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六十章 父女见面

第六十章 父女见面

    陆少贞对常明达的感觉在无形之中得到了极大的改观,这或许可以看做是一种兔死狐悲的情结,但陆少贞自认为这更是对忍辱负重的一种钦佩。他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舞台上,他都对人格拥有闪光点的人抱有由衷的敬佩,例如在某个领域有自己深入的造诣,或者在某件事情上表现出伟大的情操。

    归根结底,他这种情感的本质还是对这些人面临巨大压力却仍然坚持不懈而感到叹为观止。

    没有分外的鄙视也就没有了强烈的憎恨,陆少贞明知道不能对常明达掉以轻心,却仍然遏制不住内心不想与其为敌的心思,因此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其远离。

    “我还是相信这堵墙壁是可以打开的,要不然这血鞋印也不可能进入这墙壁之中。”

    在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之后,陆少贞还是没有眉目,这扇墙壁并没有什么异常,甚至连任何能够开启的迹象都没有。

    按理来说这扇墙既然能够开启,那么定然有相应的缝隙证明其是可以移动的,像这般密不透风还能说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吗?又经过了较长时间的摸索之后,陆少贞不免开始怀疑其自己的思路,而正当他微微的叹了口气扭过头的时候,他看见常明达蹲在地面上正研究着什么东西。

    “你过来看看,我想你所说的跳脱思维是有用的,因为这个通道很有可能并不是通过墙壁打开的,而是通过地面。”常明达这样说道。

    闻言顿时喜出望外,陆少贞赶忙凑上前去。只见常明达所示的东西乃一个方形的端口,这个端口非常微不足道,在地面上根本察觉不出来,尤其是在到处都是腥臭的血液的情况下,这个细微之处很难引起人的注意。

    常明达是怎么发现这个机关的已经不重要的,陆少贞眼睁睁的看其通过螺旋扭转的方式将那个方形砖扭开,露出里面的按钮。

    两人对视一眼,常明达果断的按下按钮,随即只听闻咔咔的机关作响,只见侧面的墙壁顿时裂开一道幽深的洞穴,一声渗人的哈哈大笑从里面传来。

    陆少贞顿时神色一凛,死死的盯着那洞口。

    几个呼吸的时间,只见缝隙中有一张椅子被传送出来,椅子依然是中西合璧的产物,椅背上勾画了了的螺钿以及精致的仕女图画屏显示出了一种高雅名贵的气息。

    然而再看椅子上坐着的人,哦不,不应该用人来形容,因为那个东西虽然拥有人形可实际上压根不是人!

    只见端坐在椅子上的是个“小女孩”,小女孩的脸上带着阴森的僵硬的笑容,硕大的眼睛木讷的注视着前方,小脸泛着诡异的光泽,她娇小的身体轻盈的端坐,那整洁的裙子在光线的掩映下显得光怪陆离。

    忽然,陆少贞的心中升腾起不详的预感,一种可怕的念头在他的心中形成,他的眼神不自觉的向旁边侧过去,果不其然,常明达的身子宛如雕塑般僵硬。

    “女儿……”常明达的口中发出痛苦的哀嚎,就像是梦呓般充斥着漫不经心。

    陆少贞看着眼里,或许是心中的痛已经填满了他的思想,以至于根本做不到表现的撕心裂肺。

    常明达的身体不断的哆嗦,这种颤抖越来越剧烈,以至于到最后如疯癫般难以自矜。

    “女儿啊!爸爸对不起你!”常明达发出悲天恸地的哭喊,泪水如泉涌,整个人的情绪在刹那之间便激动到了极致。

    “不行,你不能过去!”陆少贞赶忙将其阻拦,可常明达此时神智已经不清楚了,当他看见有已经被做成鬼娃娃的女儿的时候,他那盛大的悲伤已经淹没了躯壳。

    “滚开,我要去见我的女儿,她年纪轻轻的跟着我没享受多少幸福便落得这个下场,是我对不起她啊!”常明达声嘶力竭的咆哮,他此时大有奋不顾身的意味。

    陆少贞心头沉重的就像彤云密布,他能够想象常明达母女在阴暗的地下室下被做成鬼娃娃是怎样的绝望与痛苦,人生于世的悲哀就是在人间黑暗的面前成为待宰的羔羊。

    无人能够幸免于难。

    路少贞拼命拉住常明达的胳膊,将其冲过去的势头紧紧遏制住,边用力边喊道:“那边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要是有什么危险后悔都来不及啊!”

    常明达愤慨的甩着胳膊试图将陆少贞甩开,可试了几次之后他发现自己欲速则不达,他多么想冲上去和女儿团聚,可眼前这个人却是挡住他的绊脚石!

    绊脚石必须要除掉!挡我者必死!

    常明达刷的一声扭过头,他那通红的双眼好似月夜孤狼般死死的盯着陆少贞,随即发出愤怒的咆哮,拳头在空中划过充满力量的弧线砸向陆少贞。

    好在陆少贞早有防备,他的脑袋赶忙歪向一边堪堪躲了过去。但是紧接着,常明达四肢并用,甚至张开那满是细密针脚的血盆大口狠狠的朝陆少贞咬过去,宛如狂风骤雨般发动进攻。

    陆少贞难以承受,不得不松开手,没有了束缚常明达顿时便朝鬼娃娃跑过去,可就在他踉跄的刚跑两步的时候,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只见陆少贞扑在地面上死死的握住他的脚腕。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过去,说不定这个娃娃里也藏着第二个密室中那个娃娃的微型**!”

    常明达连滚带爬的站起身,他并没有继续向鬼娃娃冲过去,他似乎明白陆少贞打定心思要阻止他,因此握着斧子转过身,双眼通红凶狠的看着陆少贞。

    “既然你执意阻拦我与女儿的见面,那么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你并不歧视我还安慰我,我很感谢你,但我不杀你已经是对你的补偿了,现在谁也不亏欠谁,你阻拦我那么我就踏过你的尸体与女儿待在一起。”常明达的声音无比的沙哑。

    陆少贞如临大敌的握着锋利的铁锹缓缓站起身,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贸然接近不明所以的东西势必会承担着相当程度的危险,因此他执意如此。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5143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