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狂女鬼君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黄琉莹

第一百五十六章 黄琉莹

    自然,她注意的并不是因为这个玉佩的样式,也不是因为这个女配合多么珍贵,而是这个玉佩她见过。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玉佩应该是段宇的,当初原主还在那个破败院落的时候,段宇曾经来过这个玉佩诱惑原主,只要原主吃完那些剩菜剩饭,就会给她一个东西,就是这一个玉佩。

    当初原主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饭了,施玉瑶和段宇来到那破败的院落里面,后面的人还端着一碗臭馊馊的饭菜到她的面前,这么高傲的对着她说,如果她把那些饭菜给吃了的话,那么他手中的那一块玉佩便会作为奖励给她,不过最后却没有的实现,因为原主并没有吃下那些饭菜,虽然原主已经饥饿到头昏眼花了,但是还是有属于自己的尊严,不会为了一点点的食物而舍弃了最后的尊严,再说了,就算得而言,没有任何的用途。

    因为这一件事情对于这一块玉佩原主的记忆十分深刻。

    呵!

    段宇吗?

    还真的是没有人会放弃啊。

    施玉雪的嘴角勾勒出了一个嗜血冰冷的弧度,眼神也变得渐渐凌厉起来。

    这让原本平静的环境缓缓地变得冰冷无比,四周的气息随即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沉浸在手中小玩意的绿漪都不由得顿住了手中的动作,眼中无比困惑,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这样了?难道是遇到什么事情?

    微微的侧着头,绿漪的眼中满满的疑惑。

    “雪儿,你怎么了?”感觉周遭的气息变得越来越诡异,即使身为蛇的这种冷血的动物,绿漪也不由得觉得双臂快要起鸡皮疙瘩了,不由低声问了出口。

    它实在不明白,刚才好端端的人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恐怖了?

    “我带你去做去做一个好玩的事情,你可是愿意?”施玉雪的手微微的握了握玉佩,眉目流转之间,那静默的氛围渐渐发生了变化,施玉雪的,嘴角微微勾起视线落在了绿漪的身上。

    虽然此时施玉雪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意,可是不知怎的,看着施玉雪嘴角勾勒起的那一抹弧度,绿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不过这件事情不是针对她就是了。

    ……

    “雪儿,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站在屋顶之上,绿漪一脸疑惑地看着施玉雪。

    自从施玉雪说要带她去做好玩的事情之后,她想也没有想便点头答应了,可是在赶了一段路之后,确实到了这个屋顶之上,她实在不明白要做什么事情,不过她对于这里倒是挺感兴趣的,以前她都一直在森林里面,对于人类居住的地方,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刚才路过的地方都看到有好像很多好玩的东西,要不是因为在施玉雪身边的缘故,也许她早就去玩个痛快乐,还是因为想着施玉雪说的好玩的事情,绿漪这才按耐住了那一份激动的心情。

    只是为何就站在这里,什么事也不做?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施玉雪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管绿漪有没有听懂,就这么看着屋内那个喝着闷酒的男人。

    绿漪虽然还在疑惑着,不够也聪明地没有再问其他的。

    与此同时,就在施玉雪的话落之后,踏着脚下的屋内也有了动静。

    “咔嚓~”门轻轻被打开,随即一道纤细的身影在外面进来。

    这是一个十分温暖的女子,虽然样貌并不是十分出色,但却是十分耐看,而且她本身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息,让人觉得很舒服。

    “相公,我看你晚饭并没有吃多少,因此特地去厨房给你做了一碗面,给你端来了,你多少吃点吧。”女子轻柔的声音说着手中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是冒着热腾腾蒸汽的面条,谨慎地朝着屋内走去,生怕会不小心弄倒了手中的面条,只是在她的话落之后,屋内对于她的话并没有任何答复。

    这低头喝着就的男人,正是此次施玉雪要‘好好地’回报回来的人,段宇!

    “相公……”

    “滚!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就在少妇这把托盘放到桌子上之时,一直在喝醉的段宇终于算是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还没有着女子却没有丝毫的好脸色,恶劣的脾气,直接对着她发了出来。

    这个女子就是之前为了解决和施玉瑶私相授受的流言,而由段夫人做主促成的一门亲事,这一名女子正好是段度手下的一个官员的嫡女,名为黄琉莹。

    不过自从黄琉莹嫁到这里之后,虽然说段府和段母对她还是比较满意,在平日里对她也是颇为照顾,只是在段宇这里确实态度十分恶劣,他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妻子,虽然没有到动手的程度,只是对她的态度从来就没有一丝的好过,而且她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说,自从嫁给段宇之后,她就没有和段宇同过房。

    对于段宇,其实她并不了解,只是在听从父亲之命嫁给段宇的时候,她心中虽然并没有多少的激动,不过也知道,即使是不嫁给段宇,也会是其他人,而且母亲从小就告诉她,在嫁人之后,最重要的就是要孝敬公公婆婆,还要照顾好丈夫,最好就是生一个大胖小子,可是……就段宇现在对她的态度来说,这不说孩子了,就是她自己都是问题,如果都不到夫君,那么以后她又有何?

    所以不管段宇对她的态度有多么恶劣,心里面有多么的难受,她都是默默地隐忍着,甚至想方设法的想要讨好他,只是不管她做任何事情,在段宇的心中,她始终都没有好的位置,因为在他的心里面始终就只有一个人,那个她永远都比不上的人。

    “相公,我……”黄琉莹的双眼微微泛红,却又倔强地不愿意泪水流下来,之时那双泛红的眼睛却是显得有些委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她是在不明白,为何段宇要如此对待她?他明明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为什么?

    “闭嘴!给我滚出去!我说过了,没有我的同意,绝对不能出现在我的房间之内。”不管黄琉莹此时有多么的楚楚可怜,心里面有多么的委屈,但也却是没有丝毫的脸色给她。

    表妹昨天离开了,他都没来得及去送她,本来心情就已经十分糟糕了,这个女人还来烦她,真的是让人火气,那天要不是因为母亲还有父亲的缘故,他早就休了这个女人了,哪里还能让她在自己的面前瞎晃?看着就讨厌!要不是她、要不是她在父亲的面前那新作的衣服要给他看,他早就偷偷地去送玉瑶表妹了,哪里像现在,连玉瑶表妹最后的一眼都没有送!

    “是,相公你……”黄琉莹原本还想说一两句话来缓和一下气氛,可是在她对上了段宇转过来看着自己仿佛就要杀了她一般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那相公你多少吃点,不要饿坏了身体。”把东西放下,最后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房间,在关上房间的那一瞬间,她亲眼看到段宇无情地把她专门给他做的面条扫落在滴地,满脸的不屑,这一刻她的心真的放弃了,她她一直都知道,段宇不喜欢自己,却是没有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地板步,也许,她不高该奢求了,尽管是因为父亲的交代……

    也许就这样吧!

    “太可恶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屋顶之上,绿漪看到了这一幕,愤愤不平起来,虽然她只是一直只幻兽,但是她可以看得出来下面的那个男人对于那个柔弱的女人的态度十分不好,而且,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别人的心意呢!真是太可恶了!

    以前她不管多么看不起小离,也从来没有把她送给自己的最不喜欢的鸢草给丢了(是灵犀蟒蛇都不喜欢的一种草)

    “放心,等下回会让你好好的出出气的。”拦着了明显已经忍不住想要教训段宇的绿漪,同时对于绿漪的反应也颇为意外,她还真是没有想到,绿漪会是这么感性的一只幻兽。

    房间之内的段宇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此时正气愤着。

    他居然没能送玉瑶表妹最后一程,都怪那个废物,要不是她、要不是她!现在他和玉瑶表妹就还会像是以前那般,那里需要顾及这么多,还娶了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女人。

    越是想,段宇的一张脸上红黑白交错,着实难看。

    他因为流言的缘故,就是在成亲之前去了施府看了表妹,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表妹了,就想要去施府的大门前看一看都得在晚上偷偷摸摸的,在远处看着玉瑶表妹进入府中的背影,这一次好不容易得知表妹要去灵风学院,想要送她最后一程,可是硬生生却是被父亲给指令,不能出门。还要和那个女人一起相处,这样他本来就已经不高兴的心情就更加郁闷,同时也慢慢的起来气愤了起来。

    他知道他发表妹不可能在一起,可是、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心中的那一点点念想,哪怕只是在远处的看着表妹,他也觉得满足,可是这一点点念想,现在都不能够实现了,这样他如何能开心的起来。

    这一切都要怪施玉雪那个废物!

    如果不是她,他和玉瑶表妹就不会这样,他也不会因为一时间的冲动说出那些话来,事情也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更不会到现在想要看表妹一眼都成为了一种奢望,都怪那个废物!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kuangnvguijun/91747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