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我在江湖做女侠 > 第707章 威逼

第707章 威逼

    大明朝的有钱人很多,甚至放到此时的世界范围中,欧洲的那些王室富商也可能比不上。

    这些有钱人主要集中在世家,一是勋贵世家,二是文官世家;在崇祯朝以前,几乎每一任首辅都是家财半城的,崇祯朝之后,首辅这个位置没人做得长,因此文官世家倒是均财富了。

    各大商号背后都站着某位阁部大臣,而勋贵势力主要就是吃土地财富了,在这个时代,商业上的财富实际上还是要差于土地财富的。

    成国公这一支,算得上是家门显贵,某种程度上甚至是不弱于那几个开国世家的;第一代:朱能,建文四年封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成国公,禄二千二百石,与世券;永乐四年卒于军,追封东平王,谥武烈。

    第二代:朱勇,永乐六年袭爵;洪、宣年间,屡领行在军府,累进太保,正统十四年从驾至土木,战死于鹞儿岭,天顺初,追封平阴王,谥武愍。

    这前两代立下了足够的根基给予子孙后代,不过百十年的荣华,却也让子孙没有了当初的勇武。

    若是按照历史,那么在李自成攻入北京时,崇祯写下诏书,命朱纯臣统领诸军和辅助太子杨伊,朱纯臣献齐化门(即朝阳门),并与陈演上表李自成劝进,后被李自成处死。

    这位应该是和陈演一起被杨伊命人杖毙的;历朝历代,还未有托孤重臣如此之厚颜无耻!

    朱纯臣从面相上看,到不像是那么无耻,看上去是很威武的一个男人,高大威猛,漆黑的脸膛,好大一把胡子,一直留到胸口这里,身穿大红蟒袍,立在那里就像是一名猛将。

    “臣朱纯臣恭请殿下金安,些许谣言,全是诋毁,请殿下明察。”想了想,朱纯臣还是躬身一礼,中气十足的说着,并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

    这个关节,谁敢嚷自己有钱的,就是寻常百姓家,此时都在埋银埋铜了,就更不用说这些勋贵世家了,百十年过去了,总也应该明白怎么持家的。

    大明朝又不是晋朝,不会有人敢于肆无忌惮的露富的。

    杨伊闻言,却也没有深究,还不是时候,于是就冲着朱纯臣点头,“好,成国公得父皇信任,满门忠烈世家,本宫自然也是信得过的,些许市井流言,倒也算不得什么;国公坐,本宫和国公就议一议迎战闯逆的布署。”

    看来这一关是过去了,朱纯臣倒也心大,此时在一把椅子上大模大样的坐下,装模做样的捋着胡须,听着杨伊接下来怎么说。

    杨伊此时说道:“国公是父皇任命的京营总戎,家传武典,又是军中宿将,明日是否要带兵出城,让流贼知道我大明官兵的厉害?”

    带兵出城和流贼打架?朱纯臣闻言就是一惊,捋胡子的手掌就是下意识的一捏,差点把自己的胡子揪下来几根,这不是坑人吗?

    “殿下,这个……这个,这个京营的精兵今日大多都被殿下抽调,又去出城执行殿下安排的任务,也有不少分派到四方驻守,不瞒殿下,这些年来,东虏屡次进犯京师,以往的精锐,在同东虏的交战中损失惨重,这种情况下,实在是没有出城交战的余力?”

    朱纯臣看着很是雄武,不过这是一个“聪明人”,事到临头,该缩还是要缩的,他并不担心自己的推却,毕竟背后也是有几分力量的,此时是打定主意了,先看看再说。

    “臣以为还是紧守城池为上。”

    “紧守?”杨伊微微笑着,不在意的点了点头,“既然总戎说紧守,那么就从明日开始吧,就随本宫上西直门城楼吧,本宫估计流贼会扑击京师的西北角……到时候本宫就能亲眼见识一下总戎杀贼的英姿了。”

    什么?还要上城楼?还要杀贼……那是被贼杀吧?朱纯臣冷汗都要滴下来了,连忙劝说道:“殿下可是万金之躯,如今身负天下重任,岂能亲临险地?”

    杨伊此时忽然站了起来,轻笑一声,然后问道:“成国公现在说本宫是万金之躯,不能弄险,那么早朝时,王卿提议巡抚中京南京的时候,国公怎么不站出来支持啊?你可没有上奏附议啊?”

    “臣,臣,臣是武官……”

    “尔是勋臣!”杨伊此时不客气的说道,“合围勋贵?当与国同休!如今国难当头,尔当争先赴死,此后便是尔名垂青史的机会,既然国公不愿出城,理由本宫也接受了,那么就在城墙上杀贼吧,我想国公自然还是忠勇的?”

    “臣是总戎,当……”

    “本宫还是一介女流呢?”杨伊此时一甩袖子,直接问道:“本宫自明日起就要上城督战,不但是本宫,就连父皇都要一起去,成国公你呢?”

    这是要押着上前线啊!

    对于杨伊说的话,朱纯臣是相信的,就像是早朝的时候,杨伊突然从幕后走出,然后示意王承恩提议巡幸南京,当时一众文官立刻反对,然后就被杨伊把陈演拉出去直接杖毙,然后发下了“与京城同存亡”的誓言。

    “首辅一心为国,本宫借首辅人头明誓,城破大明则亡,大明则亡,首辅想必九泉之下也能瞑目的。”

    陈演是不是瞑目,朱纯臣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换了自己肯定是不会瞑目的,眼前这女子,说不定真的得了什么玄女传道,这时候,不能力敌!

    朱纯臣此时害怕得连气儿都透不过来了,虽然长得像个杀人不眨眼的武夫,可是面对着真的杀人不眨眼的人,他心里立刻就是胆怯三分,谁是真正的狠人,这点上,他很清楚;再说凭借自己的本事,怎么能抗流贼呢?上了城墙,岂不是送死呢?

    但是哪怕想到这是送死,朱纯臣却也是不敢直言抗命,说不定就和陈演的待遇一样了;早朝的时候,陈演带领群臣并不允许巡幸南京,而杨伊就要让他自行募兵出城去御敌,陈演自然不愿意去送死,没想到杨伊却就送他去死了。

    朱纯臣知道,这时但凡敢说出一个“不”字,陈演的待遇就是他的,挺大个男人的朱纯臣此时就伤心了,怎么这么难啊!然后想着想着眼泪就下来了,真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上阵时啊!

    看到他这一副熊样,此时王承恩都忍不住了开口讽刺道:“国公爷如此怯懦,怎对得起祖先?”

    朱纯臣的祖先朱能是朱棣麾下排得上号的大将,戎马一生,最后在征安南的时候病死军中,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先后两代成国公,皆是战死沙场;要是看到现在子孙熊成这样,他家的祖宗在九泉之下,大概也要诈尸一波了。

    “本宫觉得,国公可能只是一时想不开罢了,不过我想,国公身为忠义世家,想必也是能成忠烈的!”

    什么叫能成忠烈的!成国公听着杨伊的这话,感觉这话里听着怎么那么瘆人呢?

    这时候的朱纯臣已经有一种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感觉了,既然发现到了鬼门关,自然不能再往里走了,于是他马上站起身,冲着杨伊施了一礼:“殿下,臣还负有皇命在身,要去阜成门视察,明日交战之事,待臣从阜成门回来再议吧。”

    说完他拔腿就要跑,成不成总要试一试的,万一跑了,就躲在家里不出来了;当然想得美,杨伊又怎么会让他走?没出血岂能放他走?

    “拦下!”不用杨伊命令,此时王承恩一声令下,守在门外的太监和侍卫就把朱纯臣给挡住了,只是两三个人一抓,就把挺大个的朱纯臣给放倒了。

    能被崇祯信重,虽然没什么谋略,但是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武将勋贵世家,却没有想到,只是两个瘦弱的太监,此时就能让他动弹不得。

    朱纯臣知道不逃了,就肯定要大出血,宫门外也有他的人,跑了一切就好商量,跑不掉说不定命都得搭上,因此发起蛮劲就要挣脱,不过两个瘦弱的太监把他钳拿的紧紧的,他的一把子力气像是一点用也没有。

    这时杨伊却是坐了回去,然后语气冰冷的问道:“王卿,临阵脱逃者何罪?”

    “启禀殿下,临阵逃脱者当斩;老奴认为,成国公一脉以忠烈之名,要不殿下就全了成国公一脉的名声?”

    斩!成全?

    这老阉奴要害我!

    朱纯臣听杨伊和王承恩这么一问一说,立刻骨头都给吓软了,浑身的力气不知去了哪里,手软脚软的就被拖了过来。

    这时,王承恩却也是带着杀气的看着朱纯臣,虽然是忠臣,但是却不代表没有政敌,没有矛盾,和文官方面交好,那么就是和勋贵为敌,两人倒是有不少的龌龊!

    朱纯臣到了这个时候,很识相的服软了,大声道:“殿下,误会了,误会臣了,臣不是临阵脱逃,臣愿去杀敌!”

    不管怎么样,先保住命再说,大不了寻机再逃就是了,这条命总不能现在就搭上。

    “真的吗?”杨伊冷冷的问了一句。

    “真的,真的……”朱纯臣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他也吃不准杨伊会不会真的杀了自己祭旗,但是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去试验,陈演作为首辅,还有六部高堂的那些文官,分量也足够比得上自己了。

    “你说要去阜成门视察?”

    “不,不,臣不去了。”

    “要去的!”杨伊道,“一块儿去吧!去看看闯逆的军容。”

    “殿下,真的要上阜成门?”朱纯臣抖着声问,这只是一个托词,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朱纯臣自认也是君子的,只想在家好好呆着,等着时机成熟,再做出选择。

    “当然要上去了!”杨伊冷冷道,“本宫就和总戎一起视察防务。

    王卿,你派人去成国公府一趟,把成国公的甲胄取来;另外再去把让人把本宫和父皇的甲胄也取了,等会一起都送到西直门的城楼上;王卿,你去准备一下,告诉父皇,今后就拜托他和本宫御驾亲征了。

    国公,你别发抖啊……走,和本宫一起去看看流贼的大军!本宫长那么大,还没见过流贼什么样呢!”

    这流贼有什么好见啊!见完以后就会没命的;朱纯臣真的感觉到大难临头了!真的临头,不是假的临头啊!

    哪怕李自成打进北京城,他按着自己的设想,基本上是要投降迎新主的,怎么说来,命总能保住的,说不定还能保住世代积累的家产;可是现在被个发了疯的帝姬揪住上前线,那么除了死还能有什么好结果?可是不跟着去也不行,要不然就是当场就死,这早死总不如晚死!

    王承恩准备去通知崇祯这个噩耗的时候,崇祯皇帝刚到坤宁宫,下了步辇,快步就朝里走去,崇祯皇帝的步伐很快,似乎在争分夺秒,不过眼下的局势,也的确到了需要争分夺秒的时候了。

    天子驾临,中宫当在坤宁宫正门口相迎,不过此时这些繁文缛节也没人顾得上了,再说也没人可用了;后妃都被杨伊命人给集中起来了,暂时也就拨去了一些个宫女看候着。

    崇祯这个名义上的天下共主,实际上在这个皇宫都做不了主了,这点上,崇祯也接受了一些事实,再说,他也不是追求享受的帝王,此时反而还感觉清净了些。

    往里面走去,走进坤宁宫的正殿,崇祯皇帝就是一愣,他看见坤宁宫的正殿当中,摆放着许多包裹和箱子,宝座前还放置了一张书案,上面平摊着一本厚厚的册子。

    看着周皇后正在忙碌着,几个后妃都在小心的装着各种东西,朱由检微微一愣,这是在做什么?

    “陛下,长平让人传话来了,说是要整理宫殿,不少地方都要拆除,有些东西需要整理一下,财物也都要拿去用。”

    这!

    崇祯稍微看了一下账册,发现宫中竟然还是很值钱的,特别是某些梁木,都是价值不菲!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wozaijianghuzuonvxia/110247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