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末日之深渊猎人 > 第六十三章 诉说

第六十三章 诉说

    关于这个密室的谎言,那么就不包括常明达的过往,那么关于常明达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在此刻已经成为无关紧要的事,此刻需要在意的只有二人到底是谁说了谎。

    陆少贞在脑海中仔细的梳理自打他们进入这个密室之中所发生的种种,结果愕然的发现只有产生在幻觉与现实之间不断流离这段时间内可能存在着谎言,其他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几句交流,因此也就枉谈撒谎了。

    明白了这点,他就着重思考涂抹药物前后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他们二者之间那屈指可数的对话。沉思之中仓库的氛围便冷清下来,鬼娃娃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但是轻微的电流声却像是时时刻刻在敲响的警钟般回响在陆少贞的耳边,让他不得掉以轻心。

    而此时常明达的唯一可以表露感情的眼睛逐渐凝实,就像是崩坏的阵线在重新构筑,他的状态在经历的短暂的崩溃之后逐渐恢复过来,至少他已经明白那个鬼娃娃已经不再是他的女儿了。

    陆少贞与之对视,眼神的流动中包含着信息的传达,尽管他们各自都没说出声,但是他们都明白对方表达的意思。

    “你决定指认我吗?”

    “不一定,这道题不一定这么简单。”

    “或许并不简单,在我的眼里人命如草芥,但在你的眼中却不是这样。”

    “毕竟以前的生活很美好,充满阳光远离喧嚣。”

    “但是现在不同了,你会为你的善良付出代价,你指认我才是理智的决定。”

    陆少贞皱了皱眉头,他移开目光转而席地而坐,他心事重重的半低着头,手指心不在焉的在粗糙的地面上摩擦。

    旋即,他冷冷的说道:“我以前的生活很幸福。都说小时候是形成价值观的主要阶段,我觉我的童年就给我塑造了积极向上热爱生活的价值观。我和妹妹虽然打小就没有父母,但我们有慈祥的爷爷奶奶,他们二老知书达理,用温柔敦厚的处世观念教育着我们直到我们长大。大学的这几年,我同样过得十分快乐,虽然在这期间爷爷去世了,但是人终有一死,落叶归根,这是自然现象只能淡然处之。而就在那段时间,我遇见了我的初恋,她的出现就像是一盏明灯照亮了生离死别的悲伤,记得在某个夏夜,我们肩并肩坐在学校宿舍旁边的柳树下,淡淡的月光就像是霜雪般洒在我们的身上,迷离的情愫如草长莺飞般滋生,还有什么能比那浅浅的一吻更值得怀念的呢?”

    陆少贞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与初恋的那段日子就像是符号烙印在我学生时代的青春中,它不仅仅是一副画面,更是一种情感与印象,以至于我在日后的生活中每每遇到类似的场景,都会勾起我对逝去的怀恋。而正是这样饱含着我热烈情思的初恋女友,却有一天莫名其妙的出轨了,她与一个男人的床照突然出现在我的手机上,你能明白我看见我自己舍不得碰的女友就那样与别的男人亲密时候的感受吗?但是我忍住没说,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就在那之后的几天内,她忽然病了,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我天天在医院照顾她直到她以悲惨的方式死去。”

    说到这里,陆少贞的嘴角忽然涌现出自嘲的笑容,仿佛是回忆带来了力量,亦可能是分享让人更容易沉湎于记忆里宛如正在身临其境一样,他叹了口气,虽然努力保持平淡成果显著,可那段记忆的分量当真不容小觑,陆少贞自己可以打包票的说,无论过了多久想起那段岁月还是会唏嘘不已。

    “或许嫉恶如仇的人会觉得自己被绿了很愤怒,愤怒到不可遏制,愤怒到想杀人,没有错,我当时就有这样的冲动,没人愿意头顶青青草原。但是我一想到我们之间共同的记忆,就像是沸汤泼雪般消融着我的报复心理。那一夜,坐在台阶上呆了一整宿,从来不抽烟的我留下一地的烟头,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才失魂落魄的回到寝室呼呼大睡,并且顺手将磨的无比锋利的匕首扔进人工湖里。”

    “你可能会为我的宽容感到伟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在那一夜之后忽然想明白了,我们之间共同经历的快乐是我们宝贵的财富,而她永远都是我记忆中的温柔开朗落落大方的初恋,既然她决定出轨,那么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但是这并不影响过去她带给我的快乐,我正打算寻找合适的时机跟她摊牌,可却还没等到这样的机会,她便病倒了。”

    “在医院里我看着她熟睡的脸庞是那样的安详,我想不明白她为何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跟别的男人上床了,我也想不明白她既然已经出轨了为何跟没事人一样,我不单单是为了他的病情着急,更为了她深深伤害我的举措而感到悲哀,我整宿整宿的合不上眼,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到她浑身脓包死于非命。”

    “跟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恩怨在我心中自是分明的,可能否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却是另外一回事。不求完美但求无愧,就像我面对我初恋那样,尽管愤怒到无法自拔,可话到嘴边却忽然失去了说出去的勇气,可能这就是对共同经历的缅怀吧!”

    说到此,陆少贞抬起头风轻云淡的看了常明达一眼,随即腾的一下站起身。后者默然不语,似乎是思索着什么,眼神微微向下瞟了几眼之后问道:“怎么了,开始行动了?决定指认我了吗?我对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再抱有希望,就让这仇恨伴随着我破碎的尸首在这暗无天日的仓库里腐烂吧。”

    陆少贞嘴唇泛起笑意,他好奇的打量着律师后道:“你就别装蒜了,你是心中是否还残存着感恩之情我不知道,但你求生的意志却是不可磨灭的,我可以胸有成竹的说,你并不想死,你想活下来不单单是为了报仇,更是为了对生的期望。”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morizhishenyuanxiren/151889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