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当你老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当你老了

    宝鸳的指甲几乎扣进了肉里,目光不可抑制地死盯向传报声的方向。

    还有比这更坏的情况吗?

    而今众目睽睽,就算人们嘴上不说,心里也免不了会把娘娘和林婕妤放在一起比对。

    如果娘娘能早些过来,至少还有几分先入为主的印象……

    一想到这里,宝鸳只觉得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要是时间往前十年,放在娘娘还十七八岁的时候,林婕妤还敢像今天这样嚣张?莫说这样公然穿着相像的衣服,只怕是连在屈氏身旁站一站,也要让她自惭形秽好一阵。

    “娘娘来了。”柏灵轻轻踮起脚,笑着说道。

    人群已经再次热络起来。

    四处都是低声的耳语和调笑,对这位四次寻死的贵妃,许多新入宫的新人几乎都没有见过。

    贵妃屈氏是活在传说里的人,不论是她往昔惊为天人的美貌和舞姿,还是她这半年来闹出的风风雨雨。

    “终于肯出来见人了。”

    柏灵听见近旁的一个女声轻轻地与身旁女眷咬耳朵。

    “我上次去承乾宫探望过,隔着纱帐都能看出人不行了。”

    那人接着道。

    四下一片“啧啧”声,有人接道,“是吗?”

    “可不是,女人这一生孩子啊……”那女声哼了一声,“就人老珠黄了,你就是颗夜明珠,也一样变成死鱼眼睛……”

    这话显然也落进了宝鸳的耳中——因为她的肩膀已经因为强忍的怒火和不平而微微发抖。

    柏灵轻轻挽住了她的手。

    宝鸳侧目瞥了柏灵一眼,将她的手轻轻推开,“我没事。”

    先引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串灯笼,它们被稳稳地擎在宫人们的手中,如同在空中漂浮而来的水灯。

    建熙帝已然起身,向着屈氏的方向缓步而去。他也与所有人一样,都引颈望向灯笼后的人影。

    贵妃和宁嫔两人彼此相扶着慢慢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屈氏的步子走得很慢,她的目光一直落在眼前不远的地面上,一旁宁嫔则目光灼灼地平视着眼前的一切。

    “我、我有点……”

    “不怕。”

    宁嫔衣袖里的手握紧了屈氏的。

    力量传来,屈氏深吸了一口气,也缓缓抬眸向前望。

    建熙帝已经走近了。

    许多人的目光也影影重重地交叠过来。

    不远处的宝鸳忽然松开了一直狠掐着指尖的手——屈氏今晚并没有穿那件红色的褙子,而是换了一身金青色的对襟襦裙。

    金青色的衣裙在夜色和灯火的双重映照里,呈现出一种质地透亮的宝蓝色。

    贵妃的头上一件金饰也无,只剩一根白玉簪子斜插其间,先前高高梳起的发髻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柔和低垂的圆髻燕尾。

    不少人都略略皱了眉,就算今晚真的只是宫内的一场家宴,贵妃的这副打扮也未免太随性了一些。

    这简直是拿宫廷当作了自家的后院。

    “皇上。”宁嫔和贵妃一起行礼。

    建熙帝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走近,拉起屈氏的另一只手,轻轻夹在了自己的臂弯中。

    从石板路到游园会正席的这段路,这三人走得特别漫长。

    即便是在夜色之中,所有人也都看见那个传闻中的美丽女人略有些松弛的皮肤、嘴角的法令纹……还有许许多多她青春不在的细节。

    这半年的卧病不起让屈氏身上原本匀称的肌肉线条全部消失了,她瘦了一大圈,最明显的地方是脖子,那里略略耷拉的皱纹直接暴露在外,她竟也没有选件立领的上衣挡一挡。

    “朕好久都没看见你了。”建熙帝低低地说道,“你今晚能出来走走,朕很高兴。”

    屈氏低头笑了笑。“臣妾老了。”

    建熙帝回望着她,只觉得心潮中涌起万般柔情。

    他轻轻捏了捏屈氏的手,也笑了笑,“……朕也老了。”

    这一声感叹听得一旁专事记录帝君言行的宫人微微一怔,连笔都一时停在那里。

    屈氏这时才缓缓地抬起头,那双眼睛落在建熙帝身上,泛起了微微的笑意,“一晃都十一年了……”

    建熙帝叹了一声,把屈氏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不说这些了,咱们去看烟花。”

    眼瞅着建熙帝领着贵妃入座,贾遇春那头适时地燃起了烟花,在一声一声直冲云霄的倏倏声响和头顶一道道骤然炸开的璀璨星光下,贾遇春只觉得浑身发凉。

    他在角落里一直凝视着今晚的建熙帝。

    一波又一波的如花美眷像流水似的从两人身边经过,建熙帝几次开怀大笑,但握着屈贵妃的手就没有松开过。

    屈氏坐在那里,时不时与一旁的宁嫔说话,更多时候则是一脸漠然地望着什么——夜空?星斗?还有桌前的酒杯,抑或是某处忽然传来欢呼声的人群……

    她虽然已经渐渐开始衰老,但却依然有着所有漂亮女人与生俱来的残忍天性。因为知道自己胜券在握,所以就在一旁冷眼看着一群又一群的年轻美人上来白费力气。

    贾遇春掏出汗巾,擦了擦额头的涔涔冷汗。

    “累着了吧。”

    一个略有些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惊得贾遇春猛然一个心跳,回头才发现是黄崇德。

    “干爹!”贾遇春连忙弯下了腰,“您有事找儿子?”

    “没事,皇上让我也四处转转,我看你在这边盯着,就来看看。”黄崇德说话的声音很慢,总是带着一副长者的仁慈。

    贾遇春的背弯得更低了。

    “你忙吧。”黄崇德挥挥手,正要转身,贾遇春忽然发自肺腑地喊了一声“干爹!”,然后对着黄崇德跪下磕了个头。

    “这是干什么。”黄崇德淡然道。

    贾遇春也不解释,“儿子先前孟浪了,等今晚回去,请干爹责罚!”

    黄崇德笑了笑,上前把贾遇春扶起来,仍是什么也不说地转身走了。

    ……

    柏灵一个人站在一棵无人观赏的昙花盆景前。

    今晚最令人恐惧的事被消解于无形,虽然宝鸳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已经把开心全然地写在了脸上。

    在最初的烟火开幕结束之后,宝鸳破天荒地和柏灵说她可以去园子里逛逛。

    事实上各宫里的年轻宫人已经在院子里玩开了。他们半是在玩,半是在捧起灯火下热闹的气氛——建熙帝喜欢听到这样的笑闹,而这已然被贾遇春考虑在了今晚的游园会设计里。

    “十四,”柏灵回过头,望向不远处站在阴影里的人,“你能来看看吗,这花还要多久能开?”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