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十二章 企鹅数学

第十二章 企鹅数学

    神秘宗教之所以让人感到可怕,不过是他们拥有着普通人难以理解的世界观,就好比原始思维,在原始先民眼里,自然万物如同己身板拥有浪漫活跃的灵魂、意志与情绪,能够与人类在某种途径进行难以揣度的交流。虽然人类经过漫长的发展已经很难重现自己祖先的思维方式,但从历史辩证的角度来看,其作为发展的开端还是有着难以否决的合理性,因此,若是能够客观理性的看待所有癫狂的一切,那么所有的疏离感都会随着对本质的认清而不再散发狰狞。

    陆少贞相对来说还算冷静,他开口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保持冷静才对。”

    可这句话还没说完,就遭到了卫元的强烈反对,这个壮硕的大汉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情绪很激动:“保持冷静?现在的情况已经很简答了!唯有干死一个人才能让大家活下来,这个密室就是一个杀人阴谋!策划这个狗屁浩劫游戏的人简直就是一个变态!”

    卫元越说越激动,最后他竟然吼地好像一头失控的野兽脖子上青筋暴露,几人不自觉的往后挪动着脚步。卫元气呼呼的说完,他左顾右盼,随后急匆匆的跑向那张血床旁边,寻找着什么。

    听着哒哒的胶皮鞋底落地的跑步声,所有人都面露惊骇,他们全身绷紧神情彼此对视。

    忽然,卫元在公寓房间那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我的斧头哪里去了!”

    斧头没有了?大家面面相觑,这斧子可是几人之中唯一的武器,竟然就这样没有了?虽然在目前看来这柄斧子没有落到卫元的手中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可这间屋子总共就这么几个人,总有人拿了斧子了吧?那会是谁呢?

    很显然,拥有斧子的人在彼此博弈中就占据有利位置,陆少贞在鸿钧的解释下对眼下的状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如果你听说过企鹅数学,那么你就很容易对眼下的局势做一个充足的认识。企鹅成群结队在冰川上休息后,会因为饥饿而想要寻找食物,但同样没有吃饭的海豹会藏在海水里伺机而动,这样留给企鹅的难题就是到底该如何行动才能把自己变成盘中餐的概率降到最低。”鸿钧的语气充满人性化,这让陆少贞丝毫感觉不出她其实是人工智能,鸿钧顿了顿留给陆少贞思考的时间,旋即又说道:“留个企鹅的仅有两个选择,第一,他们共同下水,而且为了将自身风险降到最低,他们会不约而同的选择看似是无私奉献的举措,也就是所有企鹅共同承担风险,风险也就被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陆少贞有些不理解,他打断了鸿钧的话道:“等等,为何下水了会将风险降到最低?难道偷奸耍滑的不是最安全的吗?在大家都拼命往前冲的时候,有一个耍小聪明故意以鞋带开了为借口蹲下来系鞋带,那么庞大的企鹅族群就会替他把危险排除。”

    鸿钧软绵绵的声音笑道:“如果那样的话,你抱有那样的心思的同时,别人也不是傻子,当他们得知其他人都是难以信任的时候,便会采取消耗策略等待有人率先因为饥饿而行动,所有的企鹅将会拥挤在冰川上大眼瞅小眼,谁都不肯率先迈出那一步。”

    陆少贞丝毫明白过来什么,他的意识在与鸿钧交流的同时眼睛观察着那五道门,他将眼前的困境与鸿钧所说的“企鹅数学”进行比较,忽然有些不满道:“我说鸿钧啊,你是不是跟我藏着掖着呢,就算你想要启迪我的思维也请举一个贴切的例子吧,现在我们面对的困境是具有明确危险的,我们当中必须有一个人要丢掉性命,和你所说的完全不符合啊!”

    鸿钧的声音不急不躁,尽管陆少贞因为几乎要暴走的卫元而感到害怕,但她仍然用野老话家常的语气说道:“我被设定的程序就是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你相应帮助,我所给你的提示不一定完全适用于眼下,但总有一天可以用得到。我将这些基本原理讲述给你便已然达成目的,至于你该如何选择就需要看你自己的理解能力,而我作为没有感情的程序是没有感情这种代码编入的。”

    磨磨唧唧的原来不能解决!就在陆少贞刚想骂娘的时候,鸿钧忽然又开口道:“关于企鹅数学,还有一点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不能站在强壮的人的旁边,因为拥有一身肌肉的企鹅会很自然的将身边的企鹅推下去,而其他的企鹅为了自身安全考虑是不会去替那个冤大头讨回公道的。所以说,别站在强壮的人的身边。”

    鸿钧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销声匿迹,但这句话却犹如发酵般在陆少贞脑海中回荡。现在拥有斧子的人很显然是战斗力强悍的,担得起“强壮”二字,尽管他很有可能没有卫元能征善战,但对卫元的威胁是不容忽视的。显然,卫元一家独大的现状随着斧子的丢失而改变,局势因此而扑朔迷离。

    怎么办?眼见着大家相互之间都变得不再相互信任,陆少贞感到自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位置,而这个时候,他在第一个密室的时候的心得忽然涌上心头,第一个密室提示,其实看似明面上的引导并非是唯一的出路,如果坚信着善良会得到应有的回报,那么上天定不负厚望。

    然而,第一个密室着看似是对闪闪发亮的灵魂回报,但却没有确凿的指示证明这一点,毕竟通过这种玄乎其玄的线索揣度别人的用意,是宛如走钢丝一般很难有谱的。

    这样想着,他向血床走过去想要具体观察一下设备,从而再决定策略。可这个时候,卫元凶神恶煞的面孔浮现在陆少贞的眼前,他咬牙切齿道:“小子!我知道是你把斧子藏了起来,你若是不赶快把它交给我,我就让你躺在那张床上!”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