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六十八章 高兴和不高兴

第六十八章 高兴和不高兴

    柏世钧并没有伸手,他抬起头,脸上不仅没有一星半点的喜悦,反而因为惊惧与忧心而变得有些苍白。

    “公公,这是……?”

    丘实只当这柏世钧是个没见过钱的老实人,见他一副吓破了胆的样子,心里更觉得好笑,“您愣着干什么,这都是柏大人您教女有方,是您应得的。”

    这一句“教女有方”非但没有让柏世钧缓过来,反而让他瞪大了眼睛。

    见柏世钧还是一脸的慌恐,丘实也觉得有些没意思了起来。

    他轻咳了两声,也就不再和柏世钧寒暄,靠近低声道,“我还听说,柏大人把上次皇上赏你的一百两捐给了山民?”

    柏世钧愣了一下,有些磕绊地开了口,“是,但……也不是全捐了,还留了二十几两翻修我自家的墙院……”

    丘实听着愣是给气笑了,“柏大人你啊……咱家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就算是穷惯了,也不该眼皮子这么浅啊。”

    柏世钧一下没懂,脸上的神色益发困惑起来。

    见旁敲侧击没反应,丘实也就不给好脸色了,直截了当地道,“你当万岁爷赏了你银子,那就真是能用的银子了?多少人受了主子爷的赏,回家立碑建庙以作供奉,让子孙代代相守以作家传,您倒好,不立碑不建庙也就罢了,转过身就把银子给花了!您出去打听打听,咱们大周朝还能不能找着第二家和您一样大胆的?”

    柏世钧这才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他真是没想到!

    “皇上恕罪!”说着便又要磕头。

    丘实一声冷笑,抬手把柏世钧拦了下来,这才幽幽地说,“好啦,主子爷说了,您是个实诚人,他不和实诚人计较。只是今日的这些赏赐,您别再拿到外头的当铺里当了换银子就好!”

    “臣、臣再不敢了……”

    丘实笑了笑,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宫里头报喜报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遇上柏世钧这种木楞得连谢恩都不会的。

    真是奇了怪,这么个蠢钝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的那么个机敏的女儿……

    这大概就是歹竹出好笋吧。

    丘实哼了一声,转过身带着十来号人,浩浩荡荡地走了。

    七八个平日里并不大来往的同僚站在外头围观着,一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进去。几个知情的一点点把线索拼在了一块儿,这才明白过来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过去一直拿“柏世钧靠女儿得太后得青眼才能在这太医院谋职”当笑话讲。

    也是人人都不信“得了太后青眼”有什么好处,才能把这件事当笑话讲。

    毕竟太后身边的陪侍去了一个又一个,从来就没见谁能掀起过一片水花。

    在这宫里,从也也没人能掀起慈宁宫的一片水花。

    怎么想到,这柏世钧还真有父凭女贵的一天啊?

    “难道当年太后真是病了?”一人忽然压低了声音,对身旁同僚耳语道,“不是说,太后当初是疯——”

    “你才是疯了!”另一人眼睛都要瞪了出来,“这是你我能说的话吗!”

    那人这才打了个哆嗦,意识到自己几乎口出大祸,连连摇头道,“嗨,说这些干嘛,咱们走,一起去给柏大人贺喜!”

    太医院的休憩室里何曾这般热闹过,七八人拥在一处,口灿若莲地将柏世钧夸到了天上。

    望着那桌上的珠宝,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带着几分呼之欲出的艳羡和贪婪。

    倒不是为这财宝,而是为了这财宝之后的,万岁爷的态度——这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才有这种际遇。

    但柏世钧仍是像先前一般,眼中枯井无波地应付着,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众人又流连了好一会儿便各自离去,轮值的轮值,归家的归家。

    房间里又只剩下柏世钧和柏奕父子两人。

    人们只以为柏世钧一时呆傻了,却不知道他望着这一屋子熠熠生辉的珠宝金银,心中是如何地惊惧。

    建熙帝从不会无缘无故地给封赏。

    而今他不仅赏了,而且所赐之物竟都如此贵重,那么柏灵今日经历的劫难是有多么凶险,便可想而知……

    大吉的另一面,便是大凶啊!

    闻见这惊人的巨赏,柏世钧便知道,女儿今日不论是做了什么,她定然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可惜他身居宫中,竟是到现在也不知道柏灵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能从同僚的刁难里去推测女儿的安危……

    无权无势的无能滋味是如何地绞心,柏世钧过去不懂,今日总算是尝到了。

    “这东西真好看,”一旁柏奕望着桌上的八宝飞燕钗,轻声道,“宫里的赏赐不让卖,不知道能不能日常用啊,我感觉柏灵戴这个肯定——”

    柏奕正说着,看向一旁柏世钧,竟发现父亲在偷偷抹眼泪。

    “爹?”柏奕皱了眉,“你怎么了,柏灵得了赏赐,你不高兴吗?”

    柏世钧很想说“这怕是你妹妹踩着刀尖换来的——”,但一口气噎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好一边摇头,一边呜呜咽咽。

    柏奕不解地望着父亲,但片刻之后,他也猛然心惊地想到了这一层。

    父子两个一时都沉寂下来。

    ……

    承乾宫里,柏灵猛然打了个颤,醒了过来。

    周围是陌生的床榻,床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守着。

    看来已经入夜了,床头的烛火燃了将近三分之一,大约是快子时的样子。

    柏灵揉了揉两侧的额头,起身坐了起来。

    “你醒啦?”

    是宝鸳的声音。

    “嗯,醒了。”柏灵的视野渐渐清晰起来,她揉揉眼睛,又一次打量起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

    这地方不算大,但是该有的东西都有,譬如梳妆台、立柜,还有许多下人房里没有的家具,收拾得很是干净。

    “你下午在正殿睡着了,要不是听见你也打了鼾,我们差点又要去太医院喊人了。”宝鸳笑着递来一个茶碗,“来,喝点儿水吧。”

    柏灵有几分惊讶地接过宝鸳递过来的茶碗,轻声道了一声谢谢。

    宝鸳噗嗤一笑——像柏灵这样,不管眼前是谁都要说声谢谢的人,在这宫里头真不多见。

    柏灵也没觉察一旁宝鸳莫名的笑意。

    她只记得自己想在外头再等一等,靠桌休息了一会儿。

    没想到直接就睡过去了,竟然……还打鼾了。

    看来这几天真是累着了。

    “娘娘怎么样了?”柏灵忽然问道。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