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章 永恒的女性

第一百章 永恒的女性

    入夜之后,天又淅淅沥沥地落起雨来,风一吹就是料峭春寒。

    储秀宫门前的那些待开的月季花丛上都蒙上了一层棉布,最是怕娇花不经风雨,宫人们无一不是小心侍弄着。

    “所以今天下午承乾宫接下了后天游园会的帖子?”

    软塌上的美人两手端着茶盏,两条弯弯的柳叶眉轻轻凝着,盯向身前禀告的宫女。

    “娘娘,千真万确,贾公公的人今日特地传过来的消息。说是今天贵妃娘娘见了一趟宁嫔,然后就接帖子了。”

    听到这里,林婕妤的眉眼又带了笑意,“这算什么接了帖子,我看是薛阳押着屈姐姐把帖子接下来了。”

    “应该是的,”底下的宫人说道,“接帖的时候宁嫔还没走呢。”

    “真可怜。”林婕妤嬉笑着放了茶盏,“两个老女人只能靠这种方式抱团取暖了……”

    “娘娘看……我们现在要布置些什么吗?”

    “布置什么呀,什么也不用布置,我会怕她们来?”林婕妤声音温软,长长的头发在烛火下如同黑色的绸缎,一段发丝绕在她的之间,勒出了绯红的细痕,“我就怕她们不来……”

    “是。”

    “你让她们盯一盯,看贵妃后天要穿什么……到时候提前一个时辰告诉我。”林婕妤笑着道,“别的,就由她去吧。”

    ……

    东偏殿里又是一片水雾蒸腾。

    柏灵坐在盛满了水的浴盆中,把整个身体都沉在了水下,只留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水波粼粼里,柏灵有些出神,目光失焦地凝望着眼前的一切。下午和柏奕的短暂相见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

    说不担心是假的,但仔细想想,柏奕虽然确实偶有惊人之举,可每一次他的筹划基本都实现了……柏灵一时苦笑,好像除了相信他,暂时也没有其他选择?

    水雾里,柏灵叹了一声,往后靠在了浴盆上。她慢慢伸出手,在有些昏暗的光线里看着自己小臂的线条。

    一晃已经七年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七年了。

    如果以一个女童的身份来说,在十一岁的时候已经步入宫廷,在诸多错综复杂的势力中保持平衡,大概已经算得上是惊人的聪颖。

    但如果真的要以她原先的适应性水平来评估自己在这七年中的生活……那结果大概是“严重适应不良”。

    因为在这七年之中,除了父亲哥哥,还有被太后钦点而来的十四,她几乎没有任何可以交心的人;除了现在在做的事,没有一件可以赖以为生的活计和她过去的理想生活有关。

    很多年前的某个六一,小姨问她,“你想长成怎样的大人啊?”

    她那时想了想,一时说不出答案,但当晚的日记里,她写道——“我希望今后能以一种自由而有尊严的方式,在这个世界里获得物质与精神上的双重认可。”

    那个时候她货真价实地十一岁——而早慧的代价就是少女过早结束的童年。

    成人之后,当柏灵回过头审视自己的少年时代,她发现父母的影子已经模糊不清,只有一袭红裙的小姨风姿绰约地伫立在回忆里。

    她的性格,她的所求,她的憎恶和她的原则……无一不像烙印一样打在了自己身上。借由柏灵自己,那位只存在于回忆之中的、温柔而理性的女性,再次生动地活在了人间。

    然而……谁又能预料到,她有一天竟会出现在这里,被迫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开始生活呢?

    命运在捉弄人这件事上,实在是有着惊人的天赋。

    柏灵闭上眼睛,再次想起了白天和柏奕的谈话,她忽然意识到,不论是父亲还是兄长,他们都是在奋力推石头的人。

    她不知道他们是否也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叩问过自己这一生的意义,也许他们俩都是萨特口中“不思悔悟的乐观主义者”也说不定。

    忽地外头传来一声轻响,倏然打断了柏灵的遐思——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

    屏风后,柏灵本能地抱住了自己往下一沉,“谁?”

    “是我,娘娘今晚想来和你说说话,让我来喊你过去……”

    是宝鸳的声音,柏灵松了口气。

    宝鸳见这屋子里的水汽,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柏灵你怎么又在洗澡啊?你前天不是就洗过一回了吗?”

    柏灵笑着从浴盆里走出来,拿起搭在屏风上的毛巾擦拭身上的热水。

    “洗澡的时候想事情比较容易想清楚。”屏风后面,柏灵的声音传来,“所以……”

    “那也不能天天洗啊,还是在晚上!你知不知道女人最怕受寒了,”宝鸳站在屏风外头叮咛着,“晚上寒气重,湿气也重,这个时候洗澡对身子不好!上次夜里给你洗澡那是没办法——”

    柏灵默默听着没有吱声,只能感叹在这儿生活的规矩还真是多到令人咋舌。

    睡前泡澡是多么令人惬意的事情……

    “娘娘怎么了?”柏灵一边擦头发,一边问道。

    “娘娘今天的正念练不好,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一堆别的念头,就想找你过去聊聊。”宝鸳想了一会儿,又轻声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嗯。”

    “下午娘娘接帖子了,后天游园会的帖子。”宝鸳叹了一声,“也不知道宁嫔娘娘是怎么灌的**汤,三两句就把娘娘给说动了。这会儿娘娘悔得肠子都青了,但已经接了皇上的帖子,又不好反悔。”

    “游园会……就是那个御花园的小型赏花会是吧?”柏灵问道。

    “对啊。”宝鸳点点头,“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娘娘不愿见宁嫔了,这世上的事情啊都是一物降一物,我们娘娘就是拿宁嫔娘娘没办法。”

    宝鸳在外头来来回回地踱步,又和柏灵说起了下午在正殿时宁嫔和淑婆婆的冲突。

    柏灵听完,低声道,“你先回去吧,宝鸳姐姐,我收拾一下,一会儿好了自己过去。”

    柏灵没有发出声音,但脸上已经笑了起来——“答应了要出门回头想想又反悔”的事情,怎么看都觉得让人有些熟悉。

    ===

    一个不确定的通知——

    明天可能没有更新,或者只有一更~

    因为明天有一个小手术,要把四颗智齿全都拔掉。

    之前没有做过全麻的手术,不知道影响会有多大……所以先来和大家说一声~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