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四十二章 永恒的利益

第四十二章 永恒的利益

    “很高兴你能与我分享你的观点,按理来说对于你的黑道身份我应该感到害怕的才对,但既然同为天涯沦落人,那么兔死狐悲就是不可避免的事了。我们的简短的开诚布公会为彼此血腥的求生之旅增添几许异彩。”这样说着,陆少贞的眼神中散发着清冷的光晕,这是只有在很冷静的情况下才会生成的产物,他神秘一笑道:“对死亡的恐惧才是生之存在的证明,也就是说,死亡是生命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常明达眉头微微一挑深深的看了陆少贞一眼道:“年纪轻轻的就有这样的感悟,当真是令我这样的人感到汗颜啊,只是对于生命的这种表现形式,似乎并不是很受世人待见。”

    “那只不过是生活的惯性使然罢了,就好比你交了一个处了几年的女朋友,却在旦夕之间罹患怪病而死于非命,那种生活意义的缺失在此后很长时间会让人宛如行尸走肉一般。”陆少贞微微的垂下头,眸子里蕴藏着的深深的悲哀并没有让律师看见,他继续道,“缤纷的世界变成单调的灰色我想你应该懂得什么意思,食难咽寝难眠的感受是比安静的死去更可怕的存在,所以经历往往会让人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对于世界万物的生灵来说,趋利避害的本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铁律,人唯一高级的地方就是善于有意识的去贯彻这个道理。”

    常明达沉默不语。

    陆少贞深吸一口气,他瘦削的肩膀上承载着太多的东西。顾贞观曾有句诗这样说道“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这首《金缕曲》是陆少贞最喜爱的词,自打女友与妹妹相继出事后,顾贞观与吴兆骞的事迹便成为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吟咏之间总是能够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的感受到烈烈哀思。

    词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魂相守。

    陆少贞再度抬起头的时候,神情已然恢复了原状,眸子里的神采宛如琥珀般绽放着莹莹光泽。

    “为了生存,我愿全力以赴。”

    这样说着,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蒙在脸上,在荆棘网中穿行要想让自己所受到的损伤最大程度的减小,那么唯有凭借衣服的防护,而幸运的是陆少贞的外套乃机车服,几千块钱的皮质料子让其拥有极强的防护性,这样以来可以将脑袋很好的保护住。他将袖子系在下巴上,就好像乡下妇人干农活的时候戴的头巾一样将脑袋蒙住。

    “兄弟,我该怎么办。”

    此时常明达的声音突然响起。

    陆少贞微微一愣,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的胸腔中回荡。他倒真的忽略了这件极其重要的事,自己有皮衣作为防护,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伤害,但是常明达却没有这样的条件。

    二人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二人的心中各自不断进行着计较。

    道理在这个时候已经毫无意义,机车服的归属被法律赋予的权力已经形同虚无,陆少贞明白,在死亡的狞笑下秩序必然崩坏,从而一切纲常都会重新界定,适时就没有什么东西会一直属于同一个人了。

    物资只属于强者,弱肉强食,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这个道理尤其在秩序崩坏的深渊裂缝中来的更加残酷更加直观。

    正如眼下,常明达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其实陆少贞很能理解常明达的图谋不轨,因为即将面临着如此恐怖的酷刑,就算是神仙来了也不能面不改色。也正是深谙这种利害关系,陆少贞才敏锐的察觉到情况不对劲并对其极度的重视。

    “你想怎么办。”陆少贞的脚步不自觉的往后挪动。

    常明达没有答话,他的脸色有些阴沉,眼神中闪烁着宛如野兽的光芒。他斩钉截铁的只说了两个字:“给我。”

    对于常明达的战斗力陆少贞是丝毫不会小觑的,先不说自己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就算自己处于完好无损的状态,真能打过混黑的常明达吗?常明达看起来身材修长文质彬彬的,但那也仅仅是看起来,他真正的战斗力怕是不比卫元弱,甚至在敏捷方面,他可以碾压卫元。

    “这就是现实。”陆少贞死死的盯着常明达阴森的眼神,忽然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前一秒还在谈论生与死之间的差距,仿佛是多年的老友,下一刻便势同水火,这倏忽万变的关系真是让人头疼。”

    “没有永恒的关系,只有有恒的利益。”常明达眉头紧皱,步步紧逼,就像是黑暗中潜行的豹子在狩猎,屏息凝神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善于思考的年轻人,对于这句话想必会有深层次的理解。”

    “这是自然,热衷于读书的人思维能力不会差。”此时此刻,陆少贞的气势忽然有些细微的变化,他似乎是想明白什么东西,脸上露出胜券在握的表情。

    常明达对此有些警惕,但显然并没有领会到陆少贞气势转变的原因。

    “这个利益从狭义的看来那么未免过于世俗,但是若是用哲学的角度去思考,那么先前所说的趋利避害实际上不正是对利益的追求吗?你所说的我非但十分明了,甚至在这方面的理解上可能比你来的更加通透。”陆少贞的嘴角流露出诡异的笑,眼波中流露出畅快的神情,常明达此时似乎明白过来什么,他的脸色顿时扭曲起来,嘴巴逐渐张大,极度的惊恐是他唯一的表情,他双掌摆在胸前,显然是不希望陆少贞如此做。

    “你可要做好准备了,我所贯彻的正是你所说的那句,没有永恒的关系,只有永恒的利益。”

    陆少贞压低声音说完这句,嘴角的笑容还未散尽,常明达亦没有时间制止,他顿时放开喉咙大叫一声。

    这个声音洪亮且极具穿透力,一如之前那道踹门的哐当声。客厅中仿佛是应和般传来一声巨大的咆哮,紧接着砰砰的脚步声迅速逼近!

    丧尸被吸引过来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