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六十二章 雷霆之怒

第六十二章 雷霆之怒

    “林婕妤。”柏灵轻声重复了这个名字。

    林婕妤,林婉柔,建熙帝这两年的新宠。

    仅仅凭婕妤之位就赐了储秀宫的宫邸,别说是在建熙年间前所未有,在大周朝也还是独一份。

    更不要说她出身卑微,往上三代全是奴籍,自小是从教坊司长起来的。但她竟然不知是以何种手段进宫为婢,一夜承欢之后成了选侍,而后竟是一路平步青云做了婕妤——且看起来,建熙帝至今还有意要继续抬她的位份。

    这样的一桩故事,在民间早已被说成了书,百姓们茶余饭后谈得不亦乐乎。

    但……看着宝鸳和郑淑的脸色,柏灵大概也明白,在这承乾宫里,她算不上什么好角色。

    “柏灵听过她吗?”宝鸳问道。

    柏灵摇了摇头,“不大清楚,是怎样的人?”

    “这人就是一个狐媚子!”宝鸳攥紧了手心,“像她这种没羞没臊的下贱毒妇,要是搁在外头,连给人做正室的资格都没有!刚来的时候处处都学我们娘娘,我们娘娘骑马她也骑马,我们娘娘赏花她也赏花,没事就往我们跟前凑。现在得了宠,尾巴就翘起来了,去年还敢抢我们承乾宫的银骨炭,我——”

    是宫斗啊……

    柏灵低头喝茶。

    “宝鸳……”郑淑轻轻瞪了她一下。

    宝鸳反是有几分委屈不满,“我当着您和柏灵的面说这些有什么要紧?难道你到现在还信不过柏灵姑娘?”

    “不是。”郑淑不由得多看了柏灵一眼,低声道,“我也不和姑娘你见外了,你先前都在宫外,不晓得宫里的水深。后宫里有这样那样的争斗都是司空见惯了的,这不算什么。”

    柏灵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郑淑接着道,“有些人,明面上端着一副好面孔,暗地里心里龌龊,就盼着看别人出事。这也平常的很,用不着置气。”

    郑淑望向宝鸳,“你越跳脚,人家越看你的笑话,笑得就越开心。你看娘娘,她什么时候把那个林婕妤放在过眼里?和她计较,那真是抬举了她。”

    宝鸳一口气闷在那里。

    道理她都懂,可遇上这种人怎么不气啊。

    “淑婆婆的意思,大概是说不用我们去为娘娘打抱不平?”柏灵放下了茶,带着几分询问的意思开了口。

    “对,反正今后总是要遭遇的。”说到这里,郑淑又戳了宝鸳一下,“你这个样子,也没法儿给娘娘打抱不平,这是在给人家送把柄!”

    “我——”

    宝鸳正要辩解,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报名声。
“太医院御医王济悬,御医章有生,医士刘长兰,医士李明诺求见——”
太医院那边终于来了人,三人都起身站起来去迎。

    领头的是老面孔王济悬。

    柏灵往后又望了望,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和哥哥这一次竟都没有来。

    原以为今天至少能见上一面,问问他们的情形……

    柏灵沉了眸,只觉得倦意又重了几分。

    不过,好在建熙帝并没有让她等太久。

    大约过了一刻时辰,建熙帝就脚下如风地闯了进来,气势汹汹地扯断了王济悬悬丝诊脉的金线,勒令几个大夫即刻入内,细查贵妃的状况。几个太医得了皇命,这才随皇帝一道入内。

    随后,建熙帝又传郑淑和宝鸳入内,细细询问了今日宫墙上的情形。

    十四便在此时带着屈修进了外屋。

    屈修的头发仍是散在那里,他谁也不理地跪在那儿,仔细听着里头的动静。

    不多时,随着那一道厚厚的幕帘被揭开,建熙帝走了出来,黄崇德和丘实照例陪在身侧。身后三四位随行的太医也鱼贯而出。

    所有人立时俯身。

    即便不抬头,他们也能觉察得出,建熙帝的脸色极其地不好看。

    “贵妃……贵妃怎么样。”屈修小声地看向王济悬。

    “回屈大人,贵妃凤体无恙,只是有些受凉受惊,只要悉心调养……”

    屈修紧接道,“那就是没事了?”

    “这……”王济悬看了一眼建熙帝的背影,“倒也……不能说是没事。”

    建熙帝却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王济悬的话,“又是调养。朕看你们迟早有一天,要把贵妃的命养没了!”

    太医们脸色青白相间,一时鸦雀无声。

    王济悬壮着胆子,“皇上,按说我们不该过问,但这两日是柏灵姑娘在承乾宫当着司药,怎么娘娘还会……”

    黄崇德回头看了王济悬一眼,王济悬旋即低了目光。
“王太医,今日的事是怎么个经过,方才你们在屋子里头应该也算是听了个清楚。这种捕风捉影的话,你们太医院不该说,也不要再说。”

    黄崇德的声音任何时候听起来都带着慈稔,好像长辈对年轻后生的叮咛一般。

    王济悬躬身退了一步,连连点头答“是”。
建熙帝舒了一口气,他站在外厅的中央,俯视着眼前跪倒的人群,久久没有说话。

    他今日没有穿龙袍,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道服——这显然是刚从吴神仙的仙灵苑那里赶回来的。

    建熙帝在每月的上旬,都要去宫外不远的仙灵苑随吴铭道长一同玄修几日。

    就连百官都知道且默默遵循着日子,留着尽量不在这时候找事的默契,可见皇帝对玄修的重视。

    然而他还是赶回来了,而且竟就在一个时辰之内。

    宫中还从未有哪位妃嫔有过如此“殊荣”,贵妃在建熙帝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屈修此时已是两颊发白——这对如今的他而言,只怕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建熙帝的步子很慢,但最后在屈修的跟前停了下来。

    “听说是因为小皇子的事,惊着贵妃了。”

    屈修连忙抬头,却发现建熙帝没有看他,而是目光虚渺地看着不远处的纸窗。

    “……回皇上,”屈修的话有些磕绊,“臣、臣主要是觉得……”

    “朕还没死呢。”建熙帝轻声道。

    屈修一颤,倏然望向建熙帝。

    建熙帝也冷眼望着他。

    屈修这次竟是连收回目光的勇气也全失去了,吓僵在那里。

    “臣——臣冤枉——!”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