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狂女鬼君 > 第六十一章 江怀斌的爱护

第六十一章 江怀斌的爱护

    尽管在心里面,方浅秋有些不甘,不过她也算是跟随在施玉瑶身边今年时间的人了,毕竟她和施玉晴交好,对和玉晴关系比较亲密的施玉瑶,也是颇有好感的,也是瞪了一眼施玉雪之后,便不再说什么了。

    施玉雪看着施玉瑶惺惺作态的样子,不由地在心中冷笑一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和这些惺惺作态的人浪费口舌,她没有那么无聊。

    之后,施玉瑶便带着施玉雪开始和各家的人开始交谈,美其名曰是带着她认识各家的人,不过真正的目的却是踩低施玉雪。

    在交谈的过程中,这些人都有意无意地无视了跟在施玉瑶身边的施玉雪,在她们的眼里,这一个废物不值得她们浪费任何一个眼神。

    “小姐,二小姐她太过分了!这么可以如此对你。”在回去清芙阁的道上,莲舞终于忍不住愤愤不平起来。

    说好听点二小姐是带着大小姐去见识一下,和那些人结交,可是从一开始在丁府面前的疏忽忘记,到后面让大小姐自己面对各家小姐的冷嘲热讽,再到后面直接带着小姐在各家小姐面前交谈,完全就是不安好心,她虽然是一个下人,可是她不笨,她猜想一下就知道,二小姐这是故意的,故意让大小姐在其他各家小姐面前丢脸,不然为什么在那些人有异样的眼神看大小姐的时候,不出言,反而兴致勃勃地和他人交谈。

    只可惜她只是一个下人,只能在一边干着急,什么也做不了。

    大小姐明明人就很好,一点都不像是他们说的那样,为什么二小姐不帮忙解释?还任由那些人如此轻视大小姐!

    要不是清悦和星宇被小姐留在了府中,她都想让小姐吩咐他们出手了,看他们还敢不敢如此无礼!

    “何必为不相干的人在意,他们要如何说是他们的事情。”在到了丁府的门口时,她就已经知道施玉瑶带她去参加丁府老夫人的生辰宴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是想要在她的面前炫耀一番她的人脉以及好好羞辱她罢了,对她而言,没有丝毫的实质影响,而且更是让她看清楚了,施玉瑶不过是一个只有一些小计谋的人罢了!这么多年来之所以能够欺负原主,还在外人面前日此风光,看来更多得是因为施楚文的宠爱,还有那个段香荷在背后出谋划策了,既然如此,那么以后下手的方向也就好办了!

    ……

    “大小姐,管家传话,让您去一趟客厅。”

    次日,当施玉雪在府中散步之时,半道上就被管家派来传话的人给拦来了下来,虽然不知道管家让她去客厅干嘛,不过施玉雪也没有拒绝,跟了上去。

    “雪儿,来舅舅这里。”

    刚到客厅的门口,江怀斌那熟悉的声音便传到了她的耳朵里,抬眸看去,只见江怀斌正坐在位置上,满脸笑意地看向自己这边,同时不忘朝着她招手,主座上坐着的是一脸隐忍不发的施楚文,下面坐着的是脸色有些羞怒的施玉瑶。

    这是发生了什么?

    ,走近看到这几人的表情,施玉雪不由地在心里面微微猜测了一番,不过脚步却没有停下来,走到了江怀斌旁边的位置坐下,连招呼都没有和施楚文打。

    施楚文即使是不满,在江怀便的面前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忍下来。

    “雪儿,昨天的事情我都听说,知道你受委屈了,别怕,有舅舅在。”江怀斌怜爱地摸了摸施玉雪的发顶,同时视线警告地扫过了施楚文和施玉瑶两个人的身上。

    在他派去跟着雪儿的人回报雪儿的状态时,他才知道,昨日丁府老夫人的寿宴上,雪儿竟然被那些人给嘲笑、轻视了,这让他如何能忍,手头上的事情一结束,他马上就来了施府兴师问罪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竟然是施玉瑶带着雪儿去参加宴会,但是却任由那些人在雪儿的面前出言嘲讽,当下他便斥责施玉瑶,竟还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真是恶心至极!

    连他捧在手心的人居然都敢欺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把几人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施玉雪就大概知道江怀斌是在说昨日在丁府的事情了。

    对上江怀斌关怀的目光,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舅舅,我没事。”那些冷嘲热讽她都当做了耳旁风,听听就过了,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影响,只是想不到舅舅竟然如此在意。

    “姐姐,昨日我只是好意想要带着你去参加宴会,我不知道那些人会如此,姐姐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看着施玉雪,施玉瑶露出了一副十分歉意地表情,一双美眸柔弱柔弱的,身形仿若柳若扶风。

    只是在她的话落之后,却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看着施玉雪和江怀斌两个人完全无视了自己,施玉瑶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了起来,气得牙痒痒,却不能发泄出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那一口气,看向了施玉雪,道:“姐姐,妹妹知道昨日在丁府中你受委屈了,可是那时候妹妹正和可莹去拜访丁老夫人,一时间无法顾及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眸子了水光盈盈,委屈地不行,看在施楚文的眼里只觉得更是心疼,心中对于施玉雪更是不满了起来。

    看着施楚文眼神的变化,施玉瑶只觉得心中十分满意,在她心里巴不得施玉雪在昨日受辱时候就自己上吊自杀,就不会有今日这一出了,那江怀斌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对着她凶,就连爹爹都不会对她如此态度,都怪施玉雪这个废物!不过在她的表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最后,在施楚文连连赔礼,说是他设想不周,疏忽了,没有考虑清楚就让施玉瑶带着她去参加宴会,还安慰了一番施玉雪,最后江怀斌才算是不在责问,由施玉雪送他离开。

    “雪儿,舅舅说过,有舅舅在,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了,像昨日的那种情况,要是再发生,你只管走人就是了,不必理会她们那些长舌妇,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站在施府的大门前,江怀斌不由地再次叮嘱,想到昨日听到回报的人一五一十说出来的那些原话,就让他火冒三丈,恨不得就抄上家伙就去好好教训一番她们,竟然敢如此轻视雪儿,不过想到才回来没多久,尽管陛下器重他,但是在鸣凤国的圈子里,还没有站稳脚步,欠缺了一个机会,江家的冤情也还没有鸣清,还不能冲动,但是也不能让雪儿被欺负了,既然那些人他暂时不能动,却是可以把这主要的人给教育一番。

    不过,那些人也不能就只能放过了,明日的宴会就是一个机会了。

    “舅舅,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施玉雪轻轻点头,眼里一抹幽光掠过。

    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原主了,想要欺负她,没有那么容易!

    “雪儿,几日后,陛下会为我举办一个宴会,到时候我会带着你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知道,你是我们将怀斌护着的那个人,没有人可以欺负你!”陛下的信任,让他可以有足够的底气对上其他的家族的人,虽然他面前只是一个人呢,可是别忘了,他的身后,可是有着百万大军,那些人要是敢对他和雪儿动手,也不掂量掂量!

    “舅舅,谢谢你。”看着缓缓驶去的马车,施玉雪喃喃着,脑海里是江怀斌方才满眼的爱护和关心时候的样子。

    舅舅,谢谢你如此真心待我,让我体会到家人的温暖,如果有谁破坏者一份温暖,那么,我将誓死作陪!

    施玉瑶离开客厅之后,便会了房间,满脸的阴郁。

    “小姐,老爷吩咐奴才,叫你到书房去找他。”就在这时管家的身影出现在了施玉瑶的房间外禀报,就却不敢走的太近,生怕施玉瑶一个不高兴就会把怒火发在他的身上,小姐因为神勇将军的斥责,可是十分不高兴了。

    “父亲找我?”压下心中的怒火,施玉瑶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跟着管家去了书房找施楚文。

    “父亲,你找女儿有何事吩咐?”到了书房施玉瑶又恢复了往日那端庄高雅的样子,母亲从小就告诉她,不管是在外人,还是在父亲的面前,都要表现出一副端庄高贵却又不失柔弱的样子,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本性,这样,他们就会用另眼相看她,不然她努力掩藏的本性就会被发现,那么她这些年来费尽心思所营造的形象就会不复存在,而男人,最喜欢的就是女人柔柔弱弱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引起他们的保护欲望。

    施楚文的视线在施玉瑶身上看了一眼,在看到女儿并没有因为方才的事情而受到什么影响的神色时,才欣慰的点了点头,不愧是他的女儿,就是有这份气度,不管以为那个废物受了多大的委屈,她都能快速稳定下来,也没有白费了这些年来他的期待。

    可是为什么,那个废物同样是自己的女儿,可是那个废物就只会气人,以前没有什么存在感,现在也就只会站着,什么忙也帮不了,要不是因为那江怀斌在朝堂上多次受陛下器重,因为顾忌江怀斌,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kuangnvguijun/9174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