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四十三章 为了生存

第四十三章 为了生存

    “你找死!”常明达猛地扭头看向门口,然后焦急的大吼道。

    陆少贞冷笑不已,他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一股脑直接钻进了荆棘网中。

    “嘶……”巨大的疼痛从四肢百骸涌进脑海中,切肤之痛在刹那便如缠绵不绝的浪潮不断拍打着他这艘在无边暗夜刮着风暴的海洋上的小船,渺小的可怜,随时都有颠覆的可能。

    “撕拉——”一声衣物撕裂的声音响起,陆少贞奋力往前挺近,可荆棘网上的尖刺狠狠的挂住他的裤子,在他与链条较劲的过程中裤子不堪重负的被撕破了。

    鲜血从他周身裸露的肌肤上冒出来,细密的伤口虽然不致命,但它们的样子却是触目惊心的,无数的血珠从这些伤口里渗透出来,陆少贞顿时成了一个血人。

    然而,这仅仅是刚开始而已,在后面漫长的路途中,有着无尽的折磨在等待着他去体验,就仿佛明明知道是陷阱却还得义无反顾的去践踏一样,发自心底就有些悲哀在升腾酝酿,以至于奋力前行的路途上不但要抵抗链条尖刺的阻力,更要克服悲壮的情绪所带来的更容易轻言放弃的弱点。

    现状可谓相当惨烈,在陆少贞猛地钻进荆棘网后,那头宛如高温下的蜡人般的丧尸张着令人作呕的大口破门而入并向他们猛扑过来。

    情急之下,常明达在短暂的计较中得到了他别无选择的选择,他宛如跳水一般猛地扎进荆棘网中,顿时惨烈的哀嚎在这个房间中萦绕不散,常明达的衬衫顿时被刮得支离破碎,四面八方包拢而来的尖刺不断在他的身体上造成骇人的伤痕。

    对比与陆少贞,常明达的状况可谓相当惨烈,他的西装外套已经不知道何时就扔了,以至于脆弱的衬衫根本不能给他的身体提供多少防护,他便这样几乎赤条条的被尖刺割来割去。

    强烈的疼痛似黑暗蔓延,希望就仿佛是无尽隧道中的一点微光,瞳孔中折射的血色正是来自于自己的肌肤,那滴滴答答的鲜血不断的淋洒在前进的地面上。

    恍惚间眼神有些昏昏沉沉,牙关不受控制的发颤,陆少贞心知不好,在这般酷刑中神智是很难保持清醒的,然而,在这里非得清醒不可才能通过。

    这又是一道挑战极限的关卡,陆少贞几乎没力气骂娘了,他的浑身上下不住的颤抖,血液已经将他的衣服裤子浸湿。这个关卡不但是对肉体的惨无人道的折磨,更是对心里上的摧残,在接受着酷刑的陆少贞踉跄不已,犹如蚀骨之蛆在他的身体上蠕动,他有拼尽全力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奔跑的冲动!

    情绪在告诉他:早死早超生!但理智却对其作出否定:冲动只会让这些链条越缠越紧,越挣扎尖刺扎得便越深,想要生存唯有忍住疼痛缓步前行!

    此时的丧尸站在荆棘网的外面不断的向里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它似乎知道荆棘网的危险,那模样有些犹豫不决。无与伦比的腥臭从它的口中传出来,与此同时它踩下的脚印上也就是它身上掉落的黏液的味道亦让人如处鲍鱼之肆!

    丧尸那带有白色黏膜的眼球死死的盯着在荆棘网中折腾的两个人,顿时浑身抽搐的再度咆哮着,猛地冲进荆棘网中,但是这些链条却给俩人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丧尸由于过于鲁莽,以至于被链条死死的缠住,只能凭借着蛮力向前蠕动!

    然而丧尸是没有痛觉的,它任凭链条穿过黏液在它身体上刺出更多喷溅的乳白色液体,它却全然不顾。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啊!啊!啊!”刺耳的吼叫充斥在陆少贞的耳畔,陆少贞扭头看向身后,常明达已经被链条缠得浑身被血液包裹,根本看不出来其本来的面目了。尤其是他额角的地方,一小块皮肤已经被扯得垂下,露出里面血淋淋的皮下组织。

    这是何等的痛苦啊!一小块皮肤被硬生生的扯下来!

    陆少贞感到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他盯着这幕瞳孔不断的抖动,常明达正是过于着急想迅速通过而动作幅度太大,从而导致他越折腾,链条的约束力对他来说便越强。

    “冷静下来!律师,你要冷静!越扑腾链条缠的越紧,你要是想活命,就赶紧冷静下来!”陆少贞歇斯底里的喊着,声音中隐约带有哭腔。

    在这种酷刑当中,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啊!

    陆少贞暂停下前进的脚步,而是在常明达前方不远的地方拼命的嘶吼试图让其清醒,在疼痛中迷失心智唯有死路一条,只有意志的强者才能够存活下来!

    就算律师屡屡要迫害于他,但此刻他仍然选择停下来解救律师,这并不是什么以德报怨,而是在绝境中赖以生存的守望相助!陆少贞帮助常明达,那么他得到的精神力量不仅仅是单纯的施加善心所得到的快乐那么简单,而是在这冰冷刺骨的世界中试图去触摸那么一缕人性的光辉。

    人性对于人来说,就是绝望前的救赎,若是连人性都可以泯灭,那么此人距离心如死灰便不远了!可以说保留人性是对自己生存权利最起码的尊重,若是自己都不赞成自己活着,那么每多活一天岂不都是煎熬?

    “每个方向都有不得不这样的理由!律师,你要明白你的目的!”陆少贞的声音硬生生在丧尸的吼叫中破开一片空间,“我们的目标就是活着,除了活着走出去,我们别无选择!否则就会被困死在这该死的链条当中!”

    不知是陆少贞的努力的作用,还是常明达略微喘了口气之后稍微恢复了神智,他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狠狠的向陆少贞吼道:“你罪该万死!是你把丧尸引过来才造成现在这种状况的!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早知道就应该帮助卫元在血床上就把你弄死!”

    陆少贞神色一凛,他用已经血肉模糊的双手握住带着刀片与尖刺组合排列的链条,将其拨开,继续向前挪动。

    “将我碎尸万段?能出去再说这些话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