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要讲方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要讲方

    在太医院的这几十年间,秦康见过的好苗子其实不算少,柏世钧算里头年纪比较大的了。

    五年前偶然在青阳遇到柏世钧,对秦康来说算是一次意外之喜,他认真读过柏世钧的行医笔记,初见时就为之惊艳。

    尽管一时间他也说不出柏世钧的方法论有多么出众,但某种强烈的直觉,让他觉得太医院不能错过这么一个偶尔行事有些出格的大夫,于是秦康当即开出了柏世钧无法拒绝的理由——一整个太医院的药材丹方,任君查看。

    事实上柏世钧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这四年下来,他的《伤寒新论》就要完稿,秦康作为这部巨作最初、也是从始至终唯一一位参与其中的同行,最知晓其中艰辛。

    是以这几年来,他对柏世钧总有明里暗里的偏袒,作为一个已经没有什么实权的老太医,他能做的也只有靠着自己的声望,尽力维持着这位有些憨直的“年轻太医”在太医院里的生存。

    只不过贵妃的事突如其来,牵连者众多,连已经退居二线的秦康自己也做不到置身事外。

    柏世钧一介医士,在当时的情况下仗义执言,这分临危授命的壮举,即便柏世钧不多作解释,秦康心里也掂得清其中的分量。

    可越是如此,他便越是觉得心里有几分莫名的低迷和惆怅。

    望着柏世钧一家人的靠近,秦康脸上带起几分笑意。

    “怎么今天把一家人都带过来了。”

    “我女儿是专程来看您的,结果在外面耽误了一会儿,就正好遇上了我们俩。”柏世钧解释道。

    “秦院使忙吗,现在。”柏灵轻声地问了一句。

    秦康看了一眼柏灵,其实从几年前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他就觉得这小姑娘人如其名,眼里自有一股灵动之气。只是以平民之身卷进这样凶险的漩涡里来,也实在是让他有些过意不去。

    秦康眼中带起些许怜爱,伸手稍稍示意,“忙啊,看……这么多书呢。”

    柏世钧望着秦院使身前半腰高的书架,上面正堆着一摞还没来得及铺摆开的旧书。

    “您又在晒书啊。”柏世钧走上前,垂眸望向日光下的书册,“今天晒的是……?”

    “刚好是几部旧版的《伤寒论》。”秦康随手拿起两册,轻轻地拿到长书架的最边角,方方正正地摆好。

    他轻轻捋掉书封上的蒙尘,目光也柔和下来,“主要是拿了前朝郑立晟和杨列昌两版的。哦,还有何拒秋的这版,你之前不是——”

    秦康看向柏世钧,说话的声音也在目光交汇的瞬间戛然而止。

    他略略皱眉,望着柏世钧道,“世钧,你今日脸色怎么这么差……?”

    柏世钧勉强笑了笑,“没事的,就是刚在外头站了一会儿,晒得人有点难受了,没有大碍。”

    秦康这才收回了目光,他转身继续摆书,语气里带着一点似有若无的不快,“今天外面是又出什么事了?我刚在这儿都听见外头在闹哄哄的。”

    “还能是什么事。”柏灵轻声道,“锦衣卫在外面欺负人。”

    柏世钧破天荒地没有辩解,只是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

    一旁柏奕已经撸起了袖子,上前对秦康道,“我来帮您吧,您说说这些东西都怎么摆就成。”

    看着眼前年轻人挺拔的身姿,秦康也没有拒绝,他和柏世钧一道去旁边的两把太师椅上坐下,然后指挥着柏奕把什么什么书放在哪个哪个位置上。柏灵也在一旁帮柏奕捡书,核对书册的数目和次序,重复和缺漏的要单独标记出。

    一边干活儿,柏灵一边道,“秦院使,你还记得先前,我给贵妃开的那个药方吗?”

    秦康的眼色一瞬亮了亮,“怎么?你要来讲方?”

    “是。”柏灵停下手里的动作,“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秦康望着柏灵,“怎么突然改主意了……是发生什么了?”

    “没有改主意呀,”柏灵笑了笑,“上次您问我的时候我就说了的,这方子我本来就不打算私藏。那时不讲,是因为讲了也没有人信,但我想,昨夜贵妃毕竟是在游园会露面了,这虽然只是一小步,多少算一个可以将‘药方’公之于众的时机。您觉得呢?”

    秦康这才略略睁大了眼睛。

    “贵妃昨晚,参加游园会了啊。”

    这实在是……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自从贵妃诞下皇子之后,众人几乎就没有再见过她踏出承乾宫一步。就连去年立冬祭祖的时候贵妃也照样缺席,当时就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皇帝也差不多是那时起,突然给太医院施加下巨大的压力。

    “是的,不过没有呆很久,”柏灵轻声道,“您知道的,贵妃娘娘很容易疲倦,所以差不多坐了一个多时辰,就回去了。”

    秦康仍处于方才的震惊里说不出话来,他在心底默默算了算,柏灵进宫大概也只有半个多月而已吧。

    柏奕虽然背对着秦康,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但还是兀自笑了起来。

    “老爷子消息就不大灵通啊。今早上贵妃的哥哥专门提了一堆东西上门,说要表达感谢,还要专门邀柏灵去他们府上一叙……一看就是昨晚就得了消息的。”

    柏灵也微微有几分意外,“这么夸张。”

    “都不是吃素的主啊。”柏奕理所当然地道,而后忽然压低了声音,“你早上要是在就好了,屈修摇尾巴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秦康有些坐不住了,他颤巍巍地起身,一旁柏世钧连忙去扶他的手臂。

    “你今日带着方子来了吗?”秦康温声问

    “带着呢。”柏灵直接从衣袖里取出一张四叠的信纸,恭敬地双手递过,“这件事昨天夜里我和贵妃也说过了,她也觉得把这个方子公布出去挺好的,只是光凭这方子没用,还得我亲自指导才行。我今天来,就是来和秦院使商议这件事的。”

    说到这里,柏灵顿了顿,略有些犹豫地道,“如果我想在太医院讲方,秦院使觉得,会有人愿意来听吗?”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