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我突然就无敌了 > 第七百零一章 坍塌

第七百零一章 坍塌

    衡河老龙存活了四千年之久,他没有受到紫府册封,因此不是神龙,无法感应到大荒山神的神力波动,但是他的战斗力在忘情海龙宫之中绝对位列前十。

    如果没有失去丹鼎元气,衡河老龙的实力不亚於洪荒上人,而现在大荒山神对着丹鼎元气吹响了巫蛮号角,气机感应下衡河老龙出现了短暂的失神,顿时让林岑神君抓住了机会。

    别离龙君眉头微皱,他也听到了那苍凉的号角声,那声音让他释放的银色蝌蚪符文剧烈波动,苦苦挣扎的大荒上人立刻赢得了喘息的机会。

    别离龙君一直没有离开水面,他的右脚在水面上用力踏了一下,喝道:“开水路,本君今天要水漫潭静宗。”

    随着别离龙君的命令,五老峰附近的大地开始坍塌,龙族的手下精锐一直在水脉下凿穿五老峰下的大地,得到了别离龙君的命令,他们摧毁了地面的支撑物,让大地变成了汪洋。

    蔚蓝色的海水从地下喷薄而出,无数的龙宫手下伴随着海水冲出地表,那些海族有的化成了人形,有的是半人半鱼,数以万计的龙宫精锐狂笑着催动海水向四面八方蔓延,风景如画的潭静宗变成了水乡泽国,五老峰变成了水面的五座孤岛。

    荆离真君头大如斗,他想到了忘情海龙宫会报复,却没想到如此大的阵势,这是要彻底毁灭潭静宗,让潭静宗万劫不复。

    荆离真君知道自己错误估计了形势,他做梦也没想到忘情海龙宫有胆量打通地下的水脉,把忘情海的海水灌到了潭静宗。

    荆离真君为庇护叶白的做法有些后悔了,为了叶白一个人而付出整个潭静宗的代价值得吗?

    洪荒上人的声音惊雷般的响起说道:“筑基期以下的弟子扯入大荒山深处,留下东山再起的种子,其他人与我死战,潭静弟子。”

    荆离真君等人齐声呐喊道:“有进无退。”

    身上增添了两处伤口的陈楚含泪指挥着那些筑基期以下的弟子们开始撤退,这些弟子实力不济,在这种大战之中派不上什麽用场。但他们是潭静宗未来的希望,只要他们能够隐忍起来苦苦修炼,潭静宗依然有卷土重来,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一个金老峰的弟子哽咽着问道:“师兄,为什麽龙宫会攻打我们?为什麽?”

    陈楚抱起一个断去了双腿的土老峰弟子说道:“叶白师弟打伤了忘情海龙宫的三殿下,因此龙宫前来报复。”

    那些弟子们听到是叶白惹来的麻烦,他们顿时骚动起来,最近叶白太招摇了,招摇到没有人不知道这个运气好到爆棚的家伙。

    一个修行了十二年,却依然只有练气期四层,在整个潭静宗实力垫底的家伙,因为交了好运而扶摇直上,成为了掌门人心中的宠儿,那些弟子们心中不可能不妒嫉。

    现在听说叶白给潭静宗带来了灭门之祸,许多弟子们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叶白这个罪魁祸首交出去。

    陈楚沉下脸看着那些群情激愤的师弟们,他哑着嗓子问道:“你们认为谁惹的麻烦就解决?你们可曾听说过潭静宗什麽时候把自己的弟子交给敌人处理?进了潭静宗的门,我们就是一家人,潭静宗的弟子只能由宗门自己处置,没有外人指手画脚的资格,谁再有这样的想法,谁就不配做潭静宗的弟子。”

    陈楚抱着的土老峰弟子悲愤地说道:“他给咱们带来了灭顶之灾,灭顶之灾啊。”

    陈楚咬牙说道:“潭静宗不会垮掉,我们……”

    水清寒被一个丑到极点的海族偷袭成功,水清寒的后背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口,林岑神君和荆离真君同时冲过去,两个人的飞剑交叉把那个海族杀死,他们两个泄愤了,但是衡河老龙趁机冲向了霍雷霆。

    看到本来就勉强支撑的霍雷霆腹背受敌,陈楚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潭静宗完了,无论承认与否,潭静宗完了。

    陈楚黯然说道:“走,我把你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我需要和师父一起并肩作战,如果你们认为叶白错了,那麽把责任算在我身上一份。”

    三百多个筑基期和练气期弟子随同陈楚正要出发,远方天边传来清越嘹亮的鸣叫,一头挟带着漫天烈焰的火凤凰在西边出现,向潭静宗飞来。

    林岑神君哈哈狂笑说道:“我的大弟子岳天擎归来了,杀!”

    火凤凰的速度快到了诡异绝伦,陈楚他们最初看到的时候火凤凰还在数十里之外,眨眼之间火凤凰来到了金老峰上空,无边的烈焰之中,火凤凰化作了一个俊美到极点的男子。

    离开潭静宗十一年,比林岑神君消失得还多了一年,当时被视为天份仅次於林岑神君的岳天擎回来了。

    岳天擎修行的是木系道法,而他强势归来竟然化作了一头火凤凰,天生四灵之一的火凤凰,荆离真君的嘴里苦得厉害。

    林岑神君兴奋异常,他指着衡河老龙吼道:“干掉他。”

    林岑神君的几十口神木飞剑,还有一道青色的炫目剑光同时斩向衡河老龙,岳天擎化作了烈焰笼罩了衡河老龙的上空。

    烈焰之中无数的风雷滚动,岳天擎在烈焰中闪烁不定,手中一柄烈焰组成的长矛不断地改变方向,逡巡着衡河老龙的要害。

    衡河老龙的鳞片战栗起来,这烈火是纯正的先天纯阳之火,对於衡河老龙来说这是致命的克星,衡河老龙调头向下冲去。

    别离龙君对着玉圭喷出一口真元喝道:“潭静宗冒犯神灵,其罪当诛,祈求龙皇赐下威能。”

    玉圭上的银色蝌蚪文喷发出来,无数的银色蝌蚪文组成了浩瀚的星光,星光隐约凝聚成了一头巨龙的头颅,苍茫的气息顿时笼罩了潭静宗。

    岳天擎手中的火焰长矛看似要攻击衡河老龙,攻击到中途他猛然转身,长矛对着星光组成的巨龙眉心插去。

    长矛不知道是什麽材质,外面笼罩的金红烈焰遮蔽了长矛的本体,别离龙君手中的玉圭是紫府龙皇赐下的仙器一部分,只要牺牲一部分真元,就可以请来龙皇的分身降临,这本是万无一失的手段。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woturanjiuwudile/16166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