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四十一章 常明达的身份

第四十一章 常明达的身份

    “但是,若是揪其本质,你的初衷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只不过恰巧你的利益与我的完全吻合,所以,你仍然不过是个颠倒黑白油嘴滑舌的伪君子。”

    常明达冷哼一声道:“随你怎么说,在现在这种情况,不为自己着想的人还能指望他干什么?活命最重要,其他的都得靠边站。”

    陆少贞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他此时已经没有刚刚那般愤怒了,先不说常明达的做法对不对,光是落在这个要命的“浩劫游戏”中就足够让人崩溃的了,在不断与死神较量的时候,真正的自我会赤条条的接受审判。

    这是陆少贞的感受,他想来也是所有人的感受,基于此点来看,常明达的做法便已然能够进入让人理解的范围,毕竟对于人之常情应当给予适当的宽恕。

    “接下来该怎么办。”陆少贞在愤怒之余也是冷静下来,就算要与常明达算账,那也得日后再说,此时丧尸就像只敏感的小猫一样在客厅中等待着入侵者的出现,不论是为了谁保持安静都是没错的。

    常明达满面愁容的眯着眼睛,陆少贞相信如果此时递给他一根烟,他绝对会毫不客气的抽起来,这是种混子的气质。

    “能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还得从哪荆棘网中穿过去不成?”律师轻轻的朝地面吐了口唾沫。

    陆少贞默默的走到荆棘网的边缘,他用手指在细密的尖刺上用力一划,顿时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传来,一道伤口便出现其上,几滴血珠吧嗒的掉落在地上。

    他茫然的抬起头盯着错综交织的荆棘网间,他的眼前仿佛看见某个血人浑身伤口,哪怕是被痛苦的海洋淹没,但仍然奋力挣扎着向前,他的殷殷血迹让这个房间充满了求生的意志。

    不知不觉间,陆少贞的双手死死的攥紧。这不是个轻易的决定,在骇人听闻的、切肤之痛不绝如缕的进程中,那令人望而生畏的开端是让人不寒而栗的。

    自己真的能踏出这一步吗?

    “兄弟……我刚刚叫你小子确实有失公允,毕竟我也没比你大太多,而你的胆识与魄力亦是值得我尊敬的。这一步我们是必须要走的,但是在此之前我想我们必须做好能够承受后果的心理准备。”常明达说道,他站起身来到陆少贞的身边,亦是如后者般检查其带着尖刺的链条。

    由于陆少贞是侧过身的,因此常明达在经过陆少贞胸前的时候,以陆少贞的角度正好能够看见其后颈上有一处纹身。

    “你是混黑的?”陆少贞惊讶不已的低声询问道。

    常明达微微一愣,旋即勉强笑道:“人在江湖,哪能没有个多重身份,若是没有双层保险,我怕是早就不知道在哪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中腐烂成一滩浓水了。怎么兄弟?你认识这个纹身?”

    陆少贞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初少冰处理的一个案子,那个案子就是关于这个所谓的“黑狐社”帮派的,这个帮派在与人械斗的时候伤及人命,陆少冰正是作为原告律师出庭为死者家属竭尽全力讨回公道。陆少贞之所以对这个案子印象深刻,那是因为黑狐社的报复是拖关老师的人脉才摆脱的。

    尽管他对自己妹妹的做法深感赞同,但也时常劝少冰低调行事,而少冰每次都会板着小脸义正言辞道:“面对罪恶绝对不能姑息,这不仅仅是对自我的职业道德的遵守,更是一种态度,一种绝不向黑暗屈服、只为正义伸张的姿态,肩挑之担,如斯而已。”

    一旦退缩分寸,那么黑暗便会肆无忌惮的蔓延,防微杜渐这个成语,适用于任何事情。

    “兄弟,话说我这一生也挺传奇的。”常明达的声音将陆少贞从回忆中惊醒,“我作为律师,在法庭上叱咤风云,但同时也是黑狐社的军师,两个身份让我在a市混得可谓是风生水起,但怎么都没想到,惹到了濮阳盛那个家伙!”

    陆少贞不知道该回应什么,他对黑道的事情除了少冰处理的案件以外是一概不知,因此只能静静的听着。

    “算了,说起濮阳盛我还是有些后怕,他这个家伙竟然派杀手来杀我,辛亏我反应机敏,才逃过一劫。”说起这些事,常明达明显兴致高昂起来,他忽然话锋一转道,“对了,你先前说你的妹妹也是律师?”

    陆少贞心中一凛,随机打着哈哈道:“她是法律学院的学生,根本没接过案子,算不上真正的律师。”

    常明达闻言点了点头,二人旋即便陷入了沉默当中。

    此时,这种沉默是可怕的,因为他们谁都知道就算说再多的话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从荆棘网中穿过去。

    为了生存,你们愿意付出多少?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大部分人已经在物欲横流中忘记了生命的意义,他们不懂得珍惜,他们觉得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他们从来都不会想,为了生存他们愿意付出什么!

    正是这种意义的缺失造成了幸福感的疏离,陆少贞苦笑着,他曾经作为一名大学生却抱怨课多作业多,此刻却是感受到,能够在明媚午后的图书馆安安静静的做作业是一种怎样的幸福!

    “你觉得卫元他死得惨吗?”陆少贞忽然这样问道。

    “肯定是惨啊,他变成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然后还被巨斧劈成两段,就算是死也没留个像样的尸体,这若是家属来了,只能收集点衣物做成衣冠冢。他那肉都充满了丧尸的病毒嘞。”

    陆少贞并没有顺着他的话说,更没有对他的观点提出质疑,而是忽然问道:“你是律师,思维定然是比较通达的,那么你认为死是一件怎样的事。”

    触及到这个沉重的话题,常明达垂下头略微思索片刻后抬起头,嘴角露出一抹爽朗的笑道:“死与生相同,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他们二者作为两个端点连成了人生的线段。因此,生是死的蜕变,死是生的终结,他们二者终归是一回事。”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