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狂女鬼君 > 第两百四十章 寒墨的到来

第两百四十章 寒墨的到来

    不过现在好了,只要她进入了内院的话,那么这施玉雪又哪里是自己的对手呢?

    反正她现在已经把修灵丹给拿到手了,只要她用些日子修炼,把她损伤的根基给修补回来,那么他的天赋来说,这施玉雪哪里有能比得上自己呢?

    她要让雷诺长老知道,到底是谁才真正有资格成为他的学生,要让她后悔收入施玉雪而放弃了自己!

    “怎么?你这是来警告我?还是要和我挑衅呢?”施玉雪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冷光,似笑非笑地看着施玉瑶。

    在这段时间里,施玉瑶已经低调了许多,在很多时候也没有像之前那般高调,她都很少看到他在学院之中,如果是换作以往的话,这施玉瑶可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来向她炫耀的机会,施玉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她的面前高高在上的样子,又或者显示她的天赋如何出色,没想到才安静下来一段时间而已,现在就又出来了。

    “警告?呵呵~”施玉瑶轻笑,眼中的得意却毫不不掩饰,“你当真以为你只是一时的胜利,就可以永远赢我吗?我只是事实告诉你而已,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永远都不会长久,等着吧,很快你就会明白了,也会后悔的。”因为千媚娇的交代,她现在还没说出她已经成为了进入内院的人选之一,不然就可以直接让施玉雪这个贱人好好的看一看她施玉瑶的厉害!

    不过没关系,她更喜欢看到到时候施玉雪看到自己出现在内院的时候的惊讶,想想心里面都觉得好笑呢!

    如此一来,总算让她搬回一程啊!

    “是吗……”她的声音拉的及长,“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期待来。”施玉雪的目光瞥了瞥施玉瑶,想要从她的身上看出她此时的底气是从何而来的,为何现在有了如此大的底气?

    还真没想到,不过是沉浸一段时间而已,这么快就忍不住了么?不是这背后还真是让她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她的底气增加了,要么就是她遇到了什么好事,不然又如何在自己的面前如此说呢?

    但是那又如何呢?施玉瑶想要再次站起来,那么她就有那个能力样子,让施玉瑶再次倒下,尝一尝这失败的滋味!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等着瞧!”狠狠地瞪了一眼施玉雪,施玉瑶转身便是离开。

    “不会放过我?呵呵~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放过我,有何必多此一举呢!我们注定就不能和平相处。”看着施玉瑶愤怒离去的背影,施玉雪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讥诮的弧度。

    事情但是越来越有趣了,我还真期待你有什么底气来如此的自信呢!

    回到了房间之后,施玉雪便是准备了一些需要在做任务用到的东西,把要准备的东西都一一收到了戒指空间里面,之后,齐诗涵结束了修炼,便是拉着施玉雪去了自己的房间聊天,美其名曰是促进朋友之间的感情,两人在房间里面聊了许多的事情,正确的说是齐诗涵在说,施玉雪在听。

    不知不觉之中,竟然产生了睡意,便直接趴在桌子上便是睡去。

    无奈之下,施玉雪只好扶着她到床上。

    “我要出去历练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不在学院,如果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的话,那么就给我传信,信联系方式,我已经给你了,还有你注意一下,不要冲动和连清芸有什么冲击,特别是你哥哥不在的时候。”坐在齐诗涵的床沿边,看着迷迷糊糊的齐诗涵,轻声地说道。

    她知道齐诗涵在平时的时候对自己也是十分的依赖,因此,如果自己没有跟她说一声,怕是她会着急,既然把她当做了朋友,那么她就不会让朋友担心。

    “雪儿姐姐,你刚刚说什么?”揉着眼睛,齐诗涵迷迷糊糊地看着坐在床边的施玉雪,刚才她实在是太困了,就是不知不觉睡着了,虽然知道雪儿姐姐说了话,可是她听的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

    “嗯,没事,就是我要出去地炼一段时间,和你说一下,天色也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

    “哦……”迷糊地应了一句,她有沉沉的睡了回去。

    给齐诗涵约的盖了盖被子,起身便是朝着外面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抬起手朝身后一挥,原本明亮的灯光瞬间便是熄灭了,房间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

    次日清晨,做了离开分院的手续之后,施玉雪便是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学院,那般的潇洒,无拘无束,迎着阳光走去,那背影带着凛然的气息,给人一种不可描述的威慑之意,让从她身旁经过的人不由自主的为她身上所上发出的那一股气息而感染,不敢靠近她五米以内的距离,施玉雪却是全然不知,或者说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的她,属于惩罚者首领特有且无法掩盖的王者气息,不管在哪里,她始终都是她!

    三日之后。

    “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即,平整的地面便是掀起了一阵浓浓的尘土,微风吹拂而过,尘土消散之后,只见在地上多了一具庞大的幻兽的尸体,而在幻兽尸体的上面,站着一道窈窕的身影,白皙纤细的手握着一柄匕首,手中的匕首紧紧的插在了幻兽的脖颈之间,鲜血顺着脖颈一点一点的滑落,少女的周身带着冷然的气息,周身散发着一种无比威严的感觉。

    “雪儿,你还是这般的杀伐,明明只要要我把威亚散发出来,这幻兽不就乖乖听话了,何必要动手呢,简直就是浪费时间,这鲜血涌出来的味道还真是不好闻!”就在此时,一到清灵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出一棵高大的树之枝上,跃下了一个娇小玲珑的绿衣花季少女,少女面容娇俏可人,一张精致小巧的小脸上,身形玲珑,一双白皙小巧的玉脚上带着一串精致小巧的铃铛,随着她的走动叮咚作响,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这两个人正是是出来历练的施玉雪和一直在幻兽空间里面待了许久的绿漪。

    捂着着鼻子,绿漪有些嫌弃的看着早已经失去了呼吸的幻兽,仰头看着施玉雪,虽然它的本体是幻兽,幻兽本就是凶猛的,不过她可不一样,对待敌人,她更想要看到对方害怕自己的样子才不喜欢弄得血腥的,可是偏偏施玉雪在遇到幻兽的时候总是要打斗一番,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如此?

    自然绿漪并不知道,施玉雪之所以会如此做,就是想要通过不断的战斗来提升,增强自己的能力,唯有在战斗当中,才能让人成长!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要吃幻兽肉呢?”把匕首在幻兽身上擦个擦上面的血迹,便是收了起来,施玉雪纵身一跃,下一秒便是站在了绿漪的面前,声音淡淡地说着。

    虽然绿衣很讨厌把幻兽弄得十分的血腥,可是偏偏她又爱吃烤熟的混瘦肉。

    “我……”绿衣漪一噎,正想说什么,却像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眼中一抹害怕闪过,随即还没等施玉雪明白怎么回事,她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但是施玉雪却是察觉到她已经回到了幻兽空间里面了。

    为此,施玉雪微微蹙了蹙眉,不过随机猛地回头看向身后的位置,“谁?出来!”施玉雪警惕地看着身后的位置,在绿漪消失的瞬间,她也感觉到了身后出现的气息,有人在那里!

    在施玉雪警惕的目光之中,只见在浓密的树丛之中,缓缓的出现了一道身影,光线照在他的身上,也要施玉雪看清了他的面容,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抹诧异,只因为此时出现在她的面前的正是本应该在学院的寒墨,而他的身后跟着的自然是青衣。

    只是他来这里干嘛?

    “有什么事情吗?”收回了眼中的警惕,施玉雪淡淡的开口。

    “跟着你。”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寒墨直接就说明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声音依旧是那般淡漠。

    “目的。”施玉雪道,眼中依旧十分冷淡,或者说对待不熟悉的人,她从来都是如此的态度。

    “你离开时间太长了。”寒墨微微蹙了蹙眉,却是说下出了这么一句十分暧昧的话来。

    不过这话落在了施玉雪的耳中,却是清楚地知道寒墨说的是什么意思,应该是说她这一次历练,超过了十天,与他们约定了十天要到他院子里面的约定的话,显然是超过了时间。

    “不喜欢别人跟在我的身边!”特别还是让自己心生警惕的人,寒墨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就连她这个见过了无数各种各样的人都觉得深不可测,所以,这样的除非必要的时候,最好就是疏离。

    “你该是知道的,你阻拦不了我。”深深地注视着施玉雪,最后寒墨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那幽深如古井的眼眸之中,却是无比的自信,对于他而言,他就是有如此自信的资本。

    施玉雪的眸色一冷,那一双冷然的目光就这么直直的对上了寒墨的那双幽深的眼眸之中。

    “随意。”丢下了这么一句话,施便是不想再和寒墨多说些什么,既然他想要跟的话,那么就跟着好了,只要不妨碍自己做任务,而且她相信,如果现在暂时摆脱的话,那么到之后寒墨绝对会有办法跟在自己的身边,既然如此,有何必多此一举呢!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kuangnvguijun/91748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