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六十七章 太医院里的重赏

第六十七章 太医院里的重赏

    “这么快吗?”柏世钧有些惊讶地收过柏奕推过来的那本医书。

    这是本收录了许多治疗疑难杂症方略的奇书,大多是情势危急时拿来续命的虎狼之法,虽不适合入学使用,却因猎奇之术甚多,看起来很是解闷。

    柏奕挨了打,如今正是养伤的时候,柏世钧舍不得让他这时候用功,就拿了它过来给柏奕消磨时间。

    “嗯。”柏奕沉眸道。

    “感觉如何?”柏世钧追问。

    “还……挺有意思的,”柏奕眼神暗了暗,这话答得显然有些违心,“总之,等我看完了全篇,再和您说感想吧!”

    虽然疼得没胃口,但柏奕还是抓了两个馒头硬吃,吃的时候连拇指上的顶针铁戒也没有取下来。

    一番狼吞虎咽之后,他便继续低头做他的针线活。

    柏世钧望着柏奕穿针引线的手,实在有些感慨。

    可能有些手艺确实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吧?

    就比如说柏奕的这双巧手,明明谁也没有教过他,可他偏偏就有一手漂亮的针线功夫,走线既工整,又结实。

    可能这就和柏奕拿刀的功夫一样,都是天赋吧……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随了谁——反正他柏世钧自己是不会女红的。

    柏奕这几天下不了床,除了看书就是在做这针线活,历时两天,这会儿总算是要完工了。

    最后的针脚柏奕收得很用心,所有的线头都被他仔细地藏在了手偶的里侧,从外头是看不见的。

    柏世钧在一旁细嚼慢咽地喝着粥,坐在一旁看着柏奕。

    父子两个也不说话,只有烛火在不远处摇曳,不时拨动着两人投在墙上的影子。

    这样的温情,不论是对柏奕还是柏世钧来说,都显得有些久违,但却让人感觉心里非常地温暖实在。

    天快黑时,柏世钧俯身收拾碗筷,外头就在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听起来足有十几人正往这边走。

    柏奕和柏世钧心中都是一惊,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未曾想,竟看见一直在圣驾边伺候的丘实公公踏进了屋门。

    在宫里头,传报旨意的太监有许多,但有两人格外不同——一是袁振,再就是丘实了。

    丘实和袁振在宫中各有一个外号,前者是“喜鹊公公”,后者是“鬼面阎罗”。

    这一方面自是因为丘实长得圆润,无事便带三分笑,而袁振面相阴鸷,阴气森森;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皇上在传赏授封的时候,喜欢让丘实去宣告;而要杀伐惩戒之时,往往让袁振去操刀。

    所以说,但凡是见着丘实带了旨意来,那便如同是看见喜鹊站在枝头,必当是要报喜了。

    “别动,别动!”丘实看父子两人就要起来,连忙伸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他款步走近,脸上笑盈盈的,“哎呀,看来我来得实在不巧,赶上您二位的饭点儿啦。”

    “不打紧,不打紧,都吃完了。”柏世钧还是起了身,恭敬地作了揖,“丘公公怎么来了?是圣驾出了什么……”

    “圣驾好着呢!”丘实连忙接话好堵着柏世钧的嘴,望着他的眼睛也略带了几分嗔怪,“是圣上听说令郎犯了错,受了宁嫔娘娘的责罚,派我过来看看怎么样了。”

    柏世钧和柏奕彼此看了一眼。

    ——皇上这是怎么了,突然有闲情挂念柏奕的伤?

    丘实靠近了几步,轻声道,“……还有专门给您的赏赐。”

    “赏赐——?”

    不等柏世钧细问,丘实已经抬手示意外头的人进来,来人真是多得超乎想象——方才听见的十几人的脚步,竟都是跟在丘实后头捧着赏赐之物的宫人。

    “领赏吧,柏大人。”丘实和蔼地说道,又很贴心地补了一句,“令郎有伤在身,俯卧等同行礼!”

    柏世钧这才有些恍惚地跪下。

    屋子外头这时已经围了许多还在当值的太医,他们早就看见随丘实一同进来的宫人手中端着宝贝,只是每一样上面都铺着盖头,天色又暗,看不清是什么。

    丘实也不介怀外头的一双双的眼睛,当着柏奕和柏世钧的面,他提着嗓子,一开口便是极具穿透力的高音——

    “赏——太医院医官柏世钧,赤金百灵一对!镶八叶桃花碎玉珠十三颗,嵌羊脂祥云纹白玉珠九颗,杏花纹红宝石七十二颗,随金系棠绢花络子一件,连百灵鸟共重十七两六钱!”

    “赏——太医院医官柏世钧,白玉夕颜花坠子一对!计蛟龙玉眼八颗,金穗六条……”

    “赏——太医院医官柏世钧,碧色透玉扁钗一支……”

    “赏——太医院医官柏世钧……”

    外头的人越聚越多。

    此时正好是太医院轮岗的时候,人几乎往常的两倍,众人不明所以,挤到后院的院子里瞧。

    几个王济悬的心腹没有去,他们依然在前殿的桌案前伏身工作,可谁也架不住丘实那透亮的嗓子——那声音穿透院落与屋门,把每一件赏赐都揉碎了报进他们的耳朵里。

    “哼。”王济悬狠狠地摔了笔,沾了墨汁的笔头在纸上留下一道飞溅的墨痕。

    “王大人这是要往哪儿去?”几人同时站了起来。

    王济悬头也不抬,“晚间吃得太饱,出去散步消消食!”

    说着就往外走。

    屋子里的几人面面相觑,却破天荒地没有跟在王济悬身后出去。

    在目送王济悬的身影消失在屋门口之后,众人眼光锃亮地投向了后院,也都轻手轻脚地也跑去围观。

    丘实实在不愧是经历过十几次大周国礼的人,那嗓子喊起来简直比戏台上的戏子还要和婉清透,比名刹古寺的晨钟还要悠远响亮。

    十几件赏赐虽然不算很多,但每一件赏赐在报了名头之后,他还要一样一样地把贵料都给说出来,这就实在是有点勾人垂涎了。

    这里头任何一样赏赐拿出来,那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若是靠着太医院的俸禄,许多人只怕一辈子也攒不下其中的一样来,更不要说这赏赐中又有许多有价无市的宝贝。

    丘实已经报完了赏,柏世钧却还跪在那里,半天没有个反应。

    他有几分好笑,上前托住了柏世钧的两臂,柔声道,“柏大人,快谢恩吧!”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