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四章 抉择

第四章 抉择

    那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随声应和道:“无论他是人是鬼,倒不如用他的血造福大家,他能有无私奉献的机会也是他的福分。反正他的胳膊已经受伤严重,就算不为我们所用迟早也会失血过多而亡。”

    他们果然把主意打到苍鹏海身上了,陆少贞心中的震惊无法言喻,难道他们就是这样轻易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吗?现在不是法治社会吗?岂容他们这样放肆?

    旁边的小萝莉倒是像个小羊羔般胆怯道:“这样不好吧,天赋人权,人人平等,谁都有生存的权利,我们无法决定其他人的命运。”

    西装男扭过头,金丝眼镜一尘不染,道貌岸然中怎么看都透露着狰狞,他说道:“美女小作家,放在外面你跟媒体扯这套倒是很多人买账,但现在主要问题是,我们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哪有闲心去思考什么哲学。不夸张的说,在秩序尚未建立的原始社会,强者便是上帝的代名词,这便是残酷的优胜劣汰法则。”

    小萝莉大眼睛里水汪汪的就好像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等粗声粗气的对待,“楚楚可怜”已经成为她此刻唯一适合的形容词。但是她的脆弱很明显得到了有效的节制,毕竟没有哭得梨花带雨已经她对“浩劫游戏”足够的适应。正如西装男所说的,在这里,死亡就像是无处不在的空气丝丝缕缕的萦绕在你的肺腑,除了逆来顺受,别无选择。

    云黛汐适时走过来抱住萝莉道:“妹妹,你要学会适应,既来之则安之,逃避只会将我们推向死亡。”

    小萝莉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要是没人安慰倒还好,此时突然有了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她的大眼睛立马便扑闪着晶莹的泪水。

    卫元与西装男相识一眼点了点头,他们一左一右向苍鹏海包拢,苍鹏海惊恐万状,他的声音无比尖锐道:“你们别这样,我求求你们,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可卫元哪管那么多,他直接一脚踢在苍鹏海的肋骨上,只听见令人心惊胆战的闷哼,苍鹏海求饶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痛苦的瘫倒在地,整个人像虾米一样弓起来,只剩下巨大的痛苦化作的丝丝沉重的喘息存留在他的嘴边。

    “胖子,不管你是人是鬼,现在都需要无私奉献自己的血液,放心,待日后我们走出这个该死的游戏,我们都会给你烧纸的,保你在那边锦衣玉食宝马香车受用不尽,总比你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强多了吧!”

    而就在这时,陆少贞本来要去阻止暴行的脚步突然停住,他满脸凝重的在空气中嗅了嗅,旋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他猛地撤回脚步靠近墙边仔细观察,只见墙壁上无数细微的小孔中正汩汩的冒着浓烟,那浓烟起初是没有颜色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呈现出变黑的趋向。

    “我擦。”陆少贞凛若冰霜,内心里升起一股恶寒,他不禁看了看正在围着苍鹏海嬉笑的西装男与卫元二人,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用衣服掩住口鼻仍然检查着装置。

    纸条上的告诫已经生效,煤烟已经从四面八方渗透进这间屋子,若是再找不到合理的出去的方式,那么几人唯有牺牲掉一个人才有生还的可能。并不是说牺牲掉一个人来换取其他人的生存这种方式不合理,只是陆少贞不想让自己接下来的日子生活在愧疚当中。

    然而,他的这种独善其身的并非盲目的,他发现装置若是只能通过灌注液体来将浮阀漂起来达到通电状态,那么玻璃保温柜中的试管开口具有方向性以及装置侧面的摇轮手柄也就成了摆设。在夜无仇看来,密室逃脱的游戏最忌讳的便是放弃任何一个线索,因为没有哪个无聊的游戏设计者会秉着“迷惑视线”的目的来设置无关紧要的线索以降低趣味性。

    他用手轻轻敲击着墙壁,尽管漫无目的,可他不会放弃任何脑海中闪出来的灵光,他将那整套装置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只能将希望斥诸于别处。他的脑门浮现出细密的汗珠,空气很热是一方面,内心似火般灼烧又是一方面,他的手微微颤抖,呛人的煤烟味让他的胸口如风箱般呼啦啦的。

    煤烟还没有蔓延到屋子中央也就是卫元那块,因此他们毫无察觉仍然不紧不慢地笑话着苍鹏海,苍鹏海看着卫元手中锋利的斧子胯下竟然传来一股臊味,这就更加激发两个男人取笑他的动力。而在另一边,两个女人说着悄悄话,小萝莉梨花带雨的模样不时露出欣慰的笑容,显然是云黛汐的劝解起到了明显的效果。

    陆少贞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大脑中昏昏沉沉,视线也有些模糊。他知道这是缺氧外加中毒的表现,但他仍然强迫自己不能提醒卫元他们,因为这只会激起卫元的焦急从而加速苍鹏海的死亡!但是若是再找不到通关的线索,所有人都会死在这!若是等到煤烟蔓延到卫元那里,那么一切都来不及了!

    到底该怎么办!陆少贞感到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他的脑子可以分作两半,他倒愿意一边找线索,一边进行着这与游戏设计者的斗智斗勇,可摆在他面前的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他非但没有两个心思,反而大脑由于煤烟的原因陷入了僵滞,所有的思考若没有平时成百上千倍的努力,那都是难以完成的重任。

    卫元等人已经将打昏过去的苍鹏海朝这边拖来,陆少贞恍惚间看见几个重影的人向这边走来,心下大急,手指敲在墙壁上的力道不觉狠了几分。

    “砰”有种敲打在模板上的清脆。

    停顿了一下,陆少贞的思维终于对这种状况产生了应有的反应,这明明是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屋子,怎么会有木板的存在!恍惚间的陆少贞喜出望外,他赶忙用胳膊肘猛击,木板应声破碎。

    里面静静地存放着一个物件!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