有些饿了。”沈无岸一边说着,一边用目光在四周打量了一番,发现在“十里香”酒楼的斜对面,有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小面馆,看起来倒是挺干净的,最重要的是在那里能看到对面二楼上的曲无容母子。

    于是,他伸出手一指,“咱们就去那里用午膳吧。”

    “啊?”在看清楚他手指的方向之后,小顺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堂堂的皇上居然要屈尊在一间小面馆里用膳,这要是传出去了肯定会招来闲话的!

    小顺子想了想,还是壮着胆子提议道:“皇上,要不然咱们换一间吧?”

    “不换了,就去那里!”沈无岸说着,迈开步子朝那间面馆里走去,进门之后轻车熟路地给他们两个人点了面,还有一些配着下饭的小菜。

    看他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小顺子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主子以前来过吗?”、

    刚才进门之外,沈无岸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体,特意嘱咐他进去之后不能唤自己“皇上”,于是小顺子便改口称他为“主子”。

    “当然!”沈无岸点点头,面露得色,“除了近些年新开张的饭馆酒楼,这天都城哪里的东西最好吃,朕……不是,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以前他还是那个“傻王爷”的时候,借着装疯卖傻的劲儿,几乎把全天都城里好吃好玩的地方都逛遍了,这点儿小事可难不倒他!

    跟他相比起来,小顺子则是打小就进了宫,对宫外的事务并不十分清楚,因此对他的话也是半信半疑,“可是,这里的面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见他仍是一脸怀疑的样子,沈无岸忍不住举起手敲了下他的脑门,“规模大的酒楼未必做出来的东西就会好吃,而像这样不起眼的小面馆,做出来的食物也未必就让人难以下咽,凡事都不能只看表面,懂不懂?”

    小顺子揉了揉被敲疼的地方,点头,“奴才明白了。”

    这边两个人热烈地讨论着由吃饭而引起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生哲理,而坐在对面酒楼二楼的一桌子人却忽然安静了下来,原因是曲无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目光一直流连在窗外,就连身边的儿子跟她说了些什么,她都没有听真切。第一时间更新

    “娘,您在看什么呢?”沈离拉了拉旁边人的衣角,仰着小脸儿问道。

    “没看什么。”曲无容回过神,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刚才她只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窗外,却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楼下经过,等她想要仔细看的时候,那道身影却走进了斜对面的小面馆里,等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到那人出来,看来应该是要在里面用膳,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了。

    想着刚才看到的熟悉身影,曲无容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只不过是惊鸿一瞥,但她几乎能够肯定自己不会看错,沈无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去了斜对面的小面馆里用午膳,是他有事出宫正好路过此地,还是他根本就一直都在跟着自己?或者说是跟着离儿?

    这么想着,曲无容忽然忆起这几日跟儿子一起出门的时候,她都感觉好像有人跟着他们,起初她还以为是曲家的人察觉到她回来了,想伺机对她不利,不过有暗七和暗九跟着,她并不担心自己和沈离两个人的人身安全,但是现在看来那个人似乎并不是曲家派来的,而很有可能是沈无岸?

    他跟着自己做什么?难道是不放心她跟儿子单独见面,又或是打着什么其他的主意?该不会是生气她没有告诉他自己回来的消息,所以才想出用这种跟踪的方法来引起她的注意吧?

    这么想着,曲无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别说,以她对沈无岸的了解,他还真做得出这种事情来!

    好啊,既然他这么无聊,放着那么多的国家大事不去处理,居然做起这种幼稚的事情来,那可就别怪她待会儿拆穿他,然后好好地教训他一顿了!

    看着她嘴角勾起的笑意,沈离忍不住抖了抖小身子,拽着她的衣袖问道:“娘,您到底看见什么了呀?”怎么表情突然变得这么……恐怖呢?

    曲无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把他抱进怀里问道:“娘问你,要是你做错了事情,你父皇会怎么惩罚你?”

    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沈离的小脸儿一下子红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回道:“做错事会被父皇揍屁股。”

    “那要是你父皇做错了事情呢?你想怎么惩罚他?”曲无容又问道。

    沈离闻言不解地眨了眨眼睛,“父皇也会做错事情吗?”

    “当然!”曲无容点点头,“每个人都有做得不对的时候,你父皇肯定也不能外,你想想看,要是他做错了事情,你会怎么惩罚他呢?”

    从来都是被沈无岸惩罚的小家伙,一听说还能找他父皇“报仇”,经不住诱惑地认真思考起来,不过他小脑袋里关于惩罚的概念除了打屁股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了,于是只能抓着头发说道:“那就也打他的屁股好了。”说完还又强调了一句:“要重重地打哦!”

    此言一出,正低头吃饭的暗七差点儿又没能忍住笑喷,他赶紧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心想这么好的机会,太子殿下居然只能想到“打屁股”这么轻微的惩罚,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曲无容倒是没有笑,她轻轻地捏了捏儿子的小脸儿,答应道:“好,那我们就重重地打他屁股!”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jinxiudinv/70501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