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五十八章 寻求突破

第五十八章 寻求突破

    “那么你的妻子女儿到底犯了什么错误,或者说是你对于他来说犯了什么错误,他才这样干的呢?”陆少贞愈发心疼起眼前这个可怜人了,可以说他所有的一切,都被濮阳盛毁坏的彻彻底底,本来他拥有很好的职业不用为金钱犯愁,同时又很有黑道背景,这些都足够他活的风风光光的,那么他又为何去招惹濮阳盛呢?

    “此事说来话长,作为经济风口的风云人物,濮阳盛手底下掌握着巨大的利益集团,而我曾经只是这个利益关系网中的一个小环节。濮阳盛集团的运作方式就是各个组分之间没有联系,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每个人各司其职的完成本职任务就好,否则就会遭受到严厉的处罚,如果你不想干了,很快便会有新人取代你的位置,而你终究是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或许是这些心有余悸的事情让常明达陷入沉思,他的情绪不再张狂不再失控,而是时时刻刻都充斥着恐惧。

    恐惧让他冷静。

    “那么你知道a市屡屡发生的失踪人口案件吗?”

    a市的失踪人口案件就像是幽灵般穿梭在这个庞大的城市的各个街道之间,大家人人自危,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人联名上诉,却迟迟没有结果,人口失踪案依然屡禁不绝。

    常明达怔了怔,他扭过头来说道:“你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吗?”

    “不知道。”陆少贞应和一声。

    “我作为律师的职务,就是努力将那些人口失踪案件的被告撇清嫌疑。”

    “这样说来,人口失踪案件的幕后指使都是濮阳盛吗?”

    常明达微微的叹了口气道:“世间的黑暗是没有尽头的,当你临近深渊的时候悬崖勒马已经来不及了,除了像尘埃一样在浩荡的死寂中浮游。虽然我没有真凭实据,但是我能感觉到这一切都与濮阳盛有关,毕竟以他的心性,做出任何事都是丝毫不值得意外的。”

    交谈到此,陆少贞深深的看了眼常明达的诡异的面孔,随即眼神又瞟了瞟那些凌乱的脚印,心中虽然惊讶但却也不得不承认濮阳盛或许当真在暗中注视着这一切,他心中多了些计较便对常明达说道:“我给你看点东西,或许这个东西能够表明失踪的那些人都去了什么地方。”

    这样说着,他便从裤兜里将“实验体数据记录”的册子拿出来交给常明达,而后又简略的将他在书房中的所见所闻讲述一遍。

    常明达前前后后翻了翻册子,忽然抬起头问道:“你是说濮阳盛捉人来做人体试验?”

    陆少贞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他嘴角勉强露出笑容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将你们追赶到与我们汇合的那群丧尸都是这个册子上的人物,而我们现在正是在濮阳盛精心设计的游戏中穿梭,以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样说着,陆少贞并没有将另外一张纸给常明达看,毕竟人心不可测,在这里推心置腹不啻于是自掘坟墓。这其中就有个原因是常明达也是杀害关老师的嫌疑犯,与此同时其他四人都有嫌疑。

    这个隐藏的杀人犯,才是与少冰的失踪有关的人物,对濮阳盛的留意只不过是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下来。

    但与此同时他的思维又停留在自己所看见的生物学教授的那封信上,想来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出现异常因此所见所闻都是真实的,那么那封信现在哪里去了?唯一的解释已经昭然若揭,血脚印证明有人来过,卫元的斧子出现在这里证明有人能够轻易到达这里,因此那封信被人拿走也是不足为奇的。

    有人能够进入这里,便能够解释很多疑点。

    想到这里,他又试图探究教授与濮阳盛的关系,教授在写那封信的时候似乎已经病入膏肓,那么他又是在谁的监视下写的这封信呢?教授信中的“他”到底是不是濮阳盛呢?信下面的截然不同的字迹与血脚印又是不是属于濮阳盛呢?

    这些都是有有待考察的方面,虽然这些谜团依然是模糊不清的,但至少有了大致的放向,便可喜可贺。

    “我似乎明白过来什么,律师,若想真正的找到关于这间密室存在的意义,就需要找到其他几个人,因为只有我们将各自进入游戏的目的了解清楚,才会知道濮阳盛的动机。我们暂且就把幕后黑手就确定为濮阳盛。”陆少贞有些畏缩的看着常明达,“濮阳盛要是想弄死我们那简直轻而易举,但是他为何布局折磨我们,那么就不仅仅是他灵魂变态可以解释的了,因此我们或许可以顺藤摸瓜,从中找到脉络。”

    常明达痛苦的掩面,就在他的手触碰到自己的面部的时候狠狠的颤抖一下,显然是他想起来自己的脸已经被做成鬼娃娃的模样。

    “我觉的其他人都是不可信的,苍鹏海、云黛汐、还有那个纯情的萝莉女作家,他们每个人的话都很可疑,尤其是那个云黛汐,她面对丧尸的时候俨然一副习以为常的态度,当时我们都过于慌乱没有细想,但现在想起来过于反常。”常明达这样说道。

    陆少贞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叹道:“无论这个云黛汐到底是什么目的进入游戏中的,她都有种怪怪的感觉,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她的可疑,但我想直觉的存在终归是有一定的道理。”

    两人在这点上达成难能可贵的一致。常明达是因为云黛汐面临闻所未闻的丧尸时候那种奇怪的淡定,而陆少贞则是因为这个云黛汐和自己的前女友性格差距过大且举止之间都透露着诡异。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常明达问道。

    陆少贞虽然已经确定常明达只是脸部被改造了而已但本性还是人类,紧绷的心弦多少放松下来,但是他并不敢距离后者太近,只是眼神飘落到某个地方。

    常明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里是一排硕大的脚印没入墙壁之后。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51111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