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我在阴间当差那些年 > 第一百三十章 白熊傀儡

第一百三十章 白熊傀儡

    很快,这个想法就被雪砚从脑海中甩掉。

    那名传说级别的鬼差镇守着地府最为重要的还魂路,怎么可能为了这些小事情出手?

    “时间之力?这就是你的底牌吗?”

    看着雪砚那近乎自傲的嘴脸,小徐雅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刚刚“幻梦”出现的时间太过短暂,导致雪砚以为徐雅是动用了时间之力才从自己脚下逃脱的。

    这孩子脑回路真清奇.......沈燕翎当然是知道“幻梦”的存在的,所以压根就没往时间空间一道上想。

    “戏弄我?”

    雪砚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怒气。

    人形傀儡再次踏步向徐雅走来,这一次雪砚越来越快,居然开始奔跑,脚下的泥土翻滚着,山林被这股蛮力硬生生再开出一条山道。

    大头身后喷射着火焰,在天空上飞来飞去,可还是挡不住雪砚的道路。

    “这能力,怎么那么像法相天地?”沈燕翎突然说道。

    曾经和克苏古对战的时候,他就碰见过法相天地。

    看到现在的雪砚,沈燕翎脑中的两者突然结合起来。

    “是啊,就是法相天地。”

    此刻的徐家护山大阵外,一个黑袍身影坐在树枝上,慵懒的躺在树枝上,似乎半梦半醒的说道。

    白玉灵同样也是B级的实力,想要从徐家城堡赶到这里,不过十多分钟的路途罢了。

    虽然面前的雪砚十分狰狞恐怖,可还没有把徐雅逼到绝路的地步。

    徐雅叹了口气,幻梦的气息丝丝缕缕的浮现出来,想要再次瞬移的时候,白玉灵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人敢在我徐家的地盘上闹事?”

    随着声音而来,一个巨大的白熊布偶从天而降,白熊的身体几乎和雪砚的身体等同大小。

    看起来呆呆萌萌的白熊,嘴中带着一排锋利的牙齿,闪着寒意的利齿犹如一柄柄法器刀剑,上面蕴含着不俗的法力。

    “真烦。”

    雪砚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白熊,挥出一拳。

    白熊挥舞着两只爪子,嘭嘭嘭的挡住了雪砚的攻击,随后那庞大的身躯仅仅的靠住了雪砚,不再让雪砚前进丝毫。

    虽然说,两者的实力相近,可白玉灵的傀儡都经过徐虹杰的改造,早就不能按正常实力来衡量了。

    那一排锋利的金属牙齿刺进了雪砚的身体,明明是木偶的身体,雪砚在这一刻却痛苦的大叫起来。

    木偶的身体不受约束?

    那只是相对于人来说,徐虹杰给白熊布偶所配置的这一排坚硬利齿可以咬碎世间绝大多数的事物。

    其中当然也包括灵魂。

    白熊的利齿是它最大的武器,而那庞大的身体足够它吸收来自敌人全部的伤害。

    这是徐虹杰能改造的极限,再接着改造下去,白熊就会突破到A级傀儡的范围。那样的傀儡,现在的白玉灵还控制不了。

    白熊的每一颗牙齿都足以打造一柄B级的神兵利器,如此代价和实力,也只有徐家能够做到。

    随着雪砚痛苦的叫喊,雪砚傀儡的体型也在急速缩小。

    灵魂被撕咬,体内的能量被吸取,雪砚已经无法再坚持那庞大的身躯,术法消失,他的原形也暴露在几人面前。

    看着蜷缩在地上痛苦挣扎的雪砚,白玉灵站在白熊头顶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少年,同为傀儡一道的传人,却成为了最大的敌人。

    即使双方素不相识,可白玉灵仍然为这样一位天才感到惋惜。

    “可惜,原本你不该死在我的手下,你这样的天才应该有更好的归宿。”白玉灵摇了摇头,抬起了手臂,在她的手掌中握着一柄短小的黄铜小剑。

    “可惜?”雪砚嘴角渗出鲜血,苦笑道。

    “你们这些人总是这样,那我问你,我在奄奄一息的时候,你们在哪?”

    “自诩正派?”

    “我只不过是在报答师傅的恩情罢了。我才不去考虑你们脑子里那些狗屁对错。”

    听着雪砚的冷嘲热讽,白玉灵微微皱了皱眉。

    她是徐家的二主人,也是一个稳重的成年人,自然不会被这些言论混乱了思想。

    天底下那么多可怜人,谁能保证全部都被正派接济?

    有恩报恩无可厚非,但报恩的方式尺度拿捏在心中理应有个标准。

    可怜,并不是无端作恶的理由。

    “那我送你上路吧。”白玉灵微微叹口气。

    雪砚的身世自然可怜,但世间人情百态本就如此,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白玉灵摊开雪白的手掌,袖珍的黄铜短剑就如同一支绷紧的利剑,脱弦而去。

    黄色光芒一闪而逝,黄铜短剑瞬间就洞穿了雪砚的胸口。

    雪砚眼神中最后一点光芒消失,瞳孔扩散,彻底死亡。

    他那青衫黑袍被鲜血浸透,身体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机。

    “走吧。”白玉灵淡淡道。

    白熊缓缓转动身体,巨大的身体晃晃悠悠向城堡处走去,如果没有刚刚白熊凶残的那一幕,谁也不会觉的这个胖嘟嘟身体的家伙居然那么的危险。

    徐雅点了点头,转身想要离开。

    转身前,徐雅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少年,他的表情不知是微笑还是苦笑,就那么静静的停留在死前的那一刻。

    可仔细观察下,徐雅的瞳孔猛地一缩。

    两步小跑靠近少年的尸体,从他的怀中掏出一物塞进自己的兜里。

    这一幕被沈燕翎看见,而转身离开的白玉灵却丝毫没有察觉一般。

    阴阳战区战事结束,可雪山上依旧冰雪满城。

    自从白宇召唤出血色阵法之后,一个个血管般的纹路就开始蚕食这一方天地灵气,血红怪物也在不断地增多。

    那些血红怪物都在白宇的控制之下,一个个扭动着身体,视线聚集在白宇身上,就好像在朝拜着自己的王。

    “我那姐夫应该快到了吧。”白宇手中丝线翻滚,切断了落在傀儡丝线上的所有雪花,冰晶一般的气息顺着他的手指传到雪山的每个角落,他已经和雪山融为了一体,这里每一寸土地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能感受到,一股庞大的能量正在靠近。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wozaiyinjiandangchanaxienian/27389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