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三十八章 一门之隔

第三十八章 一门之隔

    正常的仓库?书房对面是仓库这种布局有些罕见,但是却也没有太多讲究,但是常明达为何显得很慌乱表示自己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反而又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正常的仓库?

    但是现在形势紧急,这个想法仅仅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根本没有停留下来,便抛之脑后了,他心念电转而后喊道:“你确定要我过去,而不是你过来!”

    对面很快便回应道:“丧尸正在我的门口守株待兔,我一开门它就会把我撕成碎片!你要我怎么过去!放心吧,这边很安全,你尽快想办法过来!”

    “仓库里有什么!”

    此时丧尸因为被他们二人之间的对话刺激的愈发狂躁,所以发动的攻势愈发的猛烈,木门发出刺耳的咔嚓声,与此同时丧尸的喉咙里发出类似于猛犬激怒的时候滚沸的声响,陆少贞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总归是不好的预兆。

    “仓库里有武器!铲子,斧头!”

    常明达的嘶吼让陆少贞眼睛一亮,他顿时萌生出大胆的想法,他们既然是在玩游戏,那么首要的任务就是探究游戏设计者的目的,如果能将其意图完美无缺的把握,那么距离通关也就只差行动了。

    看到眼下这种形式,丧尸在外面守株待兔,那么喂有将丧尸杀死,才能够成功进入下一关。只不过若是没有通关,那么代价可能会很大。

    陆少贞听到此话也不假思索,本来他的目的便是要走出书房,常明达提出这个要求也正符合他的意愿,因此他紧皱眉头静静的听着那头丧尸疯狂的咆哮。

    “小子,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将丧尸引开!这道门怕是撑不了多久!”常明达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尽管他不住的掩饰,可那种状若癫狂的歇斯底里。

    陆少贞对他的情绪深有体会,在这个游戏中绝望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了,既然发自灵魂的灰色都已经体验过,那么第二次踏进同样的泥沼中,也不会翻新出别样的窒息感。因此,他在对常明达的处境感到同情的同时,也是有些许的淡然,全然没有刚踏进浩劫游戏时面对未知恐惧的慌乱。

    你自己体验一会也是好事,毕竟在这里我们都是任人摆布的蝼蚁,幕后黑手想折磨你,那么挣扎与反抗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徒劳无功的。

    尤其是在这样第一个拥有着宛如精密仪器的大脑的幕后黑手,尽管他的设计可能并不完善,但对于并非全知全能的参与者来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常明达的惊恐的语气并没有换来回应,因此他有种孤立无援的无助感,人处于恐慌中发自本能的想要抓住身边的一切作为救命稻草,尽管这跟稻草仅仅是来源于精神层面的寄托,可若是失却这种沟融交流,那么人们精神的脆弱在短时间内便会诠释什么叫做“溃不成军”。

    “小子!小子!你在干嘛!快点想办法过来啊!……实在不行,你吱个声证明你的存在也好啊。……小子,你还在吗?”

    声音颤抖的已经变形,在沙哑中有着刺耳的尖锐扩散开来。

    陆少贞紧紧的皱着眉头,他咬紧牙关,心里一横,当下扭过身将门推开一道小缝。

    扑面而来的恶臭直冲鼻底,那是种臭水沟的味道混杂着粪池发酵的潮湿气味,这个丧尸的身上不断流淌着恶心的粘稠液体,就好像是正在不断融化的肉浆一般。

    呕!

    陆少贞赶紧重新将门闭上,他惊魂未定,这个丧尸貌似还是“新鲜的”,要不然其身上的黏液定然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干涸,哪怕是丧尸也敌不过岁月,这是世界定律。

    此时的丧尸正专心致志的攻击着对面的木门,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刚刚有双眼睛看着自己,这对于陆少贞来说是件好事,但把眼光放长远来看却是心腹大患。若是丧尸将对面屋子攻破,那么对面有武器的屋子便会沦陷,自己从而就会被困在书房中。

    若是自己不安于被困死的结局,那么唯有鼓起勇气赤手空拳的面对凶恶残暴的丧尸,他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在其之手下生存下来。若是再被其咬伤,自己很快就会像卫元一样被转化成丑陋的毫无感情的异类。

    这是个简单的逻辑,要想利益最大化,唯有想办法去另外的屋子与常明达汇合,两个人拿到武器同心协力才有希望将丧尸杀死!

    这样打定想法,他的视线迅速在书房中来回扫视,终于,他的眼睛一亮,慌忙跑到壁橱 跟前,将充气娃娃取出来。

    老妹,就看你的了!陆少贞颠了颠稍微有些分量的充气娃娃,这个娃娃看起来很假,可实际上那类似于硅胶材料制成的身体拥有不与之匹配的重量,想来这点也是使其逼近真人的一个特征。

    充气娃娃的模拟肌肤有些微凉,陆少贞颇感好笑的最后看了眼墙壁上的画像,老兄,艳福不浅啊,但是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时候,借你的伴侣一用,想来你也不会介意。

    这样想完,他拎着娃娃走到门口,深深的喘了口粗气。

    “小子!我求求你了,你快点把那头丧尸弄走吧!要不然这门坚持不住了!”常明达的声音显得绝望无比,就好像落水的人拼命仰脖将口鼻保持在水面上,唯有对死亡的恐惧才是活着的证明,那种即将直面永夜的痛除在无尽蔓延。

    陆少贞没有理会常明达的恳求,他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深呼吸,试图让冒汗的手心恢复正常,他感觉自己的心跳“砰砰”的跳动的厉害,第一次直面丧尸的紧张笼罩在他的心头。

    自己真的有勇气支持自己的行动吗?他不断的在心中问自己,内心深处仿佛空旷的空谷回音般回响着层层叠叠的震荡。

    “突破自己的时候到了啊!”陆少贞自言自语嘟哝着,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律师,那道门能从里面打开吗?”他拼命喊道,似乎不光光是在询问,更是在给自己打气。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