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四十四章 艰难的进军

第四十四章 艰难的进军

    常明达的话让陆少贞想起了自己被卫元制服强制拖到血床上的场景,那时候常明达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惋惜亦或者其他表示悲情的气质,恰恰相反,他冷眼旁观的同时有着不自觉的幸灾乐祸在嘴角荡漾。

    想到此的时候,有个一直以来的疑惑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照理来说,老旧的公寓只有五个门洞,所以说能够生存下来的只有五个人,而事实确实如此,但若是细细考究起来就会发现,这中间隐藏着巨大的玄机。

    因为五个门洞并没有明确标明谁就应该进哪个门洞中,也就是说,哪个人进入哪个门洞完全是一个随机事件,然而巨斧的在天花板上的机关移动轨迹却是直击第五个门洞的。这个必然事件和偶然事件相结合,就不难看出不符合逻辑的存在。

    其他人是怎么在前四个门洞中依次站定的,而单单留下第五个门洞供卫元进入?这难道仅仅是巧合吗?如果这是巧合的话,那么未免有些离谱,而且游戏的设计者的用意岂不是完全沦为无用之物?

    看得出来自打进入“浩劫游戏”中他们便被一件件离奇的事情所摆布,这些事情虽然看起来很无厘头,但是它们都有共通之处,那便是以幕后黑手的用意为核心施展目的,所有的关卡都是作为围绕着皓月运转的星宿,达成一个共同的精神翊戴。

    而关于门洞的分配,如果当真是巧合,那么未免与心思缜密的设计者的思维方式有极大的出入,就好像是精密的仪器生产出了粗糙的产品,那种不协调的感觉极大的触动着他的神经。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设计者是如何预料到自己会成功触发机关,又是如何知道巨斧必然会劈中卫元呢?还是说这是他根本就是想在这个关卡中杀死一个人而进行的优胜劣汰?或许用“优胜劣汰”来形容有失偏颇,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卫元就是那个该死的倒霉鬼!

    然而此时并非纠结这些的好时机,无论如何能够活下去才有资格去破解谜团,他恍惚间对常明达的话感到不屑,便继续向前方挺进。

    “你不得好死!若是我能活着走出去,我定然要杀了你!”常明达撕心裂肺的吼叫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他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瞪着陆少贞,仿佛是陆少贞造成现在这个局面一样,他努力的在荆棘网中站稳,锐利的链条狠狠的勒进他的肉体中,模糊的血肉往外泛着渗人的血沫,他的脸上呈现出破罐破摔的悍然气概,强行提起颤抖的双手,将挡在面前的荆棘链条从眼前拨开,

    血淋淋的殷红在他的脚下聚成一汪,他牙关呈现出细密的颤抖,牙齿咯咯的打战,腮帮子不断的鼓起消失,如此不断反复周而复始,就仿佛是没有尽头的射线,在痛苦的折磨中单调且乏味。紧接着,他弯下腰,脑袋从两根链条之间穿过去,顿时只听见轻微的“吱——”的一声过后,大片大片的血液将他的后颈浸染,整个后脑勺的头发都因为血液的原因而凝聚在一起。

    常明达的眼神不断的飘忽迷离,在极度痛苦中的沉沦是种可怕的心里状态,他的心灵防线就像其肉体一般濒临崩溃的边缘。

    人真的可以从这里穿过去吗?这个念头不断的回荡在常明达那飘忽如风的思绪中,身体上的痛苦忽然变得渺远,就仿佛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那样,变得极度的不真实。

    但是此时,就在他的完全凭借本能木讷的前行、生机不断的随着鲜血从他的体内流逝的时候,他的眼底忽然映射出前方的人影。

    那是怎样的人影啊!常明达感到自己失去的思考的能力,他所经受的折磨就仿佛是灵魂的枷锁,将他的意识拷在迷离之境中,但是他仍然能够感受到那身影上传来的强大的意志!

    在很多重大的时刻,意志的坚定与否往往决定着事情的走向,这是经过时间验证的圭臬,此时此刻,他仿佛看到了那血肉模糊的赤红血人周身仿佛升腾着无形的火焰,仿佛是焚尽坎坷、荡平磨难的信念之火,那是对理想的追寻,那是对自由的憧憬……

    身边的事往往会带给我们无尽的感动,这些材质优良的故事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待我们发掘,常明达不知道自己行将就木的躯体被何种内驱力所催动,他只感觉心中不断回响着单调的弦音,求生意志成为他赖以信奉的东西。

    此时此刻,正如常明达所见的那样,陆少贞正以一种缓慢但却坚定的步伐向前挪动,尽管他的皮肤已经几近支离破碎,但是那种对生命无与伦比的渴望成为他继续下去的动力。虽然求生意志足以阐述他坚持的原因,但那种对使命尚未完成的责任感亦不遑多让的彰显,由于他的头部被机车服保护的还算完好,因此豆大的汗珠吧嗒吧嗒的掉落,有的则流进他的眼睛中。

    火辣辣的疼……但是当真能够停下来去擦拭吗?自己浑身上下的神经都被疼痛所遮蔽,可以说自己现在无论是肉体还算精神都宛如循环往复不断运作的机器,如果有了停下来的先例,那么他没有把握能够再度启动。

    漫长而残酷的路程在泛黄的仓库里显得惊心动魄,二人仿佛是孤独的旅行者般无声无息的向前行进,他们已经失去了嚎叫的资格,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知觉,恰恰相反,那高频率颤抖的牙关以及波动的瞳孔都无时无刻不在证明着他们所忍受的非人的煎熬。

    丧尸犹自在拼命的咆哮,它疯狂的挣扎让大片链条不断抖动,但是也正是由于此,它才被牢牢的困在原地,没有办法前进半步。

    甜腻的气息充斥在整个仓库中,丝丝缕缕的血腥小精灵在二人周身环绕不停翩翩起舞,构成了一副宛如清晨林间的雾岚转变为血红的画面。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49449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