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七十八章 赏花盛事

第七十八章 赏花盛事

    “她原本和皇上要了三年的日子,但皇上只给了她一年,她也不确定一年的时间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也要试试看。”

    “这……行不行啊,”郑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她年纪那么小,娘娘要不要再招太医院的御医一起来商议商议?”

    屈氏摇了摇头,“不必。她说,‘我们各自尽力,就好了’。”

    郑淑不说话了。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

    但这种话哪能由大夫来说,这不是不负责任吗……

    郑淑想了许久,终还是叹了一声,“既然娘娘信她,那奴婢也只能信她。只是不知她到底想怎么治?这个今日娘娘也聊了吗?”

    “嗯,今天讨论了初步的治疗目标。”屈氏的声音越来越低,“我现在只求每天能睡得着,吃得下,别的……什么也不想了。”

    说罢,屈氏向着床的里侧方向侧卧——这通常意味着她不想再说话了。

    纵使郑淑还有太多问题没有说出口,这时候也只能沉默。

    郑淑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是看着屈氏长起来的人啊,可如今屈氏宁可与一个外人聊上一个时辰,也不愿与自己多说一句。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郑淑想不透,却也只能带着这份苦涩上前为屈氏拉下纱帐。

    次日一早,卯时还不到,郑淑和宝鸳便起了。

    昨儿个傍晚,贾公公那边送来口信,说今日一早会有一批宫内的新人过来。而与此同时,那些先前和屈老夫人相对熟络的宫婢则全部都被点名,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被调派到御马监、浣衣司之类的地方。

    宝鸳喜上眉梢,郑淑却笑不出来。

    那些人即便是屈老夫人放在宫里的眼线又怎样,那毕竟是自家人,再怎样都知根知底。

    而今贾遇春换来的新人究竟如何,那就只有这些个新人自己知道了。

    “空缺盘得怎样了?”郑淑问道。

    宝鸳笑着将一本名册递来,“婆婆你看,昨儿咱宫里一共走了十一个,这下可清净了!”

    郑淑接过,眯着眼睛认真地瞧起来。

    “还得再变动变动。”她指着名册上的一处地方,认真道,“所有今日新来的,一律不要让她们进正殿伺候,全都放在外面先做一阵子粗使宫女。”

    “诶?”宝鸳眨了眨眼睛,“这里头还有几个从前伺候过老太妃的婆子,也放在外面干粗活儿吗?”

    “对。”郑淑点头,“都先隔着,不要让她们碰着娘娘。”

    宝鸳一时明白过来,“好嘞,那我再挪挪人头。”

    外头的天渐渐亮了起来。

    两人换好衣服,一道去院中等候,才一出门,就看见柏灵也收拾了行装,背着一个小包袱,手里还抱着个小桌案,一副也要出门的样子。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宝鸳几步跑下了台阶,“怎么不多躺躺?”

    她伸手去探柏灵的额头,热果然都已经退了。

    柏灵答道,“昨日耽误了,我今日继续去御花园给娘娘祈香。”

    宝鸳和郑淑都是一怔,两人的表情很快从惊讶转向无奈。

    郑淑啧了一声,想了想,上前道,“你毕竟病了,这两天宫里的调度又多,正缺人手……你在宫里多养养,也算是帮上忙了,老夫人不会知道的。”

    “知不知道,天知道,婆婆和姐姐也知道。”柏灵笑道,

    宝鸳立刻接道,“哎,你是不是没听明白?婆婆的意思是说,我们不会和老夫人说这个的!”

    郑淑抚额,有些话不能说得这么明白,可宝鸳竟是一点底也不留。

    柏灵依然摇头,“承蒙好意,但我既然应了这差事,还是要做到底。”

    “既是如此,那柏司药也多多留心,”郑淑不再挽留什么了,只是沉声道,“撑不住了,就回来歇一歇。”

    柏灵欠身点头,正要出去时,外头忽然传来许多脚步声。

    “来了。”

    听见宝鸳的自言自语,柏灵也不由得停住了步子,在一旁静观其变。

    来人果然是贾遇春,他带着七八个年龄各异的宫婢从外头走了进来,一见郑淑,他便笑吟吟地上前行礼。

    一番客套之后,郑淑让宝鸳带着这些新人各自去熟悉自己的活计,贾遇春一副还有话说的样子,站在一旁并没有离开。

    郑淑客气道,“公公是还有什么交待?”

    贾遇春望向郑淑,躬了躬身,“今日来的个婢子,都是万岁爷亲自交待,我精心挑选的,若是有什么不妥当,您老尽管和奴婢说。”

    “贾公公客气了,”郑淑也笑,“你是黄公公亲自带出来的人,挑人的本事我怎么会信不过,有劳公公费心。”

    “对了,有件事……”贾遇春的声音低了下来,“奴婢还要与淑婆婆交个底,您看……”

    贾遇春的目光闪过柏灵的位置。

    郑淑想了片刻,还是说道,“公公直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贾遇春显然有些意外,他忍不住又看了柏灵一眼,脸上的笑容略有些僵硬,“瞧瞧,奴婢这……唐突了。”

    “公公不要介怀。”柏灵轻声道,“方才您是想说什么?”

    “哎,就是月底的赏花会呀。”贾遇春笑着道,“去年娘娘怀着龙子,没去成,奴婢想,今年娘娘该是不想错过了。”

    宫里每年一次的赏花会,是从大周开国时沿袭下来的。

    最初,它只是皇室亲眷们的春日家宴,而后慢慢变成一年一度的内廷盛事,朝中一些重臣也受邀参与其中。各家有了适龄的儿女,也都会趁此机会带出来见一见。

    所以这一日,众人往往既在赏花,又在赏人。

    至于对后宫的女子们,这又是在圣驾前一次极难得的露面机会,多少人只求在这一日的桃林杏花下,得到建熙帝的草草一瞥。哪怕只有只言片语的谈笑,之后不久也能得敬事房一两次给陛下侍寝的机会。

    甚至于,有机敏者看清了吸引建熙帝目光这件事的难度太大,所以就趁此机会去一些背景深厚的嫔妃面前混个眼熟,以求今后抱上个粗枝可附……

    总之各人有各人的算盘,唯一不变的,就是这赏花会年复一年的热闹非凡。

    郑淑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她几不可察地叹了一声,淡淡答道,“错不错过,也是看娘娘的意思,我们不好作主的。”

    贾遇春垂眸,似是对郑淑会这样回答早已了然,他笑道,“知道,但奴婢听说,娘娘的病昼重夜轻,所以这一次的赏花会,奴婢特意把时间排在了傍晚。”

    听到这里,郑淑眉心微动。

    这是她没想到的。

    她又看向贾遇春——这个太监依然躬身带笑,姿态谦卑。

    这样安排,显然是有意为屈贵妃考虑,但……贾遇春此前和承乾宫的关系并不近,这种突如其来的示好,尤其是在贵妃日渐衰微时的示好,显得既珍贵,又可疑。

    郑淑一时没有回答。

    贾遇春又道,“主要是这次徽州府送来了几批金边夜来香,还有两盆刚结了苞的月下美人,这些花草平日里宫中不常见,赏花会年年都办,奴婢也是想换换花样,图个新鲜。我也就顺道过来卖个人情,婆婆不必多虑。”

    郑淑这才点了点头,“原是这样……那确实要谢谢公公记挂了。”

    “没什么。”贾遇春笑道,“归根结底,都是为万岁爷。万岁爷心里装着娘娘,那娘娘好了,万岁爷才能舒心。”

    见郑淑舒展了眉头,贾遇春也略略放下心来。

    “哎,我有个疑问。”柏灵忽然眨眨眼睛,好奇地向贾遇春这边望过来。

    贾遇春连忙道,“柏司药请说。”

    “公公是从哪儿听说娘娘的病昼重夜轻的?”柏灵略略侧头,“是黄公公特意告诉您的吗?”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