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狂女鬼君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上门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上门

    听到了她这一番话之后,金凤五舞原本沉下来的脸,总算是好了许多,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不好。

    “凤舞,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王玲儿在一旁继续问道,在她的心里面知道金凤舞可不是一个这般宽宏大量的人,不闹出一般事情来看,都觉得有些奇怪了。

    “不然你说该如何?”难道真的跑去让那个施玉雪把院子让给自己吗?可是自己的积分不够,再加上任凭谁看到了院子内是里面的那一小池温泉的时候都不会出来,她可不想去做那些明知道不会成功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凤舞这件事情都不能这么算了,这内院可是有许多人都知道你看上了那个院子的,现在就被一个新人给抢走了,这样你的脸该往哪放?”王玲儿继续说服道。

    “你说的对。”金凤舞点了点头,“不过,这件事情可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微微沉思着 她要好好的想一想,应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自己得到那个院子,又不会有么麻烦,毕竟对方现在可是冯老的弟子了,她也不好直接出手。

    一旁的施玉雪看到金凤舞思考的样子,眼眸一闪,状似不经意的说道:“以前姐姐是很好说话的人,如果与他还是说的话,也许能够有办法,就是不知道现在还行不行。”不过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还缓的低落下去,落在了金凤的耳朵里面,她就听到了前半部分。

    “我们会一会她。”当下,金凤舞便是做了决定,跨步便是走出了院子,王玲儿微一愣,随即便是跟了上去,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施玉瑶的眼眸之中闪过的一抹得逞的亮光,嘴角微勾。

    施玉雪,我正想着要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你,倒是没想到是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人呢?”直接就进入了武灵院当中,金凤舞直接就进入了主间里面,到了房间之后却没有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不由得疑惑,视线上扫视了一下四周。

    “会不会是有事出去了?”王玲儿猜测。

    站在一旁的施玉瑶却是不做言语,现在正在一般放若只是与她无关一般。

    “你去找一下,今天这件事情最好就解决清楚!”金凤舞对着王玲儿吩咐道,她可不喜欢拖拖拉拉的,虽然现在自己的积分还不够,如果这施玉雪自己识趣的话,愿意把这院子给自己让出来,自己让她在这院子里面住些时日,等自己手头上的积分够了再换过来,不过,如果不识趣的话,那么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你们是谁闯进我的房间里面,有什么事情吗?”就在王玲儿要走向内室的时候,原本在内室之中修炼的施玉雪走了出来,看着房间里面突然多了几个人,不由得眉头蹙了蹙,冷冷的说道,视线却是扫过了施雨瑶的身上,没有忽略她眼眸之中的那一抹挑衅。

    心中便是了然,看了这件事情,和施玉瑶有关。

    “你就是施玉雪?”金凤舞打量着施玉雪,打不知为何,在第一眼看到施玉雪的时候,就觉得十分不喜,语气也带上了几分高高在上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还请离开。”没有回答金凤舞的话,施玉雪缓步走到了一个椅子之上,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声音淡淡的,可是赶人之意却毫不掩饰。

    “你……”金凤舞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正要反驳却是被王玲儿拉了拉衣摆,这才想起来今日来的目的,就冷静了下来,也想到了今日所来的目的,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

    “你该叫我一声师姐,还有我来是有事情和你商量?”金凤仰着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像是求人,反而像是施舍一般。

    11岁的嘴角微微上,“师姐?我怎么不知道老师有你这么一好地址?还有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在这两日里面征集令已经返冯老所说的弟子你都给他解释了一遍,虽说也有师姐,不过就没有眼前这么一好能够对得上的人。

    “你……虽说我们不是同在一个老师的门生,不过我是九长老的弟子,按理说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师姐,还有,我不过是看在你是新弟子的份上,给你几分面子,你还真别自以为是了!”她金凤舞需要求人吗?简直就是笑话!只要她想,随时都能把这院子抢过来,不过只是不想让这施玉雪难堪才会如此跟她好言好语的说话罢了,不过,这人竟然如此不识好歹,敢反驳自己!

    “我不管你是谁的弟子,也不管你有什么事情,今日你擅自未经我这个主人的同意便是闯进了我的房间之中,就已然是一件非常不合规矩的事情,如果你不想让我把这件事情直接告到执事长老那里去的话,还请离开,不想和你们浪费口舌!”施雨雪站了起来,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与施玉瑶的视线在空气中对了几秒之后,转身便是离开,不再理会在房间里面的几个人。

    “简直可恶,竟然敢如此的嚣张!”金凤舞被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几分,咬牙切齿地说着,对于施玉雪莫名的就感觉到了一股厌恶。

    “凤舞,你先别生气,也许她只是还不知道你的身份而已,站仗着冯老的关系,才会如此嚣张。”王玲儿连忙安慰道。

    “哼!居然敢如此的对待我,我绝对饶不了他!”还从来没有人感敢给这样的脸色看,还居然直接赶他她,“这就是你所谓说的,他很好讲话?”金凤五不圆,我的把怒气撒在了西域雪的身上,看着是玉瑶的目光,充满了责问。

    “凤舞师姐,十分抱歉,我也不知道姐姐她会很会如此,明明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可能可能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她才会有些得意忘形而已…”施玉瑶神情低落地低下头,显得十分很难受,像是无法接受施玉雪的转变一般。

    “凤舞,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王玲儿犹豫的片刻,还是问了出来,这正主都走了,他们岂不就是白来了?

    “走!”铁青个脸,金凤一甩衣袖,便也离开了这个房间,既然正主都走了,她留在这里有什么用,不过是徒自生气罢了,还不如回去另想办法。

    “哼!不过如此而已!”在金凤舞两个人离开之后,徒留施玉瑶一个人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消失,换上了不屑,对于金凤舞的表现十分的并不满意,也十分的看不上,来了这么久,正事都没说上,但是自己受了一肚子气,这金凤舞简直就是是没用!

    不过……但是没有丝毫的说法,现在金凤舞对于施玉雪那个贱人的态度倒是让自己十分的满意,加上这金凤舞的背景,只要她对施玉雪那个贱人有意见的话,那么施玉雪就别想安安稳稳在这内院之中度过!

    很快,为了迎接新进的学生,也为了让新加入的学生可以更好地认识宁内院之中的人,在所有的事物都安排了妥当之后,内院特地举办了一个欢迎仪式,每一个长老都派了人前来参加,这个仪式不仅可以让清楚知道所在的长老的地位,也让他们可以在这个时候看一看每个长老们门下的学生之中的人以及认清自己所在长老门下的师兄师姐们,有哪些人可以让他们更快的融入到那样的氛围之中。

    一般的介绍以及仪式结束了之后,此次的活动也到了尾声的部分,主事的长老正要进行最后的总结讲话,要宣布此次仪式的结束,只是原本十分安静的氛围当中,有一个人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此次的仪式当中,还有一个环节没有进行吧?”站起来的人正是金凤舞,金凤舞的一双眼睛直直的落在了高台之上的主事长老的身上,大声地问道。

    手有的人差异以及疑惑的目光也看上了他不明白他为何站得起来,而且有什么环节一路了吗?

    “这位学子可是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主事长老等目光落在了金凤舞的身上,平静的询问道,虽说他主持了这么多年的一次没有出错,也不喜欢别人如此当众地反问自己,不过这金凤舞她也是认识的,她的父亲还算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还多少也要给些面子,所以也就多了几分耐心。

    “长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欢迎仪式当中,还可以进行挑战的吧?”金凤舞大声的回答。

    在这内院当中,还有一个规矩,再确定了每一个新进入内院的学生的分配之后,还可以进行挑战,不管是老生向新生挑战,亦或者是新生向老生挑战,均是可以。

    如此做的原因,一方面是给新生一个可以表现自己的机会,另外一方面也是给新生一个受“教训”的机会,让他们明白,不管他们在外院当中有多么的出色,再到这那样当中比他们出色人比比皆是,更是要让他们学会谦虚,更加认真的进行接下来的修炼,不过,虽然有这么个规矩,近几年来却基本上差不多算是默认取消了,因为在进来的地学生当中,没有人主动去挑战老生,也没有老生去挑战新生,相处得都是十分的和谐, 所以这一位主事长老也选择性的跳过了这么一个环节了。

    没等主事长老说话,场面顿时就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般,变得嘈杂了起来,有老生看好戏的,也有人在打量着那些新进的学生,自然也有新进的学生带着疑惑以及害怕,生怕有人挑战他们。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kuangnvguijun/95524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