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御前心理师 > 第一百三十章 搅动风云

第一百三十章 搅动风云

    秦康喊来几个学徒,悉心嘱咐了一遍晒书的注意事项之后,便破天荒地在晒书的途中弃书而去。

    他领着柏家的三人,慢慢地往仁心楼走去,到地之后,命人沏了好茶,与柏灵两人对坐。

    秦康将柏灵带来的“药方”铺在桌面,拿两个镇纸压着边角,又一次从头到尾把这张写满了正念指导语的方子看了一遍。

    “其实我还挺意外的。”柏灵望着秦康道,“秦院使当日,为什么会相信我这确实是切实可用的操作呢?”

    “也不确定的。”秦康缓缓开口,目光略有些飘渺,像是回忆起遥远往事,“说出来也许可笑,年轻的时候,我在寺庙里修行过一段时间……”

    “难怪。”柏灵明白了过来。

    正念这个概念原本就是从禅修的冥想中来的。

    治疗师们在不断的调整之后,以正念为基础发展出了一套包含不同疗法的完整治疗体系,其中有许多训练方法在命名上仍然保持着旧日宗教的气息,但内核里已经掺入了存在主义、人本主义的影子。

    而像 CBT、ACT 等诸多其他疗法中,对正念技术的运用也处处可见……

    因为这种对自身不带评判的觉察,能够让人从生活的惯性里醒来,意识到自身更多的可能性,实在是一种非常出色的精神训练方法。

    秦康接着说了下去。

    “我第一次看你的这个指导时,就觉得它和禅修有些相似,但它里面又没有那么多玄而又玄的东西,每一步做什么、想什么,都按部就班地给了说明,基本抹去了最初参悟的门槛,这是很难得的……”秦康低声道,“这方面的尝试,其实我之前也考虑过。”

    “……是吗?”

    秦康点了点头,“不瞒你,先前和你父亲讨论的时候,我们怀疑过贵妃只是心病,但拖得久了,身子就被拖垮了。那时候也有考虑过一段时间的修行会不会有助益,但当时贵妃已经虚弱到没办法接受任何新尝试的地步了。”

    柏灵点了点头。

    难怪当时父亲主张停药的时候,秦院使会力排众议地支持。

    看来他们也从心底里不相信贵妃要补肝补气的说法。

    “当然,禅修和冥想都讲求对念头的觉察和息止,当然这些都能让人在心情上变得平静,”秦康声音低沉,“但是……”

    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一时间找不到适合的描述,“嗯……怎么说呢,我对神佛之说虽然没有什么偏见或者轻视,但多少还是觉得,嗯……”

    “……他们夹带的私货太多?”柏灵试探地开口。

    “对,对对。”秦康点了点头,“是这个意思。靠皈依来治病……这多多少少有点趁人之危的意思,就算是佛门也不会希望信徒抱着这样的功利之心前来吧。”

    柏灵垂眸笑了笑。

    “那么说说看,你想怎么讲。”秦院使认真问道,“也许我也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具体的细节和流程,如果秦院使愿意来把控,那其实是最好不过的了,不过我有个想法……”柏灵又低头从袖口取出一张四叠的信纸,“不该是什么人都能来听,具体谁能来谁不能来,我准备了一份问卷,来进行筛选。”

    ……

    等到柏灵和秦康大致捋了一遍大致的准备事宜,已经将要中午了。柏灵拍拍衣袖起身,目送柏世钧和秦康两个不算年轻的长者离去,自己则和柏奕一道往太医院的大门走去。

    这一路上,目光所及的锦衣卫没有再像昨日那样明目张胆地跟上来。

    但目光之中自有阴冷寒光。

    兄妹两人此刻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一直一声不吭地往前走。

    快到太医院的东门口了,柏奕侧目,见柏灵仍是像往常一样神情温和,不由得好笑地叹了一声,然后双手交叠在后脑勺,颇有几分闲散地仰首望天。

    柏灵觉察到目光,“干嘛突然看我?”

    “突然有点看不明白,就想看看你。”

    “别看我了,我也不明白。”柏灵笑起来,“就是不明白,才要投石问路呢。”

    柏奕笑了笑,低声道,“你猜蒋三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

    柏灵也顺着柏奕的目光抬头看去,今天天气很好,日光明亮刺眼。

    “既然我亮了底牌,”柏灵轻声道,“那他应该也去找他的底牌了吧?如果他有的话。”

    ……

    “闹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就说怎么收场!!”蒋三怒不可遏地对着王济悬怒吼,“我之前不是都跟你说过太后连韦十四这样的暗卫都拨给她了吗?你当时还拍着胸脯和我说证据确凿的话就没人敢保柏家的人了……那今天这太后的令牌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医院的某处独院里,蒋三和王济悬两人坐在无人的空屋内。

    蒋三的声音如雷贯耳,震得王济悬耳朵疼。

    “三爷息怒,我也不知道啊。”王济悬讨饶地弓着背,也顾不得嘴唇干裂,“我不是都说了吗,这是意外啊,这个情况我也得去和胡大人——”

    “要不是你搬出恭亲王,说要为王爷做个试探,我是绝对不会答应你的!”蒋三怒喝道,“我不管什么胡大人赵大人,这件事要是最后闹上去了,就别怪我什么都往外抖——”

    王济悬原本心底就一肚子火儿,白天在外面站了满打满算的一个时辰,这会儿又累又气,听到蒋三最后一句话,也陡然恼了,将手里的杯子哗啦一下砸在了地上。

    “你去!你现在就去!”

    蒋三微怔了怔,看着地上的水杯,皱起了眉头,声音反而低了半截,“干什么?跟我撒泼啊?”

    “我的蒋大人啊!”王济悬恨不得给他当场跪下,“你要去就赶紧去,去跟皇上说,这件事全是恭亲王的错,是恭亲王看着自己皇储的位置不保,怕柏灵把贵妃给治好了,所以就派你去找柏家人的麻烦!”王济悬指着门,“这会儿宫里肯定是下朝了,你不去就是孙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蒋三狠狠甩了下衣袖,“那我从头到尾也没见过恭亲王,谁知道是不是你和那个姓胡的瞎扯蛋。”

    “就算是我们扯蛋,我们也把自己给扯了啊?”王济悬委屈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今早柏灵为难你了吗,没有吧?你那边的事情全是公事公办,就算是将来皇上追查下来,你也一样干干净净的怕什么?你没看她早上是怎么针对我的吗?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比你还不如呢,你在这儿跟我发什么火啊?”

    蒋三沉了沉嘴角,想了想也确实是如他所言。

    “那现在你说怎么办。”

    王济悬扶着额头,在一旁的椅子上缓缓坐下,目光仍是盯着蒋三,“你那边,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我得赶紧去一趟户部……”

    说着,王济悬捂住了眼睛,“乱了,乱了,全乱了套了。”

    

    http://www.yinyangdailiren.org/yuqianxinlishi/12693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inyangdailiren.org。阴阳代理人手机版阅读网址:m.yinyangdailiren.org