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五十二章 玄虚

第五十二章 玄虚

    陆少贞的直觉是没有错的,此时此刻当真有个人站在他的身后用阴森的眼神盯着他。如果以面对着陆少贞的视角看过去,只见一张血淋淋的面孔出现在他的肩膀后方,那怨毒的眼神可怖至极,并且散发着浓郁的仇恨。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细密的细胞组织夹杂着浓稠到拉丝的血污裸露在外,尚还具有弹性的皮肤被大面积的掀开几乎盖住眼睛,令人作呕的肌肉条仿佛散发着实验室的福尔马林气味,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变得凝滞。

    若是说的委婉点,那怪物就像是带着专业面具的话剧演员,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戏剧,然而若是当真如此的话那么这个演员的演技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因为那眼神之怨毒能够让人哪怕是看上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

    此时这个怪物正以缓慢的步伐逼近陆少贞,在他距离后者仅仅有半米左右的时候,陆少贞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

    此时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他根本不需要扭头确证自己的预感的准确性,在刹那之间,他的视线扫到镶嵌在桌腿上的古铜色的狮子头,由于狮子头色泽温润鲜明显然是由名贵的金属制成的,所以尽管年代久远而氤氲不清但也是可以看到倒影的,因此陆少贞登时便宛如炸毛的猫一样浑身汗毛倒竖,整个人在那方促狭的镜面偶露的峥嵘后几乎是下意识的扑出去,他整个身子很突兀的摔向地面。

    接下来的事证明了陆少贞身体的敏捷性与对危险的反应还是很不错的,就算刚刚从地狱般的荆棘网中走出来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可在强效药物的帮助下,他已经能够如臂使指的掌控自己全身的每个角落,药物对于陆少贞就像春雨之于久旱的大地,它让陆少贞的体能得到了极大的缓解的同时也无时无刻不影响着他的精神。

    就在陆少贞扑到的同时,一柄斧子堪堪的从他的后脊梁骨划过,若是他再迟那么几秒,这柄斧子就会无情的没入他的身体,肆意掠夺他的生命。

    “混蛋啊……”

    陆少贞摔倒在地没有任何犹豫,赶忙扭头,而他身后的怪物仿佛是怅然若失的说道。

    “常明达,你抽什么风!是我救了你,你难道要恩将仇报吗!”陆少贞死死的盯着眼前血淋淋的怪物,心念电转,在心中计较着对策。

    常明达尽管得到了药物的治疗,但是他身体上的伤势并没有像陆少贞一样得到改善,他虽然恢复了行动能力,可在视觉上与之前没什么两样。

    因此,不过是个宛如没有皮的怪物。

    常明达那被血红肌肉纹理显得异常硕大的眼珠透露出些许茫然,而后咬了咬牙像是付出极大勇气般对陆少贞怒吼道:“濮阳盛,我警告你你可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濮阳盛?陆少贞登时愕然,他依稀记得这个名字,片刻之后他想起来濮阳盛是谁了。

    a市著名的企业家,手下的企业遍布各行各业,可以说他就是a市的金融巨鳄,只要他动动手指,就能轻松的引领金融大幅度的涨跌,因此,在a市最佳贡献奖的评选中,他以弥盖群纶的优势拔得头筹。

    陆少贞现在还记得当时在电视上收看关于他的报道的事。

    而最值得注意的,也是与浩劫游戏最贴边的,就是濮阳盛的侄子是苍鹏海!

    想到此陆少贞眼睛微微一亮,云黛汐说过,每个人来到这里的目的各自都清楚,那么对这句话加以剖析是不是可以认为每个人都是自发性进来的呢?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不是就隐藏着事件自始至终的答案呢?

    再往深处想,濮阳盛此时出现在常明达的口中,尽管不知道常明达为何突然这样说但他既然说了,那么就很定代表着他知道些什么,而濮阳盛与苍鹏海又是亲戚关系,如此一来常明达与苍鹏海都与濮阳盛有关系!

    虽然这种联想有些穿凿附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没有头绪的时候,这种看似荒谬的联想才是打破僵局的方法。

    “濮阳盛我告诉你!我不会再为你丑陋的行径辩护,你另请高能吧!同时你也别想动我,我们黑狐社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是敢动老子,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老子的兄弟把你砍了!”

    常明达声情并茂的对陆少贞说话,他仿佛很是害怕,就连握着斧子的手都不住的微微颤抖。

    陆少贞诧异的看着这幕,就仿佛当真在看一场话剧一样,常明达在同一个虚无的人对话!

    陆少贞死死的盯着常明达那眼白突出的眼珠,试图从中查询到什么信息,但是他获得的全部都是常明达对濮阳盛的种种情感,而绝非对自己的!

    怎么回事?常明达难道能看见自己看不见的东西?濮阳盛是个鬼魂附着在自己的身上?

    这些想法虽然诡异,但他既没有急着去下定论,也没有让惊恐掌控自己的神智,他决定继续看下去。

    “濮阳盛,你说说你丧尽天良的贩卖人口,a市这么多年不断失踪的人口想必全都是你干的吧!哈哈哈哈……你给我封口费就不说了?老子差这么几个臭钱吗!我现在就要去告发你,我要让你万劫不复入地狱!你奸淫我妻女,我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常明达疯疯癫癫的朝前方劈了两斧子,接着狂笑道:“什么!你现在还想让我继续为你辩护?你动刀子动到我的头上了,你还好意思让我继续为你办事?你的良心何在!欺负人还有这么欺负的?”

    但是常明达咬牙切齿生动的说到此,他的表情蓦然变得极度惊恐,就仿佛是听到了或者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他的嘴巴逐渐张大到失真的地步。

    紧接着,他手中的斧子咣当一声掉在地面上,与此同时他的双手高高举起固定在半空中,就仿佛是被什么人制服了一样,他的身子摆出奇怪的造型:双手被押在后背上,屁股撅起来对着陆少贞,上半身向前探去,双腿在微微的颤抖。

    “不要啊——”凄厉的惨叫震耳欲聋的萦绕在这个仓库中。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5018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