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你好道尊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暂行办法

第二百三十八章 暂行办法

    翌日,修联的管事们通过灵山各处的告示牌通报给了灵山里面的人,说是由于外敌入侵,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灵山就只能进不能出了,持续时间最多不会超过半年。

    散修跟普通人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但是那些在灵山里入驻的大小商会都不免有些担心,他们这些人开设的商家,虽然平常也囤积了不少的货物,但是万一真就一连封锁灵山许久,货物一断,他们的财路可也就断了。要知道,灵山里面开设店铺可是要交给灵山不少商税的,而且店铺还得有租金,一旦资金的来源断了,那就是亏本的买卖,他们怎么可能答应?

    幸好,剑阁的诸多管事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后续又补发了通知,就说从开始封锁的时间起,灵山之中的店铺都不用缴纳租金,但是商税还是得照常,这才勉强安抚住了大小商会。这也是因为灵山的繁荣离不开这些商会,光指着六家大门派、诸多中小门派以及几万名散修,可没办法供应数量繁杂的货物给灵山,还是得靠商会们往来运输,才能做到有进有出,自然是不能把商会都挤兑走的。

    剑阁的议事殿之中,诸多剑阁管事济济一堂,互相闲聊着。

    “清玄管事,你注意到没有,咱们灵山如今的散修可是已经快要突破十万了。虽然对于偌大的北海来说,仅仅只是沧海一粟,但也是个不小的成绩了。不过这么多人来到了灵山,这灵山的秩序可是每况愈下啊!”分管治安的伍秋生对着清玄说道。

    清玄点了点头:“此事确实棘手,咱们修联毕竟不比宗门,互相之间只是因为共同的志向走到了一起,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命令修联的成员必须遵守咱们的规矩。但是,如果长此以往,对咱们修联来说,可是祸不是福啊。不知伍管事有何高见?”

    伍秋生伸出手比划了一个三,而后说道:“此事倒是有三策。”

    清玄倒是个好捧哏,问道:“哪三策?”

    伍秋生摇头晃脑地说道:“这上策嘛,还是得颁布一部咱们修联所有人都要遵守的规矩,如此一来,才能避免日后有大的纷争出现。而且随着居住在灵山的修士越来越多,以往有仇怨的相见,万一没忍住大打出手,咱们也好有办法来制衡。这中策嘛,也不过就是给众人找个发泄的地方,省得憋屈在灵山之中,没有发泄的渠道,再酿成更大的祸事之前疏导出去。至于下策,无非就是维持原样,但是得多加看管。灵山毕竟是咱们修联的大本营,如果总是这样缺乏秩序,让新进的成员看到大本营都是这么一副模样,还怎么对修联具备信心呢?”

    于齐等人在旁边也都听到了伍秋生的话,纷纷点头,宁师直接说道:“我看这三策不妨三管齐下,全部实施,也就不必分那么多了。正好趁着这个时机,把咱们修联给进一步完善起来。咱们现在所有人加在一起,于灵山之中也不过七八万人罢了,对于亿万生灵的北海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如果这么点儿人都管理不好,又何谈去招纳所有北海的修士加入咱们呢?”

    在场的众人一致同意宁师的话,修联现在看起来虽然孱弱,但是未来发展的前景却是巨大的,毕竟北海之中算得上大门派的也就是二十家左右,其中有四分之一都被修联囊括其中,更是有三清宫这样的后起之秀在,修联之中还有数十家中小门派,人才是不缺的,缺的只是一个特定的能够把所有人管理起来的体系。

    秦观自从倡议建立了修联,而后又让各家派出管理者之后,就一点修联的事情都不过问了,他知道自己这点本事,虽然眼光是有的,但是管理上的才能却并不突出,贸贸然插手其中,指不定会出现什么事情呢。而且只要他能够把握大方向,其余的琐事交给剑阁的管事们就可以了,如此一来,他与其他几家门派的元婴祖师才算得上是称职的甩手掌柜。

    在剑阁的议事殿之中开始制定各类详细的规矩的时候,距离灵山十万里之外,灵英派的大营之中,杜长老正面带怒意地冲着手下发脾气:“老夫家族之中只出了这么一个还算是有点出息的后辈,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人拿下了!你们说,我该如何才能饶过你们!”

    下面的金丹修士们单膝跪地,低着头不敢言语,虽然心理腹诽杜长老这话说得实在是不讲道理,明明是他自己派杜敏去争功劳,带着三十个内门弟子都能被人拿下,实在是太废物了点。但是他们不敢明言,杜长老现在只是在找出气筒,如果照实说了,估计明天就会被派出去当炮灰。所以一众人噤若寒蝉,半点声音都不敢出。

    杜长老的气憋在胸口,重重地拍碎了一旁的茶几,元婴修士的气场在营地之中顿时散发出来,压迫得离他最近的金丹修士们都喘不过气来。但是他也知道,此事说来也不是这些人的错,毕竟派出杜敏去捉拿散修是他的主意,而且还一同派出了一队英武道兵和一队内门弟子,这样一个都能横扫中等门派的阵容,居然都被人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换做是这些人前去,估计结果也是一样。但是他现在只想找个人出气罢了,管不了那么多。

    这时候,一名捧着紫玉如意的年轻童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跪了一地的金丹修士也面无表情,径直对着上首的杜长老行礼说道:“奉掌门口谕,命杜长老迅速出击,击溃来犯的列御堂敌人。”

    杜长老摆了摆手,示意童子他知道了,也不管这名童子的表情,就让他下去了。这种捧着紫玉如意的童子,是灵英派掌门的亲信,平时都是他们行走在灵英派之中,传达掌门的口信。可以说,他们就是代表着掌门的威严,一众金丹弟子见到了,都得冲这些修为并不高的童子们行礼,拜的不是这些童子,而是童子手上捧着的紫玉如意。至于元婴期的七位长老,并不会给这些童子什么面子,就算是跟灵英派的掌门,他们也不过是保持礼节性的敬意罢了,要不是掌门如今已经到了元婴圆满的修为,他们说不得连这个敬意都不会保持。

    杜长老看着童子出了大营,而后冲着下面的金丹修士们重重冷哼一声,说道:“此事还不算完!我那徒孙身上可是有我亲自下的灵犀咒,一旦有什么安危,我这里都能知道。他现在暂且没有性命之忧,你们赶快给我把列御堂的人打退,然后去给我把他找回来,不然你们也都别回来了!”而后气场猛然一收,一挥手就把堂下的人都扫了出去。

    其实杜长老并没有特别担心杜敏的性命,毕竟只要没有第一时间杀死他,那就说明抓住杜敏的人肯定是有所求。只要有所求,就必然会保证手里的筹码,所以杜敏在这段时间内还是很安全的。不过他就是愤怒,这个玄孙居然在一队英武道兵和一队内门弟子的保护下,都能被人抓住,岂不是在打他的脸?还是说那群内门弟子与杜敏之间有什么杯葛?

    他也派人去打听了,率领内门弟子陪同杜敏出去的可是掌门的亲传弟子淳于夏,按理说,掌门的亲传弟子不可能会出现在前线的大营之中。这里可是他杜长老的地盘,这里的人都是他这一系的不可能会让掌门给渗透进来。但是淳于夏不同,是掌门亲自找的刑堂首座华长老,再由华长老把淳于夏送到了大营里来的,杜长老不能不给华长老一个面子,不然以后他这一系的弟子犯了错,说不得华长老仅仅是严厉一些责罚,就得折损几名前途无量的弟子了,实在是不划算。

    不过,淳于夏既然是掌门的亲传弟子,那肯定也是天纵奇才的人物,居然会被掌门给发配到了前线来,仅仅是率领一帮边缘的内门弟子,实在是过于怪异了。

    杜长老心想:“难道这淳于夏犯了什么大错,得罪了自己的师父不成?可这妮子居然坑了我的徒孙,这笔帐还是得算到掌门那个老东西的头上了!”

    灵英派的七大长老与掌门之间并不是和谐共处,其中三名长老与掌门分属一派,而其余的以杜长老为首是另一派,两派之间私下里没少斗法,不过都在合理的范围内,并没有闹得太大。不过杜长老现在就是怀疑杜敏这次失利,指不定就是掌门在背后耍的花招,为的就是要让杜长老绝后,毕竟现在杜长老的家族之中,能够拿得出手的也就这么一个玄孙了,如果损失了杜敏,其余的后辈都是不成气候的,根本就难以继承杜长老在灵英派的地位。并且在杜长老的心中,还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是与灵英派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的,所以他才会在最近几百年,领头与掌门一派斗法。

    灵山这边,自从颁布了只进不出的命令之后,每天前来投奔修联的散修们还是络绎不绝,灵山的人口很快就冲破了十万大关,而且其中的金丹修士还占据了四分之一左右,算是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了。

    但是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灵山之中也出现了不少的乱象。毕竟散修们人数众多,互相之间平日里没准就有什么仇家存在,而到了灵山之后,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少不得得争斗一番。而且又处于灵山之中只进不出的状态之中,没有能够给他们去往灵山外面解决争端的机会,因此仅仅是在一个月之内,就出现了不少于两百起的斗法伤人事件,甚至有几件十分严重,都伤及到了无辜的行人。

    剑阁一看情况已经如此恶化,再不把正式的规矩拿出来,这种趋势就要遏止不住了。所以,剑阁的管事们经过了十几天不眠不休地商讨,向着修联之中的所有人公布了《修联管理办法》暂行版,并向大众征求意见与建议。

    而对于在修联之中仇人进行争斗,暂行办法之中也规定了,不得在公众场合进行斗法,并且修士一旦进入到了修联之中,没有意外情况,不得随意御器飞行,除了剑阁派出来维持秩序的剑阁弟子之外,其余人都得遵守这样的规定。

    不过剑阁的管事们也知道,强行压着修士们之间的仇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由于齐提出了一份计划,要在灵山之中开辟一个专门进行斗法的场地,平时可以用来解决修士之间的仇怨。在特别的时候,还能够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就比如玄机子、普化居士等人提议的修士大会,就可以在这里举行。

    至于这演武广场的建设其实并不难,只要在擂台上搭设好防护的阵法,按照不同的修为境界来划分出不同的场地,就足以做到万无一失了。而且为了安全着想,剑阁还会征召金丹修士坐镇其中,甚至还有专门的医师在,为的就是保证解决仇怨,但是不伤及性命。即使出了什么意外,有负责的医师在,也能保证不会造成修联成员的折损。。

    演武广场仅仅是建设了半个多月就已经完工了,虽然速度飞快,但是坚固程度却堪比剑阁的守护阵。这里一共有二十个擂台,每个擂台占据的场地足足有一里见方,反正灵山空余的地方还有大半,分出来这么一点也无所谓。而阵法当然是修联以渔叟为首的阵法堂出手,联合了三清宫廖星辰与赫连钧为首的阵法堂,双方共同努力,造就的二十座牢不可破的防护阵。

    演武广场建设完成了之后,就迎来了一大波前来解决纷争的人,每日都能有十几场斗法在这里展开,就算是没有仇怨的人,也十分愿意来此互相切磋,增进修为,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nihaodaozun/150406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