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南北两方初次交锋
Feed RSS
首页 醉玲珑   芳华   盗墓笔记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十一章 南北两方初次交锋

所属目录:阴阳代理人 第一卷 灵异世界    发布时间:2012-2-12    作者:暗修兰

后来我才知道,魔老太这次南下虽然气势汹汹,但是南方也有老人出来把这事情扛了下来。
 
  最后,双方商谈的结果就是,让两个小辈交交手,既不伤了南北方的面子,也不伤了双方的和气。
 
  只是,这么一来,苦的就是我了。
 
  我可是刚刚出道,鬼都没见过几个,就和一个5岁上身,8岁封鬼的天才神通对战?那不就是小米加步枪和人家全美式机械化部队打架吗?
 
  妥妥的送死啊!
 
  我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不上阵铁定是不行。
 
  ”瞧你那怂样,又不是让你去送死,就和一个同龄人交交手,还是个姑娘,你瞅瞅你怕的样子!”
 
  师傅抬起手对着我后脑瓜子就是一拍,疼的我龇牙咧嘴的。
 
  ”准备一下,今天过了12点有车子来接我们,切磋前双方总要见个面。”
 
  师傅说的很平静,我心里却是提了起来,这么快就要交锋了啊!
 
  来接我们的车子是一辆加长的黑色商务车,车子里除了司机就坐了一个老头,看起来白发苍苍,但是身子骨很硬朗,而且我注意观察到,这老人的拳头面是平的。
 
  一般来说,我们普通人的拳面是有骨头凸出来的,但是真正的练家子,他们的拳头是平的,骨节都被磨平了。
 
  ”来了啊,天心。”
 
  这老前辈一转头,我正好看见他的脸,宽大的龙鼻,不怒自威的气势,特别是眼神,非常有杀气,看的我浑身一抖。
 
  ”是的,李岩前辈。”
 
  师傅对着这老头很恭敬地拱了拱手。
 
  ”这就是你徒弟吗?胆子有点小啊。”
 
  就看见这个叫李岩的老头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那手快的和闪电似的,我都没看清楚他抬手的动作。
 
  ”骨架子很不错,有空跟我练练呗。”
 
  李岩声音很沉。
 
  ”行啊,我正想磨练磨练这小子,胆子小孩怕事儿。不过,李前辈,这一次去那边没问题吧,魔老太可不是善茬啊。”
 
  师傅眉头微微皱起,有些担心。
 
  ”怕啥,有我在,这魔老太敢动手,我就让她们几个娘们永远回不来北方!”
 
  这句话一出口,我立马感觉,这老头真霸道!
 
  巫婆子好赌,这也可能跟她们命不长有关系,所有的巫婆子都喜欢赌博,所以这一回见面是约在了一个地下赌场。
 
  上海这种地方很少,但是不代表没有,我原本以为会是在什么地下室或者是破旧居民楼碰头。
 
  没想到,这回见面的地方是一个高级的私人会所!装修的富丽堂皇,地步都是能照的出我样子的钢化玻璃。
 
  我就是一个刚从孤儿院出来的小孩儿,见到这么豪华的地方,那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瞧啥都稀奇。
 
  师傅呢,则一个劲的和前台的漂亮姑娘聊天,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约会地点定在10楼正中间的大包厢,李岩老头开道,我走在最后。
 
  等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我一低头,看见脚边竟然趴着一条10来厘米长的头是青色的大蜈蚣!
 
  吓的我大叫一声,往后一跳。
 
  此时大堂经理走过来,看见后,一把将蜈蚣给弄死了,还一个劲地和我道歉赔不是。
 
  师傅却没怪他们,只是忧心地看了一眼李岩老头,低声说道:”看来真是有备而来啊,这青头蜈蚣是北疆钱家特有的吧。”
 
  李岩老头不语,摇摇头,推开了包厢大门。
 
  李岩老头一推开门,我往里面瞅了一眼。
 
  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桌上放着点亮的白蜡烛,一共十根,迎面就扑来一股子冷气,但是明明房间里没有开空调。
 
  师傅跨进去的脚步停住了,李岩老头也停住了。
 
  我很好奇,问了一句:”咋啦师傅?”
 
  师傅低声对我说:”看见桌子上的10根白蜡烛了吗?”
 
  我点点头表示看见了。
 
  ”这叫进门灯,一共十根,要进这门就得灭了其中五根,如果灭不了,就代表你没资格进这门。这是圈子里的规矩,你学着点。”
 
  师傅这么一说,我顿时点了点头。
 
  此时李岩老头开口发问了:”魔老太,什么意思?和我谈事情还需要放进门灯?”
 
  李岩老头口气不善,这等于是对面的公然挑衅。
 
  ”李老头,这是规矩,你我都是老人了,按辈分你得管我叫一声前辈。进门灯还是要摆的。”
 
  这是一个沙哑的,几乎就像是卡壳的磁带放出来的声音,一听就很苍老,说话很慢,但是透出一股子阴气来。这声音响起来后,我顿时感觉更冷了。
 
  ”哼。”
 
  李岩老头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我探头一望,门口距离那十根蜡烛足足有20步,要一瞬间灭了5根,这难度非常大!
 
  说实话,我虽然现在相信鬼怪了,但是那时候还是十岁的我,从来就不相信电视上放的什么武功,大侠。
 
  那就是特技效果,什么练功会冒白烟,纯粹扯淡。
 
  只是,自从跟着李岩老头走了一遭后,我才知道,这个圈子里永远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实现不了的。
 
  十根蜡烛灭掉五根,20步距离,除非用符纸一个个去贴,但是除掉几个圈子里用符的高手,还真没人能同时控制五张灵符。
 
  而且李岩老头一看就不是用符的行家,因为他手指太粗,不够纤细,操控不了符纸。
 
  我正担心呢,却瞥了一眼师傅,这家伙竟然在偷笑,而且还得意洋洋的。
 
  就在此时,李岩老头往后退了小半步,只看见这老头举起右拳,深深呼吸,随后一声厉喝。
 
  ”嘿!”
 
  李岩老头隔空打出了一拳!
 
  当时我就站在他旁边,这一声给我耳朵震的嗡嗡直响,我差点以为自己耳朵掉下来了。
 
  就在此时,黑暗的房间里,对面的十根蜡烛全灭了!
 
  一拳打出的劲风竟然灭了十根蜡烛,我自己都看傻了眼。
 
  ”好厉害!”
 
  我喃喃道。
 
  ”看仔细点。”
 
  师傅拍了拍我指着蜡烛的方向。
 
  此时,蜡烛灭了,包厢灯亮了起来。
 
  我定睛一望,顿时一怔,这十根蜡烛不是灭了,而是全断了!被李岩老头拳头的劲风给刮断了。
 
  ”这还是人吗?”
 
  我真是看傻了眼,问了个白痴问题。
 
  ”哈哈,以后你还会看见更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的。”
 
  师傅笑着摇摇头,带我走进了大包厢。
 
  包厢灯亮了以后,我多少感觉暖和了一点,只是还是手脚发冷,明明是夏天,就算是晚上也不应这么冷。
 
  李岩老头和师傅坐着,我是小辈就站在师傅身边。
 
  对面六个位子坐满了人,后面还站着一个小女孩,就是那个恋心儿,人比照片上漂亮,而且我注意到,她有一束红发,照片没拍出来,但是现在看的很仔细。
 
  只是我和她眼神一交流,顿时感觉到一股子阴寒的感觉,让我浑身不自在。
 
  坐着的人多了一个的是一个白面胖子,身边放一个大黑坛子,坛子口用东西封住了,脸上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很假。
 
  而坐在正位上的就是魔老太。
 
  我第一眼看见魔老太差点以为是电视里的老妖怪出来了!
 
  白色的头发干枯的像草一样,指甲是黑色的,非常长而且尖利,眼神很刁,透出邪恶,有两个金色的犬牙,不知道是不是镶上去的。特别是他右手的一串佛珠,像是玉质的可是又一半黑一半白。
 
  估计是差距到了我在看她,她抬起头望了我一样,只是仅仅看了我一眼,我就有种后背有凉风袭来的错觉,吓的我往后退了一步!
 
  ”魔老太,为啥北疆钱家的人会在这里?”
 
  李岩老头开口就质问道。
 
  师傅和我说过,南疆善蛊,北疆善毒。
 
  北疆人喜欢养毒,特别是圈子里的人非常喜欢养毒虫,而且越稀奇越少见越好。
 
  ”钱三,是我的朋友,这次正好和我做笔买卖而已。”
 
  魔老太说话声音太沙哑,让我非常难受。
 
  ”就是这小子和我的小徒弟比试?”
 
  魔老太瞟了我一眼,眼里带着轻蔑。
 
  ”是的,让小辈比一比,不伤和气。”
 
  师傅笑着回答道。
 
  ”啪!”
 
  没想到师傅一说话,对面的马迎春却跳出来一拍桌子,这女人很是嚣张地看着我师傅。
 
  ”老辈儿说话,哪里轮的到你插嘴!你算什么东西!”
 
  师傅被这么一说,顿时将笑脸收了起来。
 
  ”我就是插嘴了,怎么样?”
 
  师傅从兜里掏了根烟出来,习惯性地叼了起来。师傅一做这个动作,我就知道,要出事了!

下一篇:第十二章 远赴湘西,夜遇赶尸人    上一篇:第十章 老巫婆子——魔老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阴阳代理人》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阴阳代理人》的精彩内容:
   欢迎《阴阳代理人》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