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二十四章 一个好人

第二十四章 一个好人

    人群里传来起伏的回答声。

    韦十四牵起柏灵的手,对着人群道,“各位乡党,劳烦让一让。”

    人群沉默地分开成两边,几个举着火把的锦衣卫跟在韦十四和柏灵的身后,随他们进了巷子,柏家的大门紧紧地闭着,韦十四上前敲了敲门。

    “哎呀!别敲啦!快走吧!我真的不能拿你们的东西!这是为了你们好!”

    听见柏世钧的声音,柏灵再也忍不住,轻唤了一声,“爹,是我。”

    里头的柏世钧也是一怔,悄悄把门拉开一条缝,一见外头站着的真是柏灵,连忙把门打开——然后就看见了火光映着的、那些锦衣卫的脸。

    尤其是韦十四那张惨白如纸的面容,在火光下如同鬼魅。

    柏世钧倒抽一口凉气,伸手就把女儿拉在了怀里,一面轻轻地拍背安抚,一面茫然地看着四面的乡亲——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忧惧和期盼。

    这下柏世钧彻底糊涂了,他看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韦十四望向柏世钧,“柏大人,外头站着的这些人,你都认识吗。”

    柏世钧点了点头,“认识啊,这些都是我以前的病人。”

    韦十四随手拉来旁边一个高瘦的少年,“这是谁?”

    柏世钧有些莫名其妙,略带敌意地看着韦十四,“你又是什么人呢?”

    怀里的柏灵抬起头来,带着哭腔推了推柏世钧的胸口,“爹……快如实答话。”

    柏世钧接连“哦”了好几声,这才皱着眉头,重新向韦十四道,“这是方家庄方远贵家的老三,前几年受凉一直蹿稀,下不了地,他父亲就来找我看看,我给抓了些干木瓜、藿香叶和良姜,吃了一个月,就好了。”

    少年连连点头,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便给柏世钧磕了几个头,“是,是我!柏神医还记得我!”

    韦十四侧目,又指了指人群里一个抱着女娃娃的胖妇人,“这个呢?”

    柏世钧看了韦十四一眼,望着妇人道,“这是十八里堡的姜大嫂子,她弟妹产后一直身子不好,找我开过几个滋补的方子……现在好些了吗?”

    那胖妇人摸了把鼻子,连连点头,“难为贵人还记得!人好多了,好多了!”

    就这么指认了三四人,韦十四回头,看向一旁一直在作记录的书吏,“都记下来了?”

    书吏连连点头,“回大人,都记录在册。”

    韦十四这才对蒋三开口道,“你回去派人核实一下我刚才指的那几人身份,再与方才柏世钧的描述进行核实,就知道这些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蒋三面色微凝,但也郑重地接过了一旁书吏摁了红手印的供词,应声说是。

    韦十四又道,“还有,牢里抓了的人今晚就放了,如果有伤,依据伤势补贴抚恤。”

    蒋三微怔,“但现在真相还没有查明——”

    韦十四低声道,“按我说的去做,事后有担子我来扛。”

    蒋三只得点头,“是。”

    韦十四想了想,又高声道,“现在已经过了戌时,今晚大家都回不了家了,等会儿随这位大人去城西的驿站将就一晚吧。”

    农人们都不作声,蒋三紧接着喊道,“都他妈聋了吗,答话!”

    一个年轻的女人这时才低着头喃喃了一声,“……大人,我们还有东西没交到柏神医手里……”

    火光里,女人揭开了手上竹篮的蓝花布,里面装满了鸡蛋,个个都洗得干干净净。跳动的火闪在女人的眼睛里,她往前走了几步,也给柏世钧跪了下来,“恩公,我们也是听说您在城里遭了大难,大伙儿就一起过来看看您。您是给皇上娘娘瞧病的人,我们的这些个东西您肯定瞧不上,但好歹是一点心意,您——”

    后排一个声音忽然高喊,“柏恩公!我是去年东山屯的猎户啊,我给你捎了两件狼皮过来!”

    这一嗓子,直接就把众人的眼睛都喊亮了。原本围在后排的人这会儿也拼命地往前挤,大家争前恐后地报上自己带来的东西

    “我这儿是今年冬稻的新米二十斤,柏神医可得收下啊!”

    “柏神医,这是特地腌的雁来蕈!蕈子可大可鲜!”

    ……

    柏灵环望了一眼喧闹的人群,她看见柏奕也一步步地从巷子口往这边走来。

    四目相对,他们几乎同时意识到一件事情。

    正如柏世钧对他们的一无所知,对于父亲的这些年,他们也同样陌生。

    柏灵的眸子暗淡了下来。

    柏世钧不止是一个普通的好人,他几乎是一个近圣的好人,然而这或许更糟。

    “好了!好了!”柏世钧只觉得两只耳朵闹哄哄,一时甚至有些受不了,连忙张开手,叫众人安静下来,“你们听我说啊,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现在,还算是半个罪臣,你们给我送东西,都会受连累!”

    先前送鸡蛋的女人上前一步,“柏神医,我不怕连累!一是一,二是二,凡事总有个理!您菩萨一样的人,绝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对,对!”

    “胡闹!”柏世钧板下脸来,“都听我的!都走,都走!”

    刚才还热情高涨的人群顿时又凝重了起来,大家的目光都望着柏世钧,带着盼望、关切,柏世钧最受不住这个,叹了口气,将柏灵放下来,走到那个女人跟前,从她的篮子里拿了两个鸡蛋。

    “刚才那个说扛了米的小兄弟呢?”

    人群里一个声音不断说着“借过”“借过”,不一会儿,一个壮汉肩扛着麻布袋子就站在了柏世钧跟前。

    柏世钧弯腰,一手捏住了自己前摆的一角,“劳烦,把米给我倒个一二斤吧……”

    那汉子二话不说就解开了封袋的绳子,对着柏世钧临时做的“米袋”就倾倒下去——

    “诶呦呦,多了,行了!哎,够了,够了!衣服撑破了一会儿!”

    壮汉的米一下就倒了一半。

    柏世钧小心地兜着米,这才抬头,半是劝说,半是恳求地道,“好了,乡亲们,你们来,我知道,是挂念我,可你们这样,并不能真的帮到什么,反而会把你们自己和我都牵连进去,到时候我才是百口莫辩哪。回去吧,都回去吧!”

    方才倒了米的壮汉,这时便也举起手,对着身后的乡亲道,“听柏神医的!都听柏神医的!”

    人群中,大家彼此响应,蒋三不太耐烦,他大呵一声,“行了!都跟我走!”,人群这才恋恋不舍地往巷子口挪动。也便在这时,巷子口传来一个声音,“这是怎么了怎么了,都让开!让本官进去!”

    蒋三脸色并不好看,上前道,“郑大人,您可来了。”

    来人身着红色官服,那是所有京官和二品以上封疆大吏才享有的官袍色泽,他脸上带着笑,“三爷!我连夜听到口信,说这边有刁民聚众闹事,就赶紧过来了,这、这些都是刁民吗?”

    “刁个屁!”蒋三没有看他,径直向外走去,一挥手,招呼着他的一众人马,“走!”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29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