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狂女鬼君 > 第一百九十章 施玉晴被欺凌

第一百九十章 施玉晴被欺凌

    而且在自己的心里,在这个世界的亲人,就只有江怀斌而已,施家的那些人不过有着同样血脉的陌生人而已。

    施玉晴屈辱的低着头,手中给其中一个炼丹炉加进去了火柴,虽然在这个世界里面,炼丹的更多是使用幻力,可是根本就无须再每时每刻都使用幻力,毕竟幻力的储存也是有限的,用完之后,必须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可以补充回来,所以这些人就很多时候都会让她亲自家柴火。

    “咦!这是怎么了?”就在此时,一道充满了惊讶的清丽嗓音从炼丹堂的外面传了进来,,几人朝着声音的发源出看去,就看到在门口自处出现了两道身影,少女身姿窈窕,容貌清丽绝尘,少年英俊挺拔,浑身带着一股截然却又是十分舒适的气息。

    在看到出现的那两个人的身影,特别像那个少年的时候,施玉晴的眸色一缩,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眸色微闪,瞬间就低下头来,有想要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感觉。

    然而却有人不如她所愿,就在下一秒,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双黄梨绿苑绣花鞋。

    “嗯?怎么如此热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施玉瑶疑惑的问着,最后视线落到了低着头不语的施玉晴的身上,像是这才看清眼前的人一样,惊讶的张大了眼睛。

    “这不是三妹妹吗?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可是听说了,你跟在八长老身边有学习炼丹术,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够得到的,好几次姐姐想要找你说说话,可是都没有看到你的人,如今,你怎么在这里了?”施玉瑶的眼中带上了惊喜,就是就看到了久别重逢的妹妹十分开心的样子,只是,那眼底没有了那眼底上过的一抹不屑和高高在上的话。

    哼!施玉晴,这就是你自以为能够的得到更好的资源的途径吗?现在还不是被人驱使的人。

    跟着施玉瑶一起出现在炼丹堂的杜峰在视线落到了施玉晴的身上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屑,随即又恢复了平常,却只是站在一旁什么话也没说。

    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施玉晴此时的狼狈一样,施玉瑶的嘴角荡漾着愉悦的弧度,继续兴致昂然的说道:“说起来,妹妹进入了学院,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看到你,不过在那之前爹爹可是说了你怕是就勤奋又上进,对于炼丹这方面又施十分努力,以后一对成为一个炼丹师,对了,妹妹,你现在已经到了哪个层次了?已经成功炼制出丹药了吗?”

    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施玉瑶微微抿唇呵呵的轻笑了起来,“父亲可是在我们出发之前就跟我说了,要是我们家出了一个炼丹师的话,那么就再也不愁丹药这方面的问题了,妹妹,以后你可别忘记了姐姐哦,要是我有什么需要打丹药, 可不会客哦!我可就找你了。”施玉瑶俏皮地笑了笑,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就像是十分高兴一样向着自己的妹妹撒娇提出自己的要求一般,只是此时施玉晴对于她的话一句都没有回, 施玉瑶也不在意,在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就转向了四周的人,神情十分真切。

    “对了,各位师兄,我的妹妹太平时了也比较内敛,可能不太会说话,也不太会和人相处不过,但是她这个人其实是很好相处的一个人,也很努力,要是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不要见怪,她只是不擅长解释而已。”姿态万千,施玉瑶笑意盈盈的给在场的众人行了一个大礼,就像是一个为自家妹妹担忧的好姐姐的形象,这一副样子落在杜锋的眼,就更是多了几分满意。

    如果说从一开始诗雨要吸引他的是他的突出的天赋的话,那么再几次的相处当中,它便是知道他这个人表面看似温柔端庄,可是即使实际上是一个有心计的人,如果总是这样一个人才能更有资格成为他的女人。

    “哈哈哈!玉瑶师妹你说下笑了。”

    “不错,玉晴师妹的确是一个很认真的人。”

    “对,倒是玉晴师妹这些天来帮了我们不少忙。”

    “说的就是,不愧是姐妹,都是这这般努力之人。”

    “就是就是……”

    一个个人听到了施玉瑶客气的话,都十分客气地回了一礼,笑着和施玉瑶作答着,完全就没有了方才嘲笑施雨晴时候的那样恶劣和高高在上。

    他们这些人对于施玉瑶的名声也是知道的,在这一次的新生之中,施玉瑶虽然不是实力天赋最出色的一个,可是在女性和同龄人之中,也是比较出色的一个,再加上在之前的时候,他们及听说了,施玉瑶在选拔赛之中可是入了好几个长老的眼,听说还是因为施玉瑶自己认为她的能力不够,想要在实力更强的时候,才拜在长老的门下,他们可都是听说在长老那边,有长老已经把施玉瑶给内定为门下的学生, 毕竟这个一个上进有又有天赋的学生,何人不会喜欢。

    而且,他们虽然也是隶属炼丹分院的学生,也只是普通的学生,与长老们下的学生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别的,而且更别说施玉瑶还是被长老们看到的状态下了。

    不得不说,如果要分类的话,学外院之中除了长老管事,以及其他管事长老和导师,学院中的人,那么面就是每一届的学长,还有长老门下的学生,最后才是分院的学生,最后才是那些为长老和长老的学生们服务的侍从了,由此他们这些分院的学生对于那些长老的重点生也是要多几分尊敬和奉承,毕竟他们可是天赋比他们高,资源也比他们丰富,而且更有可能进入内院之中。

    此时的施玉晴觉得整个人都是十分屈辱 施玉瑶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像是一把把利刃,插入她的心里面,她他的心里面就像是狠狠的被割了一下又一下,感觉到无比的屈辱和愤怒,更重要的是,她此时感觉到那些人看着她的眼神更充满了恶意和不屑,还有那个人……

    “好了,玉瑶,你们姐妹俩有事以后再说,你不是说要去长老的手札吗?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看施玉瑶说够了,在一旁的杜峰也不在看戏,上前了一步,对着施玉瑶温声说道,还是那个翩翩公子。

    “哦,是啦,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妹妹,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忙,下次我再来找你叙叙。”是施玉瑶恍然大悟,拉起了施玉晴的手说了这么两句话,便是走到了杜峰的身边,两人对着在场的人微微点了点头,便是离开了。

    视线落到了和施玉瑶一起离去的杜峰的背影,施玉晴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落寞,她没注意到自己。

    在施玉瑶走后这些人却是,炼丹堂的那些人一个个都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施玉晴,眼中带着不屑和探究。

    “你这个人还真是奇怪,居然和施玉瑶是姐妹,只是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到现在都有没有炼制出来丹药,真是浪费了在八长老身边学习的机会了。”一名少年颇为傲慢的开口道。

    “我说你该不会是想要进入炼药分院吧?真以为炼丹分院是这么好进的?”一个少年窃笑的看着某个不自量力的人。

    勉强笑着施玉晴点了点头,只是这温婉的样子落在几人的眼里却是无比碍眼。

    看着施玉晴这般不自量力的样子,更是大笑了起来,“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当你的杂役吧?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虽然方才施玉瑶对于施玉晴看似十分的关心的样子,只是从施玉晴默不作声的样子,应该是和施雨晴的关系也是不好,这就代表着在她的心里面对于这个姐姐也没有多少好感的,而且加上他们这些身为分院中的学生都没有待在八长老身边的资格,可是这一个连真正的学院的学子都不算,勉强才算是一个杂役的人,却待在了长老的身边足足有了三个月,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嫉妒,既然如此,也不妨碍他们们欺负是玉晴,当然了,对外,他们可以美其名曰好好的指导和锻炼,毕竟这种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练出来的,更需要修炼,这也是十分的辛苦的。

    等他们终于奚落够了施玉晴的时候,一个个做才满足地拍了拍手,离开了炼丹堂。

    施玉晴再也忍不住,‘噗通’一声,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整个人显得无比虚入脆弱。

    为什么!?

    她都已经离开了施家了,为什么还要生活在施玉瑶的阴影之下?

    为什么施玉瑶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面都如此的风光?

    就因为她的天赋杰出吗?难道十分的努力真的抵不过天赋?那么她这么多年来的坚持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给你!”

    突然,面前出现了一个……,一道十分淡漠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施玉晴抬眸,看着对面的人,不由一愣,怎么会是施玉雪?

    她也是来嘲笑自己的吗?

    想到了以前自己施玉雪的冷眼旁观,心中更是寒了几分,也就没有注意到此时施玉雪递给她的东西。

    “如果你也是来嘲笑我的话,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我已经知道了,无须再雪上加霜,我知道自己比不上施玉瑶,也自不量力。”话语那般卑微和自嘲。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kuangnvguijun/9174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