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十里红尘不如你 > 梦境(一)

梦境(一)

    “这地方如此怪异,什么都摸不到。”白甜甜沿着墙壁寻找了一番无果,此时的兽人依旧在与天后缠斗中,兽人被天后囚禁了多年,还深受剧毒,自然不是天后的对手,只是几个回合,便被天后重伤。

    “没事吧。”白甜甜扶住被重伤的兽人,兽人的身上又多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还在往外渗着血。

    “咳咳。”兽人咳出一口鲜血,随后便恢复了半人蛇神的模样。

    “哼,十万年又如何,还是如此不堪一击。”天后冷哼了一声,正当几人僵持不下时,密牢的上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巨响。

    “怎么回事?”天后皱起了眉头,外面似乎有滚滚巨石降落,将密牢砸的摇摇晃晃。

    “天后,不好了天后,慕容上神,慕容上神在外面试图破除密牢的入口。”一个婢女慌慌张张来报,由于太慌张,一个踉跄竟摔倒在天后脚下。

    “师傅。”白甜甜的双眼立刻变得明亮起来,师傅来了,她们就有救了。

    “可恶,怎么会这样。”天后似乎未能想到慕容亦白竟能如此迅速找到荷塘的入口,狠狠瞪了一眼白甜甜和兽人,便随婢女前去查看。

    “醒醒,不要睡。”白甜甜推搡着兽人,尽量让她保持清醒。

    “给本后盯好她们。”天后微微侧了头,命令着在场的婢女和天兵。

    慕容亦白依旧在攻破这荷塘的入口,天后急急忙忙从另一边出口走出,这石头居然是她园中假山,只不过此时已经沦为了慕容亦白破除入口的工具。

    “慕容亦白!你为何要如此欺人太甚!居然坏我荷塘,毁我园中美景。”天后气的咬牙切齿,抓起一旁的石凳就冲着慕容亦白扔去。

    “哦?本上神要救我徒儿,只得毁了天后这样园中美景,若是天后自己把这荷塘的入口打开,本上神也不至于毁了这大好美景。”慕容亦白只是轻轻抬了一下手,飞来的石凳便碎成了石末。

    “你!”天后一时气结,说不出话。

    密牢中的碎石越来越多,白甜甜只得扶着兽人不停的躲闪着,以防碎石砸到自己和兽人。

    “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兽人此时已经虚弱至极,勉强扯出一抹笑意,询问着白甜甜的名字。

    “叫我甜甜吧,你一定要撑住,你还未与你夫君相见,我师傅已经来就我们了,我们一定会出去的。”头顶一块巨大的石头坠下,白甜甜驱动仙力,石头立刻变成了碎石,白甜甜将兽人护在身下,以免碎石砸到她再使她的伤加重。

    “我叫慕暖,若是有机会逃出去,定当报此大恩。”慕暖说着便又咳出一口鲜血,染红了白甜甜的衣襟。

    “先不要说这么多了,我师傅已经在破阵了,趁着这些天兵和婢女们忙着自保,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白甜甜只觉得密牢中的碎石越来做多,慕暖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只是她这十万年的修为怕是不保了。

    “少爷,外面有人找。”苏子沐正看着手中的药材出神,忽然老管家来报,说外面有人找。

    “是谁?”苏子沐放下手中的药材,这些药材普通不过,只是药材中有一味药材实在奇怪,他问遍了整个漠北城,没有一家药材铺有这种药材。

    “是一名女子,这名女子指名道姓要找少爷您。”老管家如实相告,苏子沐吩咐老管家将药材收起,自己则出去一探究竟。

    “公子,上次公子走的实在匆忙,竟遗漏了这枚玉佩,小女子闲暇之际,特地前来送还给公子。”门外的女子并不是别人,正是昭昭,只是今日的昭昭并未佩戴面纱,略使粉黛的脸颊将那些浅浅的疤痕隐藏了起来。

    昭昭张开手掌,一枚质地通透,洁白无瑕的美玉躺在昭昭的手心中。

    苏子沐拿起看了一眼,确是他的玉佩,只是这玉佩似乎是有了细微的裂痕。

    “玉佩已经送还给公子,若无他事,小女子就先行离开了。”昭昭对着苏子沐福了福身子,准备要走。

    “姑娘留步。”苏子沐唤住了正要离开的昭昭,快步走到昭昭身旁。

    “不知姑娘姓甚名谁,来日我好让管家将谢礼送到府上。”苏子沐收起了那块玉佩,快步走到了昭昭的身旁,满脸笑意。

    “多谢公子好意,若是公子一定要谢,那就请小女子到府上坐一坐,也算公子尽了待客之道。”昭昭的心中此时紧张不已,生怕苏子沐会拒绝她的请求,那么她的计划就要失败了。

    “姑娘请。”苏子沐没有丝毫犹豫,带着昭昭进了府。

    “多谢公子。”昭昭此时心中松了一口气,计划实施的第一步还算顺利。

    待昭昭进了府后,一道人影也迅速窜进了府中。

    “慕容亦白,你的野猫此时已经成了一堆白骨,你快给本后住手。”天后想要制止慕容亦白继续破除她的阵法,抽出利剑便冲着慕容亦白刺去。

    “就算是成了一堆白骨,本上神也要带她回家。”慕容亦白一边抵挡着天后的攻击,一边继续破阵,终于,荷塘的入口轰然倒塌,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

    刺眼的阳光投射进来,晃了白甜甜的眼眸,使得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小咪!”慕容亦白唤了一声,他此时不知白甜甜是否还活着,而且天后也并不打算让他进去一探究竟。

    “入口已经被破坏了,快起来,我们有救了。”白甜甜扛着慕暖,慕暖巨大的蛇尾此时无力的托在地上,整个人虚弱到连路都走不了。

    “师傅!我们在这里!”白甜甜尝试着走了几步后实在是走不动了,她比起慕暖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密牢中此时满地都是碎石,实在是不好走,一个不小心,便会被碎石绊倒。

    “甜甜,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慕暖无力的坐在地上,苍白的脸上勉强扯出一抹笑意,督促着让她赶紧离开,不要再管她。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shilihongchenburuni/11024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